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二章 他就想给她钱花

我不白 | 发布时间:2021-09-15 | 阅读次数:28673

苏青湖笑眯眯地一颔首,脆生生应了一声:“嗯。”就这么个动作,在张东胜看来,那真是又俊又娇,说不出的撩人。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咬着后槽牙正想放狠话,就见苏青湖伸出根在阳光下白得亮...

苏青湖笑眯眯地一颔首,脆生生应了一声:“嗯。”

就这么个动作,在张东胜看来,那真是又俊又娇,说不出的撩人。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咬着后槽牙正想放狠话,就见苏青湖伸出根在阳光下白得亮眼的手指,朝着他一指。

张东胜想都没想,顺着她指的方向就看过去了。

刚才倚靠着医院白墙的地方蹭了好大一片儿石灰。只他穿的是花衬衫,看起来倒也没有那么突兀。

“回去换衣服吧。”苏青湖赶人一样挥挥手,长嫂一般笑说,“还有,这次就算了,下次见面别忘了给红包,怎么说你陈张两家都有点关系,不随礼不好。”

张东胜眉毛都拧起来了,凭什么要给他俩随份子?!陈列算个什么东西!

说不随礼不好,那不如她和陈列离婚啊,离婚了不就不用随礼了?

丢了面儿,张东胜正要找场子,嘴刚张开,大蛋和二蛋带着五六个人呼啦啦冲过来了,带起的尘沙直冲面门,叫他不得不迅速闭上嘴巴。

大蛋一个急刹车站定,指着张东胜说,“叔叔阿姨,就是这个人!他想买我给他当儿子,我妈不同意,他就不让我们走!”

“就你?给我当儿子?”张东胜直接一个白眼,“你这样的我看不上!”

他张东胜想要儿子,多的是人给他生。别人的种,呵呵,他都不带多看两眼的!

这眼神要多轻蔑有多轻蔑,要多侮辱人就有多侮辱人。

大蛋像是被踩住尾巴的野猫,眼看着就要一爪子挠上去。

苏青湖眼见不好,左跨一步,一手摁在大蛋脑袋上,手下微微用力,然后朝兄弟俩搬来的救兵们笑着说:“不好意思,这里面有点误会。”

她一指张东胜,“这是孩子叔叔,今天是第一次和孩子们见面,结果话没说到一起……”苏青湖说到这里顿了顿,众人留下一点脑补时间,然后叹了口气,揉了揉大蛋的脑袋,无奈笑着说,“孩子就误会了。”

几个人瞬间意会到她的意思!

还能怎么误会?肯定是孩子叔叔说话没个正形,开玩笑开过了呗。

苏青湖歉意地微微躬身,感谢道:“麻烦你们跑一趟了。”完了,一揽大蛋和二蛋,“来!张安宴、高海升,给叔叔阿姨鞠个躬,谢谢叔叔阿姨。”

大蛋和二蛋感觉到背后施加的压力,从善如流,齐齐来了个九十度鞠躬,道了声谢。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再加上面对的是个说话好听又顶漂亮的年轻女同志,谁能生得起气?

来的五六个人忙摆手,叫她和孩子不用这样。

苏青湖笑着跟他们搭话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张东胜,见他满脸都是老子现在就要说出真相的坏水样儿,迅速拍了拍大蛋和二蛋,“来给你们叔叔问声好。”

大蛋二蛋也不抗拒,笑眯眯地就喊了:“叔叔好。”

喊完,二蛋就问张东胜还给他们见面礼不,孩子满眼期待,看得张东胜心里发堵。

不想给!凭什么要给!就算这俩孩子不是陈列亲生的,那也是陈列的钱养大的!

四舍五入就是陈列的!

张东胜还是刚才那一副笑脸,后槽牙却是紧咬着的。再听大的那个破孩子“悄悄”跟弟弟说可能叔叔没有钱,怎么才能保住叔叔面子的鬼话,他脸上的肌肉都没能忍住跳动了一下。

故意的!

这俩孩子绝对是故意的!

这是为他着想吗?这是想当众扒他面子,顺便还想当众坑他钱!

从俩孩子身上移开视线,张东胜抬眼去看苏青湖,见她含笑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插手的意思,瞬间眯起了眼。

感情这女人想看他笑话呢!

再看那群烂好心的也撇嘴看着他,张东胜心里冷笑,他张东胜缺啥都不缺女人和票子!

站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花的真皮钱夹子,数也不数,直接从里面把钱全掏出来,一分为二,递到大蛋二蛋面前,“来,拿着,这是叔叔给你们的见面礼。”

那钱全是十元面额的大团结,板板正正,崭新锃亮,就跟从银行里刚取出来没差。

看热闹的人愣住了,经过的人也愣住了,看着那少说也得千把块的崭新票子,心里说不出啥滋味儿。

在他们还拿着每月四五十的工资时,这些下海的就已经富成这样了吗?

且不管大人怎么想,大蛋二蛋真被吓住了,俩人本来只是想趁着人多,大人又好面子,拉不下脸不给,宰张东胜一把,最起码能一人搞来一块钱,然后去面馆吃个肉丝面。

这会儿俩人不仅不敢接,还怂了。

大蛋扼腕,要是这些钱里面有张五毛,或者一块的,他推辞推辞,伸手抽走那小面额的,剩下的再多也不拿,不仅能顺到钱,还能赢一个不贪的好名声。

现在,咋都不能伸手。

可不伸手,难受哇!

“叔叔,我爸说了,陌生人的东西,要经过我妈的允许,我妈同意我们才能接。”二蛋垂着手,笑眯眯地看着他说。

张东胜牙都笑出来了,苏青湖没想到吧,她护着的这俩小崽子是黑芝麻汤圆,连她都坑呢。

不过,衬他意啊!

他想给苏青湖花钱,要是能把苏青湖养得大手大脚,追求物质生活,那就更好了。

早晚不得跟陈列离婚!

他把分开的钱合二为一,随手一拢,一沓子钱整整齐齐厚厚实实地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伸手就去抓苏青湖的手,“来,你给孩子收着!”

狗东西竟然想占她便宜!

苏青湖灵巧躲过,“行了行了,别闹了,孩子爸早说你是个人来疯的性子,我还不信,今儿算是亲眼见证了一回。”

张东胜:……他怕不是听了个鬼故事?

在他这里,“人来疯”这种词儿从陈列嘴里说出来,近乎于喊他宝贝儿了……

可陈列会喊他宝贝儿吗?

可别恶心他了!就陈列那样儿的,不见他还好,见了他恨不得踹上两脚,最后还得再吐两口唾沫!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