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004 大姐是个搅家精

最爱错别字 | 发布时间:2021-09-14 18:50:21 | 阅读次数:10458

李欣心里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毕竟初次上门,也不好拒绝。只得洗洗手。“二姨,您先忙,我出去一下。”智玉芳心知肚明,这是小妹老毛病又犯了。这一家子对她真是外人不如。生怕自己的...

李欣心里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毕竟初次上门,也不好拒绝。只得洗洗手。

“二姨,您先忙,我出去一下。”

智玉芳心知肚明,这是小妹老毛病又犯了。这一家子对她真是外人不如。生怕自己的准儿媳沾上她这个做着钟点工的下等人。

两年前其雨刚读完书回来进了北医大附医,这些人对她倒是笑脸相迎的巴结了一阵。好景不长,他们家其雨两年后还是个小医生。还住在那个老房子里。对象还找不到。这些人又恢复了往日嘴脸。智玉芳一想起这些怒从心起。突然就想撂挑子不干了。想想,还是算了。大过年的,就当积德。

智玉芳做事麻利,不一会两桌菜全部上桌,长辈一桌,小辈一桌。

“玉芳啊,其雨怎么还没到啊。”先开口的是智家大嫂王菲。边说着,边走过来拍了拍知玉芳的手道:

“玉芳啊,辛苦了,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啊,干活不如你,做菜的味道更是不行。别介意啊。”

智玉芳笑笑,她这个嫂子,人虽然小气刻薄,但嘴好啊,会说。

“是啊,二姐,我们家琪琪就常念叨二姑做的饭,还老嫌弃我呢。”

智家小舅的妻子陈丽也附和道。陈丽开婚纱化妆店的。生意人,嘴上总是一团和气。

娘家人什么德性,智玉芳心里明镜似的。这顿饭她也没打算吃。这些年其雨也老劝她,买些东西扔下得了,家里也不是没饭吃。非得送上门看人脸色当苦力。

可一想起死去的爹,心里也就释然了。这些所谓的家人,唯一还让她有些许怀念和温暖的,那就是智老爷子了。看在老爷子的面上,总不能真和这些人撕破脸皮吧。娘的心再是歪的,但好歹是娘,老娘活着,自己的根就在。也就多干点活,还累不死。

“不就多做了点,也累不死。我当老大的,小时候可没少带弟弟妹妹,也没说过啥。”

开口的是智家大姐智玉秀。王菲和陈丽纷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老智家所有的缺心眼全长这位大姐身上了。你当年带弟弟妹妹,人家就没带吗。人家来了手上都提着东西,她家倒好,拖家带口一大家子,次次都是带张嘴。懒得说。也就是老太太心是偏的。老大哪哪都好。老二那就是捡的。真是有什么娘就有什么女儿,智玉秀和智姥姥一比,那可是有过之无不及。

智玉芬同样不待见这个大姐,什么都要争个头。手指头都没动一下,还想着所有人去表扬她的辛苦,真不知道她辛苦在哪了。她是不待见二姐,也做不到像大嫂和弟媳那样能说几句好听的。但是她也不会强出头,说些触眉头的话。毕竟人家干活了,吃人嘴短就不要再去嚼人舌根,起码的道德总要吧。

智玉芳已经多年不和这位大姐多说一句,一开口就能气死人。心里怄死了。换作往日她可能懒的搭理,当没听到了。但今天就是莫名其妙的生气。她女儿辛辛苦苦值一个夜班,她没好好伺候女儿,也没陪婆婆,来到这边当牛做马就算了,还得听这个手都没动一指头的大姐阴阳怪气。想想就气人。

“是啊,是没说啥,但这句话你都挂在嘴上几十年了,能换个新词吗?”

智玉秀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反了她还。

顿时双眼通红对着智母道:“妈,你看她,我说什么了我。我不就随便说了一句,就这么的编排我。”

智母本就不待见这个二女儿。智玉秀是长女,长的又是最像她的,性格也像。

眼看智玉秀通红的双眼,泪要掉不掉的,心里一阵心疼。拍了拍智玉秀的手道:

“好孩子,妈都知道。妈替你作主。”

说着又转回头看了看智玉芳那一脸的倔强,像是一头牛。越看越讨厌。长的全像了那个死老鬼不说,性格也一点不像她。还克死了她的长子。当年吸收营养不够的怎么不是这个克星。

“不吃就走,不就做了点事,就在这唧唧歪歪,也没人求着你来。”

智玉芳一听,眼泪再止不住,心里起冰,拔凉拔凉的。通红的双眼布满怨气和怒火。直直的瞪着智母。

王菲嘴角不易察觉的往上抽了抽,滑出一个冷笑。起身走到一边。这样的战场年年上演,懒得看。

她这个婆婆啊,越老越糊涂。拎不清。心全偏到大女儿和她老公身上了。可惜,她家不缺钱,偏到她家的也就一张嘴,真正的好处全偏给智玉秀和智利满了。这会子还为了这么个白眼狼,怼这个真正孝顺,能干活的女儿。真是笑死个人。

这样的婆婆,将来动不了,她可不上手。老太太现在跟智利满一家住。这是还能动,平时还能给那一家三口做做饭。看着吧,将来动不了,真正能上手的也就这个二女儿了。

陈丽若无其事的磕着瓜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虽然跟他们一家住一起,但是将来老了她可不管。这样的老人,爱谁管谁管。要不是她家没房子,她可不爱和婆婆挤在这个破屋子里。当然,往深了想,也是为了拆迁,不管怎样先和老太太住着。虽然是老房子,面积可不小。80来坪呢。地理位置又好,有最好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学区房中的学区房。这将来拆迁还不得一大笔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资格分。剩下她家和老大家,老大那是老板,市区房子就几套。好意和他们争这个吗?但以妨意外,先霸占了再说。

智玉芬更是不会掺合,她妈的心全偏到大姐和儿子身上了。她又没享受到,凭什么管。再说二姐,虽不喜欢,但也不眼红,不欺负。少来往,离远点不就得了。她这个大姐啊,就是个搅家精。

“妈……”

其雨其实早到了,大门没关。刚刚那一幕她全落入眼底。

“其雨到了呀,累了吧,快坐下吃口热的。”

王菲笑脸上前。她早年是不待见这个二姐,一家子穷鬼。人都说救急不求穷。那是怕和她家借钱。人玉芳命好,生了个好女儿。人现在可是医生,以后家里人真有个什么还得求到人头上呢。

陈丽也是这个心思,对二姐是对二姐,但这个外甥女本事啊。人就算嫁不出去。也是个有能力的,医生啊。这年头,两大难,住房难,救医难。家里有个现成的,不好好巴结,那就是傻了。

再看看智玉秀和智玉芬那俩姐妹,心里只剩呵呵了,老智家尽出缺心眼。遂而又瞪了眼智利满,意思是,你这外甥女可是尊大佛,还不起来说点好话。

智利满接收到老婆的信号,起身拉开凳子。

“雨啊,坐下吧。外面很冷吧,坐着暖和暖和。”

其雨看着这个唯老婆是从的小舅舅,又看看小舅妈和大舅妈。心里冷笑,这些人什么心思她明镜似的。她没来之前,她妈被欺负,可没见这些人出过一句声。

还有小舅和小舅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舅妈爱花钱,各种名牌买买买,小舅爱打牌。不然也不至于这些年连个房子都买不起。不,人买过。早些年小舅单位的集资房,结果没几年,被两口子卖了,非得和姥姥挤一起,打的什么心思,她一眼看穿。不过这是老智家的事。她妈要的,她都给的起。只是打心眼里讨厌这些人虚伪的嘴脸,要不是为了她妈,八辈子她都不想登姥姥的家门,见这些所谓的亲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