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第四章 辩一辩

弄雪天子 | 发布时间:2021-09-14 13:27:21 | 阅读次数:27414

那位沈大人没少明里暗里地表现自己的婚姻不顺,登州官面上,大家伙还以为他留在京城的妻子,得是个忒不明事理的蠢货,可现在一看真人,姓沈的莫不是眼瞎?人家的确有点高傲,可一身的好本...

那位沈大人没少明里暗里地表现自己的婚姻不顺,登州官面上,大家伙还以为他留在京城的妻子,得是个忒不明事理的蠢货,可现在一看真人,姓沈的莫不是眼瞎?

人家的确有点高傲,可一身的好本事,会骑马,能打猎,本事极大,做的饭简直让神仙也驻留停步,一路上赶来,从不叫苦叫累。傲一点又怎样?

这简直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好娘子!

说实话,一开始没发觉,这几天他们是觉得沈夫人越看越漂亮,哪怕生气时也很美,秀眉凤目,肌肤雪白,那一身的清灵之气,怕是传说中的洛水女神,最多也就是这般模样。

如此佳人,怎么能有男人舍得让她伤心?

真不知那个沈大人是怎么想的,

其实杨玉英上一世的容貌只能说一般好看,但这次穿回来,渐渐长得越来越像她做纸片人时的模样,看着也就是原来的胚子整体提升了一番,却不可同日而语。

对此,她再满意不过,哪个女子不希望有张漂亮面孔?自己看都觉得赏心悦目。

世人多重容貌,杨玉英长得好看,人又勤快,一路上挖空心思为了做任务练级,那是捕鱼、生火、做饭无所不作,行动力一流,陆捕头他们也跟着受用不尽,不把心思偏到她这儿才怪。

沈若彬这回算是掉坑里很难再爬出来。

辛辛苦苦,颇多周折,一行人终于到了云海县城。

云海以北就是桥头堡,再向北不足百里,便是大顺与斡国的交界地,民风向来彪悍,可谓穷山恶水,陆捕头算是本地人,可踏足这等地处,依旧架着十二分的小心。

“前面就是县衙。”

陆捕头谨慎地引路,无意间侧头,看杨玉英眉头紧蹙,神色发木,似是心不在焉,不禁轻声安抚道:“沈夫人也别太担心,沈大人人在县衙内……”

话音未落,就见前面一团乱,声音嘈杂。

杨玉英脚步一顿,蹙眉。陆捕头赶紧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云海县的县太爷沈大人正脚步匆忙地向这边狂奔。

他头上的金冠歪斜,发髻散开,衣服凌乱,满面焦虑,怀里还半搂半抱着一女子,神色惶惶,急声道:“你是什么人,好大胆,竟敢行刺朝廷命官!”

陆捕头心下一惊,激灵一下打了个哆嗦。

迟疑间,拐角处就出现一个雾一般的影子,高冠博带,一身华贵道袍,冰肌玉骨,似不食人间烟火。

下一刻,这冰雪一般的道士,眉宇间依稀间露出一丝困惑,很自然地以两指捏住沈若彬的衣领,轻轻一扯。

沈若彬先是一怔,瞬间骇然,只觉头顶好似压下一座大山,压得他头重脚轻砰一声砸在地上,鼻孔喷血。

“啊!”

他怀里的女子也被拽倒,失声尖叫了一嗓子。

陆捕头吓了一跳,紧紧握住刀,可一回神就心头发苦,他能拦得住?

道士似乎有洁癖,袖子落下来,罩住玉色的手,这才提起沈若彬的头皮,指尖冰冷的剑意凝聚。

后面紧追慢赶过来的云海县捕头和捕快们一步一滑,本能地都感觉到铺天而至的杀意,个个是一脸的惊骇欲绝。

“师哥。”

杨玉英反而最轻松,默默靠墙而立,欣赏了片刻沈若彬的丑态,笑道,“欧阳雪,你难道想让我不明不白地做个寡妇?”

道士沉默,一点点收拢剑意,把人拎起来,信手搁杨玉英眼前,到也算轻拿轻放。

沈若彬嘴唇发白,轻轻颤动,抬眼看向杨玉英,脸上隐约带出一丝迷茫:“谁?”

陆捕头:……

话说,沈大人作到这份上,连结发三年的妻子都不认得,此时被人家沈夫人的娘家人生生打死,那也再正常不过了。

沈若彬不是傻子,他只是一时反应不及,显然已经见到母亲,知道杨玉英来登州之事,猛然回神,怒道:“是你?”

随即,一把搂住赵锦的肩膀,努力向自己身边的衙役走了两步,离那道士和杨玉英远一点,满脸戒备:“你来干什么,害了锦儿一次还不够?”

众捕快:“……”

你是不是傻?

不对,傻子都知道现在人家的高手一个能抵得上他们一百个,人家才掌握主动权,不示好,不服软,到硬气起来了,有病吧!

杨玉英冷笑,伸手握住身边又蠢蠢欲动的道士的胳膊道:“我本来想扔下和离书完事,懒得与你嚼舌,可看你这么一副嘴脸,我到非与你辩一辩不可。”

“我为什么来你不知道?要不是不想我师哥变杀人犯,你当我愿意见你这张脸?你算个什么东西!”

沈若彬听她毫不留情的质问,脸色顿时铁青:“你!”

“你什么你!你到是说说,我杨玉英究竟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

此时六月,却是风冷如刀,沈若彬狼狈的脸上冷汗滚滚,眉头紧蹙,眉宇间隐隐有些不耐烦。

杨玉英冷笑:“当初是你老师董周先生上荣国府向我娘提亲,不是我上赶着要这门婚事,你若不乐意,大可反对,难道还有人能逼你娶我不成?”

“荣国府可是逼你了?若是,你说出来,我到要看看何人如此害我!”

沈若彬这才愣了下,一时语结。

杨玉英深吸了口气:“整整三年,你一次也没有回过沈家,甚至没给过一块钱的俸禄,家中一切事务都由我操持,你娘是我奉养的,你弟弟读书是我供的,补习费一个月六十,我可没亏过他,这个妻子,儿媳妇,嫂子,我都做得无可挑剔。”

“可是你呢?你沈大才子的夫人忽然就改姓赵了,我身为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不知道,你的赵姓夫人和你琴瑟和鸣,在登州逍遥快活,我也不知道,等到满京城的老少爷们都知道了,京城传言,宁安公主和皇后说八卦的时候说的也是这个,我竟然才知道——原来我丈夫的妻子姓赵不姓杨,我什么时候改的姓?”

杨玉英神色间英气逼人,“我杨家不算什么名门望族,可也满门忠烈,祖父,伯父,父亲,叔父,皆已战死沙场,如今只独留我一个女儿,别人能改姓,我不能。”

周围一片静寂,鸦雀无声,便是紧随沈若彬而来的那些衙役,脸色也不大好看。

提起杨家,在京城或许不显眼,可在登州,却是人人感激,户户都为杨家人立过长生牌的。

杨玉英沉默了一会儿,似是有些疲惫:“罢了,你娘,你妹子我已经给你送到了云海,嫁妆单子给你一份,这几年你的俸禄不入公中,花用的都是我的嫁妆,那是我的私产,既要和离,为了你好,不要落个贪墨我嫁妆的罪名,这部分请你还我。”

“京中剩下的我自会托人取走,三年前你带走的,还有后来我送到登州的部分,劳烦你整理好,我也会请人去拿。”

沈若彬声音干涩,脸上羞怒交加,半晌才咬牙道:“……好。”

陆捕头皱眉,云海县衙的这些衙役们也心里很不是滋味。

人人都清楚沈大人家境贫寒,可现在想想,他到登州以后却是戴金冠,穿狐裘,绫罗绸缎一样不缺,身上配饰件件都是珍品,赵氏身体不好,要用各种名贵的药品补品养着,燕窝当饭吃,百年人参也要时时有。

云海县乃苦寒之地,不要说他当官官声还算清廉,就是不怎么清廉,怕也难搜刮出多少油水,这些东西,可不正是沈夫人给置办的?

沈大人,也真是厚颜无耻的很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