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 起始:星云传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槐月一夜,月半无神,风沙吹过墙头,传出阵阵啸鸣。

旷呜的更声掠过耳边,听的心头恍惚,唯有远处一楼隐现光明。

远远望去,衬着随风摇摆的树影一隐一现,在偌大的京城里,犹如黑夜星空中闪亮的星辰。

循光而近,花灯高挂,左右安置镇宅麒麟,门上镶金雕蝠纹。

漆黑门匾上刻着飘逸醒目的三个金色大字:醉逍阁。

进入大门,才真正感受到洞藏天府般的感觉,映入眼帘的是水幕影壁,刻着逍遥游仙图。

四面人工拱桥连入天井池内,流淌着旺财鲜水,北向乃一座玲珑戏台。

其间一房屋内粉灯盏盏,衬着的烛光看去,墙上的壁画无不充斥着妖艳诱惑之色。

细看之下,乃是从宫内流传出来的《贵妃出浴图》、《春宵秘戏图》,在灯光照耀下,画中人物犹如活物一般,让人浮想联翩。

此时街外风沙大作,屋内却嬉笑成疯,淹没了风沙之声,穿透了漫漫长夜。

就在两人最盛情之时,突然双双气竭身亡。

旁边还散落着妓院春药“合欢无极阴阳散”,至死面部表情都还在陶醉游仙之状。

两人就这样永久定格在了欢快之时。

这对死了也做风流鸳鸯的男女,男的字号“极乐佛”,名“赢万”,是京城有名的富商。

“万通”钱庄,“万达”客栈,“万客”酒楼全在旗下,产业丰富,实力雄厚。

一大早赢藏听说父亲死于醉逍阁,一行人一进来便踢飞两名把门的黑子,顿时大堂内人人自危,哄散一堂,

掀开纱帐,赤裸的身子半掩着棉缎,窦俏花瘦小的身子半趴在赢万肥胖的身躯上,两人耷拉着臂膀已无任何声息。

旁边散落的药盒早已不见踪影,而且身上都插着一把匕首。

赢藏打了个手势,两名随从抬起窦俏花直接就从客房窗口扔了出去,只听见街外一阵惊吓骚乱。

随后,赢藏仔细瞧了瞧床上那人,果然是自己父亲。

立刻便扑倒在床头哭喊道:“爹,爹,你怎么了?是谁害了你……”接着拔剑怒喝到:“把这妓院给我砸了。”

“谁敢!”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却富有穿透力。这一声既从容又自信,像是准备好的,又像是从天上传来的。

赢藏一行人听到后便走出客房,俯瞰内堂,识得此人正是醉逍阁老板“玉脂粉面”石玉寿。

这石玉寿乃“春夏秋冬,无时不欢”四乐教的北仙门门主,掌管京城四乐教旗下大小妓院。

此人三十出头,一席白色公子装,头戴白色凤羽冠,中间镶嵌偌大的红宝石,手持金玉灵云扇。

赢藏怒道:“我父亲死在你的地盘,给我杀!”

石玉寿见状接着说道:“赢少爷千万息怒,赢老爷乃醉逍阁贵客,乃是我们的财神爷,我们会谋害财神不成?”

“再说,我怎么可能把我的头牌万人迷给杀了呢?定是他人所害,要说我也是受害者。”

赢藏听后有几分道理,随后道:“无论如何,我只知道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石玉寿接着道:“赢老爷遇害八九不离十,福祸皆因利。”

“此话怎讲?”

“我想什么原因赢少爷比我更清楚吧?”

“九州镖局!”石玉寿只说了这四个字,然后转头凝视着赢藏。

赢藏听到后也是一震,心想这才昨日的事,这石玉寿竟然就知晓,身子不由得冒了一阵冷汗。

“哈哈哈……”石玉寿得意道:“要想得知情报,只需要三样法宝,酒,女人和金钱。”

“酒让人信任,女人让人无防备,金钱让人听话。而我这三样法宝都有,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晓的?”

赢藏心虚道:“九州镖局在下倒是听说过,但与我赢家只是有过几次生意往来,并无其他瓜葛。”

石玉寿先是沉疑,随后狡谲地问到:“敢问赢少爷,赢老爷是否提起过一趟镖事?”

“镖事?未曾听闻”赢藏机警答道。

石玉寿冷笑一声道:“我可听说这趟镖贵父捡成了!”

“胡说!”赢藏瞪大了眼睛怒道,看着石老板质疑的眼神。

而后又缓缓说道:“十天前,我父亲秘密得知九州镖局有一趟镖,所押之物异常重要,乃天下皇权贵族都想得到的奇物。”

“我父亲爱好收藏天下珍宝,一听说乃皇权贵族都想得到的奇物,难免心痒。”

“那至少知道此奇物是什么吧?”石玉寿双眼放光,满怀期待地问到。

赢藏略作沉思后,感叹一声,似有不情愿,又似有遗憾。

接着说道:“我父亲回来后甚感此事蹊跷,他说这是一趟空镖,并未有任何物件,却有一张纸条。”

石玉寿急切追问道:“纸条上是何内容?”

赢藏回忆道:“听父亲说,纸条上所写:星云在上,先书在下。落款为墨羽仙人。”

石玉寿细细品读道:“星云在上,先书在下……”重复了好几遍。然后接着道:“墨羽仙人?”

赢藏接着道:“不用思索了,在下早已打听,此文字所说必与消失了二十年的《星云先书》有关,至于墨羽仙人,我父亲也不得而知。”

石玉寿先是一惊,瞬间眼睛亮如珍珠,然后又迅速恢复镇定。

从座椅上站起,凑近赢万道:“你确定是《星云先书》?”

星云先书四个字石玉寿基本上是一字一句的念出来。

“确定无误,《星云先书》对一般人来说很少知晓,但一些江湖的名门贵族还是多少有些知晓。”

继续道:“这《星云先书》对于江湖习武之人犹如仙宫宝典,望之一望人生无憾。”

“这传说星云先书本是神仙之物,记载了一些过去在凡间的神迹之事,又预言了每五百年可能发生的神迹之事,”

“如果能从预言中找到神迹即将发生之地,并通过神迹得到神力,便有可能成为神仙,长生不老,又或拥有常人没有的神力。”

“传说从古至今只有姜子牙从中得道升仙,再无后人。但每五百年都会有人为此而赴汤蹈火。”赢藏耐心解答道。

赢藏忧心道:“此书一出,看来江湖从此不再安宁。”

石玉寿接着说道:“的确,此书可是无价之宝,谁人都想得之,即使争个你死我活也是值得的。”

接着热情道:“赢兄果然乃人中豪杰,如此通情达理真乃大家风范,在下愿交你这个朋友,赢兄放心,令尊的事必查到底。”

赢藏果然涉世未深,被石玉寿就这么简单打发了,两人再客套了几句,赢藏一行人便带着其父的尸体回府了。

待赢藏一行人走后,石玉寿叫出两名手下“俏书生”秦怀逸和“双鞭子”苟飞龙。

对他们说道:“如果真如赢藏所言,镖箱内仅仅是一张纸条,这也太过蹊跷,“星云在上,先书在下”,不知所说何意?”

苟飞龙和秦怀逸疑问道:“门主,恕在下无知,还是头一回听说这星云先书,还有这个墨羽仙人,是谁?怎么闻所未闻?”

石玉寿不屑看了两人一眼道:“算了算了,给你们说了也没用,你们当然不知这千古传说,就连我,也只是耳闻。”

苟飞龙一等人甚是好奇,追问道:“门主,这《星云先书》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石玉寿微微一笑道:“告诉你们也无妨,像你们这等人,这辈子也不可能得此神物。听说过《封神榜》吧?”

“封神榜说书的成天说,当然听过。”俏书生抢先答道。

“很好,知道姜子牙的师父是谁?”

“元始天尊啊。”

“很好,元始天尊乃上天三清尊神之首,曾收姜子牙为徒,而且姜子牙为其瞻前马后,完成封神大事。”

“只是元始天尊未让他成神仙,姜子牙自然不服,便在有生之年另寻修仙他法。”

“门主,你说这些这和《星云先书》有什么关系啊?”苟飞龙疑问到。

石玉寿顿了顿接着道:“姜子牙在人间寻觅了三百年,依然没有寻到修仙他法。”

“要知道修仙哪是凡人凭借一己之力可以修成的,修仙必须有仙缘,仙机或者是仙人指点才可。”

“如果遇不到,即便你功力再高,修行再深,也只能当个人间的活神仙,不能真正上天封神。”

“话说也巧了,眼看姜子牙绝望透顶之时,一个人飞到云蒙山顶,拿起法杖,指天撼言道:‘上天于子牙不公。’”

“刚一喊完,天上飞来一物,便是《星云先书》,从那时,姜子牙凭借此书悟仙道,而飞仙,所以,此书便是姜子牙的仙机所在。”

“那后来呢?”秦怀逸接着问到。

石玉寿道:“后来?姜子牙自然成仙。”

“但就在他升仙之时,不知出于何种缘由,将《星云先书》留落人间,按常理,这种神物怎可能随意流落人间。”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