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笑了,甜甜的横他一眼。“你们一家人常常这样聚餐?”

“嗯,每个月两次,我哥哥嫂嫂们都住外头,平日有空就带孩子回来探望我爸,我爸爱喝茶,我二嫂经营茶园,也常带他上山去玩。”

“听起来,你们过得好快乐。”她羡慕一家父慈子孝的情况。

“快过年了,你要不要来我家围炉?”他提议,他听她提过孤独的身世,知道她怕寂寞。

“可以吗?可是我和你才交往一周,这样会不会太仓促?”再说,这么快就要见他的家人,她会紧张。

“怕什么?又不是要报备我们要结婚,一起吃顿饭而已。”

这话有点刺耳喔。“你的意思是没打算娶我,要我不必太当真吗?”

“意思是,你一个人吃年夜饭,我会心疼,希望你来我家,人多比较热闹,你放轻松不要想太多。”他笑着揉揉她头发。“去桌边坐着吧,要吃饭了。”

她坐到餐桌边,发现桌上有书,仔细一瞧,竟是她的小说!她惊喜的望向他。“你有买我的书?”对了,他在信里说拜读过她的大作,所以他真的看过她的书了?不是唬她的?

“嗯哼,全买了,都放在楼上书房。不过你的出书量太惊人,我目前只看了一半。”

全买,这话多么中听,可是……“为什么要买我的书?因为我是你女朋友,你帮我捧场吗?”虽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但她总希望他是因为欣赏她的故事,才掏腰包买的,前者是出于情谊受到的特殊待遇,后者才意味着她是个真正成功的小说家啊。

“刚开始的确是为了捧场买了几本,看了之后,就全部买了。”他诚实道出感想。“我觉得你的书挺不错的。”

“再说一次。”她双眸闪闪发亮。

“我觉得你的书不错。”

“再说一次!”双眸持续闪亮,还感动的捂着心口。

“……快点吃饭啦。”他好笑,舀了一匙炒饭,送到她嘴边。

“你再说一次我就吃!”

“你吃了这口我才说。”

她也真是饿了,无异议的张嘴吃了炒饭,美眸惊奇的一亮。“……很好吃。”想不到,他利用她待在浴室的短短几分钟,就做出这么美味的炒饭,佐料很简单,风味却与众不同。

“怎样?我的手艺不错吧?”看她频频点头的咀嚼着炒饭,他很得意,又舀一匙递过去,她乖巧的张嘴,他却故意将汤匙往后挪。

她没发现他狡猾的眼神,小脑袋跟着靠过来,汤匙又往后挪,如此重复几次,她终于发现他在逗她,粉唇停止追逐汤匙的动作,抿成一直线,瞪着他。

他慢条斯理的道:“各位观众,欢迎观赏小熊喂食秀……”啪,他的手遭到熊掌攻击,一匙炒饭全撒了,他笑道:“喂,别浪费食物!”

“哼,你这无聊男子。”不理他,她抽走汤匙,自己舀炒饭吃,一面问:“要不要我帮你签名?”

“你想签就签啊。”

“你快承认,你很想要我的签名对不对?”既然喜欢她的作品,作者本人就在面前,他肯定很想留个纪念,不是吗?

她兴奋的口吻很孩子气,他直笑,还是那句。“你想签就签,干嘛问我?”

“我知道你很想要,你就承认嘛!”这样她签下去才格外的过瘾啊!

他哈哈笑,忽地一把将她拉过来,她惊呼,落入他的掌握,唇瓣遭到封锁。她抗议说还在吃饭,他却不管,仍旧热烈亲吻,在她柔软炙热的舌尖尝到食物的咸香,尝到她可爱的喘息,勾引身体深处的饥饿……

肆无忌惮的两分钟后,他才稍稍放开她,她脸颊晕红,他气息微乱,咬她鼻尖一口。“作者本人——我想吻就能吻,随时都能对她为所欲为,我还要她的签名干嘛?嗯?”他意犹未尽的吮咬她细致的脸颊。

“这不一样……”她奋力挣脱他甜蜜的魔掌,坚持扞卫身为作家的尊严。“你不要混为一谈,我现在是在跟你谈我的……”感到他的吻往下,滑过她小巧的下巴,舔吻她敏感的喉咙,她惊呼:“我刚洗好,不要弄得油油的!”

他总算放开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似在问:你担心的真的是油腻问题?

她心虚的强调:“我不喜欢弄得油油的……”他颧骨微微泛红,眼色慵懒而异常闪亮,看得她胸口大乱,内心警铃大作,连忙挪远一些,虽然并未失控,但她感觉得到他们之间互相渴望的吸引力,要是不喊停,肯定会出事。

她佯装无事,继续吃炒饭,为何他偏偏做“炒饭”给她吃?好像某种暗示似的,今晚他家里又没别人……

她心怦怦跳,不敢瞧他,低头努力吃饭。

饭后,熊沂蓓帮忙洗碗,她真的很想表演贤慧的一面,但某人一直扰乱她,趁她洗碗抗拒不得时对她又亲又抱,害她打翻盘子,为了抢救盘子免于摔碎,她不小心把洗碗水洒得到处都是,两个人都湿透了。

这大冷天,湿衣服当然得赶紧换下,于是某人很顺理成章的带她上楼,脱了她的湿衣服,然后……她想,她今晚真是吃太饱了……

……后来,熊沂蓓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在昏暗中醒过来。

依稀记得她太累,累得没穿回衣物,倒头就睡。现在醒来,身上却穿着宽大的男用睡衣,睡在温软的被褥里,一睁开眼,就看到一盏昏黄小灯悬在上方,散发着让人安心的微光。

她眨了眨眼,迷惘望着那道温暖光辉,渐渐回想起发生过的事,两腮泛起淡淡晕红。“几点了?”小声问那个坐在不远桌边看书的人影。

“才八点多。”闻声,曹季海立即走过来,坐在床边,安抚的对她微笑。“你再睡一下吧。”

“我该回去了。”她揉揉眼,打呵欠。“万一你家人回来……”

“他们通常到十一点才会回来,你可以放心待晚点儿。”他揽住她,吻吻她额头,舍不得放她走。“或者,干脆留下来过夜。”平日他为了照顾父亲,住在一楼,这儿是他位于二楼的私人房间,她可以安心在此休息。

“不行啦,我们才交往几天,要是发现我跟你‘这样’……”她瘪嘴。“你家人会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他们会以为你被我情不自禁的扑倒了,然后逼我马上娶你。”他毫不怀疑老爸会这样做。

她为他玩笑的语气而微笑,但神色仍有犹疑,他温声问:“你后悔了?”

他尊重她的意愿,她没有喊停,任事情顺其自然发展,他确信没让她有任何不适感。

“我不后悔啊。”她微笑,伸指描绘着他微皱的眉、他的鼻尖,以及他已冒出淡淡胡渣的人中。

“那你在想什么?”她略带疲倦的迷蒙双眸真美,其中复杂的情绪却教他不安。

她不答,却持续微笑着,手指仍顽皮的在他脸上游走,他捉住她的手指,在她小小的指腹咬一口。她吃吃笑,他扣住她的双手,压落在她头上的枕头里,强健身躯顺势覆上她,修长而强韧的躯体贴合她娇小柔软的曲线,他探询的眸光牢牢锁住她,显然不问出个结果来,她休想下床。

“我只后悔……”眼看要被逼供了,她两腮绯红,小声吐实。“没有把握时间多来一次……”这话太害羞了,她脸颊热辣辣,忙把脸撇向一边,不敢看他。

就这样?他愕然,总算明白她在闹着玩,故意让他担心。明白了她的语意,他眼中滑过炙热的光,低哑道:“再说一次。”

她摇头不肯,他低头惩罚的轻咬住她的颈项,她低呼,痒得直笑,笑声很快变成娇弱的轻喘,她不甘被他欺侮,使劲推倒他,趴到他身上。

他轻笑,以他的体力自然不可能被她制伏,是故意让她摆布的,他仰躺着,打算享受她的热情款待,没想到她的技巧太差,他只觉得脖子被她当玉米似的乱啃,搞得他这不太怕痒的人一直笑。

他叹口气。“听说被熊袭击的时候要装死,停止呼吸。你害我一直笑,装死是装不成了,那只好……”他双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提上来,吻住她。

她想抗议,他怎么可以把她的热情当作袭击,可他的吻让她无法言语、忘了抗议。尝到他融在吻里的爱恋情意,她露出满足的微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