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出了快餐店,熊沂蓓问:“我们要去哪里?”

“我开车来的,车停在那边,先上车再说。”曹季海一指街道对面,就迈开长腿往前走。

“我们就这样走掉,没关系吗?”她跟上他的脚步,还惦记着好友。

“没问题的,酆畋很会应付各种人,再说,你的编辑并不希望我们留着。”他觉得好笑,王素玲很明显的希望他们赶快滚,好和酆畋这个新朋友“增进认识”,她却还在担心好友,根本多虑了。

“噢。”熊沂蓓却解读成另一种意思,是不是她和他太亲密,刺激到好友了?

她很懊恼,都怪他啦,用那种让人方寸大乱的眼神看她,害她都忘了王素玲也在场。

仔细想想,好友雍容大度的退让,真能没有半点疙瘩吗?是因为他的明确表态,好友才知难而退吧?

她努力说服自己,感情的事无法勉强,却挥不去罪恶感,小脑袋瓜越垂越低,无精打采的走着。

“不要再想王素玲了。”曹季海猜得到默然的她在想什么,沉声道。“既然她说不在意,你就当作是这样吧。要是你念念不忘,本来不在意的人,都会被你弄得无法释怀了。”

“好吧。”她叹气,但愿都是她庸人自扰,她诚挚的希望,好友也能早点觅得她的春天。

“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到应该留心的人身上吧。”例如他。他语气难得强硬,横目瞪她。“你再敢有放弃我的念头,我就捏死你。”

这是在威胁她吗?瞧他说得斩钉截铁、说一不二,她眯眸回道:“你才舍不得呢。”

“……”这女人,知道他会舍不得就嚣张了是吧?曹姓纸老虎咬咬牙。“熊小姐,你很放肆啊。”

“是啊,你要怎样?打我屁屁吗?言情小说的男主角都是这样惩罚女主角的。”她很乐的继续顶撞他。

她当然会逃跑啊,才不会笨得留着让他逮住惩罚呢。

“是吗?我以为男主角都是在床上惩罚女主角。”

“……”可恶,害她不敢看他了,他讲暧昧话怎会这么顺口啊?她不自在的清清喉咙。“这种事以后再讨论,我饿了,赶快去餐厅啦。”

呵,她不好意思了。

他微笑的瞥她一眼。“走快点,要红灯了。”

“喔?”她连忙抬头,看到对面的行人号志灯,奔跑造型的小绿人开始闪烁,只剩五秒,她赶紧加快脚步。

“快跑。”他道,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跑向斑马线。

她心一震,身不由已的随他飞奔,跑到马路对面,他缓下脚步,却没有放开她的手。

她悄悄瞧他,他神色泰然,彷佛这个举止天经地义,掌心微颤的热度却出卖他少年般的青涩紧张,怕被掌心中柔软的小手甩掉、拒绝。

原来他也有这么纯情的一面啊。

她偷偷微笑,不但没抽回手,还牢牢握住他。熊沂蓓内心很清楚,这举动意味着他们正式交往了。

粉润的嘴角克制不住的翘起,呼吸有点不稳,当然不是因为跑过那条短短的斑马线喽。她偷瞧身边的“肇因”,连双眸也都笑眯了。

天气很冷,可是依偎着他,她非但不冷,还面颊热烫、心跳不已,偷偷的挨近他一点,这一点点的亲昵都教她更加脸红心跳。

在他身边,在这幸福至极的感觉中,她却隐隐生出一丝彷徨。

不曾有哪个男人,在恋爱之初就让她这么投入,感觉太过顺遂美好,反倒不真实。

她忽生烦恼,她是不是爱得太快了?是不是因为以为会失去他,从绝望到获得转机的狂喜,将爱的感觉放大了太多倍?她可以放心的耽溺在这种幸福过头的感觉里吗?

她想不出个头绪,却渐渐留意到他步伐有异。“你走路怪怪的,是身体不舒服吗?”

他拉着她跑过斑马线时就有点古怪了,一路上还不时停顿一下。

他睨她。“昨天我挨了‘熊掌’的一踢,小腿瘀青。”

啊,原来是她。

她歉然道:“对不起,很痛吗?等等我帮你揉一揉。”

“腿痛倒是还好,另一个地方更痛。”

“哪里?”她只对他的小腿“施暴”而已,别的地方可不能算在她头上。

他将她的手缓缓按在他胸口。“……这里。”

她被震慑,不是因为隔着层层衣物还能感到胸肌壮实的轮廓,是他急促的心跳有力地撞击她的掌心,真实地感到他为她“心动”。小脸的红晕加深,笑意也更明媚。“你在演偶像剧吗?”

“如果我回答,看着你的感觉比偶像剧还梦幻,这样会不会太偶像剧?”他熠熠闪动的眸光足以击溃街头所有女性的芳心,但他眼中只容纳得下一个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