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曹大作家,还记得你的赌约吧?你打麻将输了,答应要来上我的节目,我安排了一位美女作家和你对谈,下周三早上十点,等你录音啊!”

卧室内,擎着哑铃练身体的曹季海接到好友酆畋的来电,很是错愕。“你不是要一对一访问我吗?”

“一对一多没意思,请来宾对谈才有火花嘛。”酆畋是电台主持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不高不低,听来似男也似女。“为了配合你‘畅销网路小说作家’的身分,我特地邀请这位文坛才女、知名作家,鼎鼎大名的‘蓓莉’小姐——”

“谁啊?”听都没听过。

曹季海箝紧哑铃,继续锻链右臂,顺便欣赏自己结实的二头肌,嗯,线条练得真棒。

“你没听过?她写的言情小说销路不错,在租书店很抢手呢。”

“言情小说……”曹季海沉吟,回想常去的租书店里,架上那整排颜色粉嫩的书籍。“就是那种每个月出很多、封面都是美女、翻开来都是床戏的书?”

“被你讲得像A书似的。”酆畋呵呵笑。“是啦是啦,就是那种书。”

“我是网路小说家,她写言情小说,毫无交集,干嘛安排我和她对谈?”

曹季海其实是资讯工程硕士,从学生时代开始经营部落格,游记、食记、心情日记,无所不记,部落格累积了极高人气,毕业后索性当起职业作家,笔名“曹纪”,近年涉足网路小说,一炮而红,如今已有十多本着作。

他翻过几本言情小说,不看还好,看了喷饭,十个男主角有九个是总裁,不是总裁的那个即便只是卖馒头的,早晚也会成为跨国的馒头企业,事业成就足以打趴全世界的男人,上了床则驾驭全世界的女人,如此日也操、夜也操,个个媲美“钢铁人”,台湾靠这批男主角们,别说全世界,全宇宙也征服了。

那种书,他当笑话看,其中对男人严重的误解与妄想,令他摇头。

听说言情小说的作者绝大多数是女人,什么样的女人会写出那种内容?嗯,他是修养良好的绅士,拒绝作刻薄的臆测,反正他一点都不期待和这位“蓓莉”对谈。

“越是没有交集的观点,越会激荡出火花啊。”酆畋可是信心十足。

“可是,我以为是一对一访谈,对谈……我没准备。”

“我会准备好谈话主题和资料,你人来就好。‘蓓莉’是大正妹,可爱又健谈,我每次都跟她聊得欲罢不能,保证你不会无聊。”

“听你的语气,莫非对她有兴趣?”

“她是我的好姊妹,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啦。”酆畋嘻嘻笑。

“她是你的好姊妹,你是她的什么?好姊妹?还是好兄弟?”

两年前,曹季海透过自家在电台主持节目的大哥,认识这位神秘的酆畋,这个奇特的艺名是领进行的师父取的,跟“丰田”谐音,而且人如其名,非常奇特。

这家伙,外貌雌雄难辨,一头飘逸长发,气质中性,因其漂亮细腻的五官,有人猜测酆畋是“她”;又因其颀长挺拔的体态,有人猜测酆畋是“他”。但不论旁人喊酆畋“先生”或“小姐”,酆畋从不纠正对方的称谓,“他”的真实性别,就像黑洞——始终是个谜。

出于直觉,曹季海觉得这家伙应该是个带把的。

“我不能既是她的好姊妹,也是她的好兄弟吗?”提到性别话题,酆畋一如以往的打太极。

“行啊,好兄弟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你跟她穿的是哪种裤子?蕾丝小裤裤,还是纯棉四角裤?”

“人家是有洁癖的小乖乖,才不跟我分享裤子。何况,她有男友了。”

“原来是名花有主,你不便出手啊。”凭最后一句话,曹季海更确信这家伙是男人。

“别耍嘴皮了,一句话,你到底来不来?”

“我去,别忘了让我宣传新书。”愿意上广播节目,主要目的是帮自己冲名气,身为网路小说家,曹季海深明名气不嫌多的道理,顺口一问:“要谈什么主题?”

“‘小说中的爱情’。”酆畋呵呵笑,笑得颇有深意。

“……你是想给我难看吗?”要他跟言情小说家谈“爱情”?那个呵呵笑声,是等着看他出丑吧?

“你怕了吗?”依然呵呵笑,笑得挑衅。

“我不是怕,是觉得俗气,太多人谈爱情了,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爱情是永远不退流行的题材,你的小说不也写到爱情吗?”

“那是故事情节的调味料。我从来不写以爱情为主题的故事。”但读者们爱看主角谈恋爱,他也就顺应民情,多多益善的写。

“我懂,你缺乏恋爱经验,写不出来。”酆畋揶揄。

“我不是缺乏恋爱,是不想恋爱。掰,下周三早上十点见。”算了,再谈大概也改不了主题,曹季海抛下手机,拿起另一个哑铃继续锻链。

他是家中老么,上头两位兄长都已成家生子,曹家的香火大任轮不到他来扛,老爸催他交女友,他总是以忙于写作来推搪,其实,他享受单身,热爱自由,连女友都不想交,自然没有成家的打算。

虽然看见兄嫂们甜甜蜜蜜,他有一丝羡慕动摇,但他也深明世事无两全的道理,浓情密意的背后,要靠大量的时间与心血去经营,问他愿不愿意拿自己的自由去换?他毫无挣扎的选择“NO”。

单身的日子,他过得很舒畅,这单纯惬意的生活,他无意改变,他玩心还重,不想被哪个女人瓜分他的逍遥日子,他想一辈子逍遥,当爱情的“不沾锅”,只为自己活。

而他为自己活的理念,最大阻碍竟是——在他稍后下楼找啤酒喝时,被坐着轮椅的老爸硬塞了厚厚的一个牛皮纸袋。

他看着牛皮纸袋,茫然道:“爸,这是什么?”

“我帮你报名了十家婚友社,这儿是十份个人资料表,拿去填。”

“十家?!”会不会太多了?!

书首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