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林月兰平平淡淡的叙述,却人感觉到村里的小家们的毫无人性无情地,不由得的心惊胆颤。 “可我越是大叫,这些人打得越是激动,小翠在一旁呐喊助威,嘴里还不时拍掌鼓掌,边拍边破口大骂道,‘被打死这个扫把星,被打死她,被打死她’, 最后,二狗子直接踹踢到了我的胸口,“可我越是大叫,这些人打得越是兴奋,英子在一旁助威,嘴里还时不时拍手叫好,边拍边大骂道,‘打死这个扫把星,打死她,打死她’,。...

    林月兰平淡的叙述,却人感觉到村里的小家们的残忍无情,不由的心惊。

    “可我越是大叫,这些人打得越是兴奋,英子在一旁助威,嘴里还时不时拍手叫好,边拍边大骂道,‘打死这个扫把星,打死她,打死她’,

    最后,二狗子直接一脚踢到了我的胸口,”说到这,林月兰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直接扫向二狗子的爹林冲,带着愤怒的表情道,“冲伯伯,要不要我把二狗子及大伙儿踢我的证据给你们看!”

    所谓把证据给二狗子的爹看,就是脱了衣服,给大家验伤口。

    事实上,村民们早在林月兰撩起裙摆,给大家看她小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时,就已经算是相信了林月兰的话。

    只是,他们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反正这些孩子打的人,是克星,只要不打死就好,打轻打重,也没有什么。

    然而,这些村民们是不是忘记了,即使是林月兰是个克星,可她首先就是个人,她也会会疼会痛。

    即使他们这样对待一只猫狗,都觉得残忍,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林月兰通过原主的记忆,知道根本就不用指望这些村民对她有一丝同情,及对她有一丝的忏悔。

    林月兰眼底厉光一闪就要伸手,把衣扣解下来。

    林大卫表情一厉,喝道,“胡闹!丫头,有你这么不把女孩子的名节当回事的吗?”

    林月兰眼角流着泪道,“大卫伯伯,我不把证据给大家看,大家都会以为我是撒谎,以为我是在诬蔑人那些孩子。

    大卫伯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都说我是克星,扫把星,不喜欢我,我安分守已,好好的过自已的日子就行了。

    为何大伙儿三天两头就要过来找我,骂我一番,打我一顿?

    我就算是克星扫把星,我就是想问一下,我这个克星到底克到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什么了?呜呜……”

    我这个克星到底克到各位叔叔伯伯大娘大婶什么了?

    这话如一个铁锤重击在所有人的心头上,除了还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的林四牛,林老三家其他人害怕林月兰真变成鬼找他们算账,心虚害怕的都没有来。

    林大卫听到这句话之后,眼光扫过众人的脸庞之后,说道,“孩子,你并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你给好心的给了那相臭老道士一碗水喝。”

    如果没有那碗水,或许这个孩子还是林老三家的孙女,还是有爹娘有家的孩子。

    林月兰流着泪道,“大卫伯伯,我并不后悔给那个老道士一碗水。”

    为啥?

    所有人都闹不明白了。

    “如果我真是克夫命,真等我嫁人了,我不是平白害了一条命吗?”林月兰解释道。

    林月兰为何要这样说?

    只是因为她现在来需要在这个村子生活,人不可能独居,即使与这些人关系不好,但她不希望更加恶劣。只要不再惹到她,她就会当作陌生人一般过去就算了。

    因此,她现在要的就是村民们的惭愧与内疚,只有这样,她才能在村里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不然,那就真不怪她林月兰不客气了。

    毕竟,她不是原主,任他们欺负。

    村民们明白了。

    这么一想也对啊。

    如果林月兰这个丫头真是克夫命,如果没有道士指出,那她肯定会嫁人,到时候不是害了人家的一条命吗?

    林大卫眼角酸酸的道,“丫头,你真是太善良了,大伙儿都这样对你,你竟然还想着……”还想着不害人命。

    林大卫的话了一出口,有些村民开始觉得惭愧了。

    这丫头其实真的很善良,那个道士只是说这丫头克夫命,至于克亲一说,纯粹是村里的刘六姣那个长舌妇给造谣出来的。

    丫头的克夫命,只要他们家不娶这丫头,实际上这丫头并不能祸害到他们,不是吗?

    不对,林明清一事怎么说?

    毕竟,这林明清帮了这丫头没有多久之后,就出事了,肯定与这丫头的克夫克亲命有关。

    顾三娘嗤笑两声道,“呵呵,兰丫头,你就是再善良,你就是一个天生的克夫克亲命。三年前,你不就是克了里正家,林明清只是帮你逃过了一劫,结果呢,害得林明清不仅剥夺了秀才之名,人也至今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你还说没有害到人,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对于林月兰一而再的提起她家女儿英子在现场助威,她就一股子怨气。

    这样诋毁她家英子的名声,她是绝不能让林月兰这死丫头好过的。

    林月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转眼她整个人变得冷厉。

    她并没有与顾三娘争辩,而是幽幽的道,“二狗子一脚踢到了我的胸口,我就晕死了过去。

    然后,我在混混沌沌之中,来到了一个黑暗阴森的地方,一个个阴气沉沉,走路都是飘着的,突然我走到一个案台前,上面坐着一个穿着红衣锦袍,面容凶恶的男人,

    他问道,‘跪下何人?’

    我回道,‘林家村林月兰’。

    他翻了一下厚厚的一本书,似乎在查找什么东西一样……”

    林月兰说到走路飘时,所有村民立即想到了,那戏话里的阎王殿,因此,盯着林月兰的眼神,立即变得更不妙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