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听见林四牛的悲惨尖利的大叫声,所有的村民们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惊讶的盯着还到他们腰身高,就能把他的腿踢断的林月兰。 林月兰在林四牛欺上时,动作很是干净利落的跳站起身来,顺势就给了林四牛一个很是最响亮的耳光,随后又以迅雷还来掩耳之势,一个跳蹦林月兰在林四牛欺上时,动作很是利落的跳起身来,反手就给了林四牛一个很是响亮的耳光,随即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跳蹦,在林四牛的小腿上,猛得一个利落的踢人动作朝在林四牛的小腿上而去。。...

    听到林四牛的凄惨尖锐的大叫声,所有的村民们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震惊的盯着还到他们腰身高,就能把他的腿踢断的林月兰。

    林月兰在林四牛欺上时,动作很是利落的跳起身来,反手就给了林四牛一个很是响亮的耳光,随即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跳蹦,在林四牛的小腿上,猛得一个利落的踢人动作朝在林四牛的小腿上而去。

    随即就听到“啪”巴掌的声音,“咔”腿断的声音,“啊”则是林四牛惨叫的声音。

    最后一句“啊”,则是村民们震惊的声音。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是在短短的瞬间,根本就没有人反应过来。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时,他们看到的跪躺地上喊痛的林四牛,或许是由于太过疼痛,整张脸都显得苍白,两鬓额角大汗淋漓,捂着自已那只被踢断的脚,嗷嗷直叫。

    而林月兰呢,却笔直又平静的站在那,眼光连扫都不扫一眼林四牛,好像刚刚打人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只是那一双以前看起来麻木阴郁的眼睛,此刻,却是锐利的看向拿着锄头、铁锹、扁担、木棍等各式工具的村民。

    啪啦……

    有人不自觉的,手中的工具掉下来了都不知道。

    “林月兰,你这个死克星,扫把星,你竟然敢这样的对待我,”林四牛捂着疼痛的地方,嘴里怒骂道,“你这个扫把星,怎么不去死?死了,村里就太平了。”

    林月兰听到他的话之后,嘴角上扬,冷笑着道,“我死了,村里就太平了?我林月兰从小到大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吗?是杀你们全家了?还是放火烧村了?或许是拐卖妇女儿童了?”

    林月兰十二岁的年纪,却是只有七岁身子的大小,面黄肌瘦的小人儿,发生凌厉铿锵的质问声,村民们都刚到有点震撼和渗人,头皮不由的一紧,看着林月兰的目光,不自觉的带着一些畏惧,好像是本能之感一样。

    不过,处在痛哭哀嚎之中的林四牛,却没有这种感觉,他只知道林月兰这个克星,打了他一巴掌,还把他的腿给踢断了,让他这么疼,他都恨死了林月兰。

    林四牛对着林月兰理直气壮的大吼道,“你生来就是个克星,扫扫星,你根本就不用做什么,只要有你在,你就会克了整个村子,在说了,你现在没有做,不代表以后不会做。”

    林月兰冷笑道,“呵呵,真是好笑!林四牛,还真亏以前林月兰叫你一声四叔,你这冷血无情的性子,还真是遗传了你那个泼辣成性的母亲李翠花。就你这样对血缘都如此无情的人,有女人嫁给你,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林四牛如此痛恨的林月兰,无非就是林四牛二十岁了,都还没有娶到媳妇,直到与林月兰断了关系之后,才娶到邻村的一个姑娘。

    但听说那个女人之前有过一门亲,但是这个女人却在暗地里与其他男人勾搭,被男方亲自抓住,为保住声誉,女方家赔了一些钱,然后退了亲,对外却宣称八字不合,而退婚。

    当然,这事是在那个女人嫁给了林四牛之后,才从邻村那里传过来一些风声的。

    林老三一家也听到了这样的风声,但生米煮成了熟饭,要退婚或者休妻已经不可能,他们根本不会再给林四牛重新讨媳妇了。

    因此,一家人就装聋作哑,任那些风言风语在耳边吹过,林四牛就不太好过了,他时常看到村民们在背后指指点点,有些人更是嘲笑他带了绿帽子。

    林四牛那个气呀,跟他打架,就他这矮冬瓜的人,别人一把就能把他推倒在地,谈何打架。

    因此,新仇旧恨,他把一切算在了毫无反抗能力的林月兰身上去。

    林月兰的话一出,有一些人包括林大卫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那样水性杨花还泼辣无赖的女人,还真是不要的好,省得祸及三代啊。

    林四牛的话,戳了林四牛的痛脚,他一只手捂着痛脚,一只手指着林月兰愤怒的大骂道,“就是你这扫把星害了我,如果没有你这个扫把星,我的孩子都能满地跑了,都怪你,害我娶了那样……”事关面子问题,林四牛就是再愤怒,也不敢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已被带绿帽子了。

    林月兰道,“呵,真够好笑的!那个老道士只道我是克夫,林四牛,按以前的关系来说,你是我四叔,不是我丈夫,我如何能克到你,啊?

    更别说我现在早已经与你们林老三一家,割筋还血断了所有亲脉血缘关系,现在连四叔都不是了。”

    既然那个道士说林月兰是克夫的命,她承认了又如何?总之,她也不会在嫁人了,不嫁人,能克到谁去!

    “呵呵……”

    林月兰的话倒引来村民的一阵笑。

    林月兰这话说得很有意思,但也让一些女人害臊。

    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就会道我丈夫我丈夫,也不知羞。

    林月兰说,她只是克夫命,不是丈夫根本就克不到,除非林四牛承认他是林月兰的丈夫。

    呵呵,除非林四牛想被雷劈死。

    林四牛被林月兰这么一说,也臊的面红耳赤,他憋了好几次,再指着林月兰,怒吼道,“好呀,你这个死丫头,竟然一直觊觎自已的亲叔叔,你不把天打雷霹啊!”

    “好大的脸啊。”林月兰反驳道,犀利的眼神,扫过个子不到一米五的矮冬瓜的林四牛,“也不照照镜子自已长什么模样。哼,我就是看上一头猪,我也不会看上一个黝黑弱小的矮冬瓜。”

    林四牛再一次被侮辱,简直不能好了。

    他想跳起脚来,再一次教训林月兰,不过,很快就悲惨了。

    “啊!”

    因为他的断腿!

    林月兰不在理会这个痛得哭天喊地的林四牛,而是直接扫了一圈周遭的村民,然后犀利的眼神盯向林大卫,凌厉的问道,“大卫伯伯,你们一大群人拿着锄,拿着锹,在做什么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