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九天玄尊

作者:兕九江 | 奇幻玄幻

收藏

  九重天玄尊兕九江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九重天玄尊》小说是兕九江的原创小说作品。 掌控万界的至尊,意外殒落。谁在背后捣鬼?又有怎样的惊天秘密?一个神界的大家族,所以怀璧其罪,家破人亡。一个刚出生于的婴儿,所以脑海

九天玄尊小说最新章节_九天玄尊最新更新_九天玄尊小说禹岩奉老

    禹岩奉老小说名字叫作《九重天玄尊》,提供更多九重天玄尊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九重天玄尊以及最新更新。九重天玄尊小说禹岩奉老节选:禹岩回自己的卧室,关好门窗,恨恨地坐在床上,脸上的愤怒的神色丝毫也没减弱。“可恨!”禹岩右手双手握拳,狠狠地的砸在…...

    禹岩奉老小说名字叫做《九天玄尊》,这里提供禹岩奉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天玄尊小说精选:禹岩回到自己的卧室,关好门窗,恨恨地坐在床上,脸上的愤怒神色丝毫没有减退。“可恶!”禹岩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在自己的床沿上。被禹岩如此一击,厚实的床板发出沉闷的声音,整个床轻微的颤抖。“把愤怒带回家里,你觉得有用吗?”这时候,奉老的声音在禹岩心中响起。听见奉老的声音,禹岩心里更是火冒三丈,厉声质问道:“臭老头,刚才你看见我如此受辱,怎么不出来帮我?”“呵呵!我为什么要帮你?”奉老的话顿时让禹岩有点失神。是啊,奉老和自己非亲非故,为…

    禹岩回到自己的卧室,关好门窗,恨恨地坐在床上,脸上的愤怒神色丝毫没有减退。“可恶!”禹岩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在自己的床沿上。被禹岩如此一击,厚实的床板发出沉闷的声音,整个床轻微的颤抖。

    “把愤怒带回家里,你觉得有用吗?”这时候,奉老的声音在禹岩心中响起。

    听见奉老的声音,禹岩心里更是火冒三丈,厉声质问道:“臭老头,刚才你看见我如此受辱,怎么不出来帮我?”

    “呵呵!我为什么要帮你?”奉老的话顿时让禹岩有点失神。是啊,奉老和自己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自己呢?“当然,如果你成为我的徒弟,这事情就另当别论啦。”

    奉老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禹岩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呆呆的愣在那里,一言不发。

    “怎么?不愿意?那你就等着继续被人修理吧!”奉老挥挥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愿意!”奉老的最后一句话总算把禹岩惊醒,他急忙的答道。如果说禹岩答应奉老是为了学习什么,那简直就是扯淡,奉老会什么他都不知道;他在乎的是以后不被人欺负,能够挺起胸来做人,能够看不起他的人闭嘴,能够使像今日一般的事情永不发生。

    似乎是知道禹岩心中所想,奉老淡淡的声音传过来:“想靠着我到处耀武扬威?门儿都没有!做我的徒弟就应该历经磨难,练就一颗坚忍不拔的心。我能够保证的是你不被别人打死,其他的一律管不着。”

    “啊?”禹岩的心中顿时犹如有千万头草泥马从心中奔腾而过,那点点幻想,被踩踏的支离破碎。

    “啊什么啊!要想不被人欺负,最终靠的只有你自己,别人能帮得了你一时,能一辈子帮你吗?”奉老厉声教育道。

    对,正所谓靠山山崩,靠树树倒。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不被人欺负,唯有依靠自己。

    “哦。”禹岩神情低落的答道,本以为能够从老头这里从此光荣的站起来,可谁想到竟然是这样。不过禹岩转念一想,既然老头能保证自己不死,那总有一天,他将能够打倒所有瞧不起他的人。

    “要想拜师就快点,过期不候!”奉老双手环抱胸前,头微微扬起,一脸的高傲。

    这下禹岩反应够快,只见他立马跪在床上,双手平放在床上,对着光幕之中的老头飞速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坐起来,看着奉老道:“行了,老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师父了!”

    对禹岩这么简洁快速的拜师,奉老气得吹胡子瞪眼,吼道:“拜师这么简单就算了,称呼还这么随便。记住,以后要叫我奉老,别老头长老头短的叫,否则我修了你这个徒弟。”

    禹岩被奉老这么一吼,脑后顿时出现三条黑线,头顶之上一直乌鸦飞过,留下一串省略号。

    “愣着干嘛?把你买的东西拿出啊,难道你不想快点凝聚出内气吗?”对着有些时候聪明有些时候如傻蛋一样的徒弟,奉老没好气的说道。

    收禹岩为徒弟,奉老其实有两个原因,最简单的一个原因就是禹岩有时候傻头傻脑地让人觉得可爱,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禹岩脑海中的灵魂。虽然他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如果禹岩将来能够把它吞噬,其成就必定惊人。如此,还有什么比有一个让师父脸上增光的徒弟更让人喜欢的呢!

    禹岩从床上跳下,脸上的愤怒之情早在刚才就被他一扫而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当有另一件事情冲击的时候,那件事情就会暂时性的忘却。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它才会重新冒出来,成为禹岩前进的动力。

    禹岩走到桌边,把药材从身上掏出来,又把包好的药鼎打开。接下来,他按照奉老的要求,紧闭双眼,放松身心,让奉老控制自己的身体。

    只是一会儿,就看见禹岩重新睁开眼睛,双眼之中没有青涩,只有经历许多事情后积淀的沧桑。

    禹岩拿起桌上的两株药材,在手中揉碎之后,放进了桌上的青铜药鼎里边。接着,就看见青铜药鼎慢慢地从桌上飞起来,悬浮在空中。

    这时候,禹岩伸出右手,虚托在药鼎之下,手上更是腾起一股青色的火焰,忽明忽暗地在药鼎底部熊熊燃烧。

    十几分钟后,禹岩抬起左手,隔空对着药鼎指点两下,一股让人五脏六腑都为之清爽的味道顿时从药鼎之中泄露出来,充满了整间屋子。

    半个时辰后,禹岩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药鼎又重新掉在桌上。不一会儿,奉老的身影又出现在光幕之中,禹岩也恢复了自己本来的状态。

    看着桌上原封不动的药鼎,禹岩看着奉老,疑惑的问道:“练好了?”

    “你自己打开看看便知。”对于炼丹,奉老有说不出的自信。

    禹岩半信半疑的伸出手去把药鼎鼎盖揭开,顿时,从药鼎里腾起的一股清香味就让禹岩为之陶醉,忍不住狠狠的猛吸两口,禹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清爽了。

    奉老很满意禹岩这样的反应,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显浓郁。

    陶醉了一阵,禹岩清醒过来,伸手从药鼎里拿出了一颗金黄色的药丸。那金色覆盖在药丸上面,竟还有流动的色彩,隐约散发出灿灿地金色光芒。

    单看着成色,这粒聚气丹就比禹岩父亲买给禹岩的好许多。不仅流光四溢,而起那散发的香味都好似有提升醒脑的功效。

    “哇塞,老头你太厉害了!”禹岩拿着手里的丹药,眼中发出光芒,对奉老赞誉道。

    本来还得意的老头顿时两眼翻白,然后就是一阵怒吼之声,“以后不许叫老头,只能叫奉老。”

    “呵呵,呵呵……”禹岩摸着后脑勺看着奉老,不好意思的傻笑。盯着这枚药丸,禹岩的心里突然萌生一股想法,他对奉老道:“老头,哦,不。奉老,你能不能也教我炼丹?”

    奉老用一副鄙夷的眼光上下打量禹岩一阵,不屑的说道:“炼丹?你连火焰都控制不了,你拿什么练?”

    “呃难道像做饭一样架起柴火不行吗?”禹岩问道。

    “你要觉得可以,你可去试试!”对于禹岩这天真的想法,奉老已经无力发火了。

    晚上,禹岩像往常一样盘坐在床上,在他的身边,则放着今日奉老为他炼制的丹药。

    禹岩两手上下叠在一起,自然垂放在小腹的地方,双眼微闭,一口浊气从嘴里缓缓吐出,当感觉到身心已经调节到最佳状态,禹岩睁开眼睛,把身旁的药丸整颗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金色的药丸刚进入禹岩的嘴里,就化为一股金色**,顺着禹岩的食道,流进了他的胃里。

    药丸在胃酸的作用下,由**慢慢地蒸腾为金色雾气,这些雾气穿透厚厚的胃壁,沉淀在禹岩的丹田之处。

    禹岩意沉丹田,根据家族心法,慢慢地用自己的意志力去引导这股雾气从丹田处出发,经过关元、曲骨,再到达会阴,沿着督脉逆流而上。

    但是人在未练出内气之前,经脉内的所用通道都被五谷杂气充斥,想要打通经脉,就必须把这股杂气从自己的经脉之中驱赶出去。所以在修炼界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练气易,通脉难如天。特别是需要把身体大大小小所有经脉穴位全部打通,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丹药蕴含的药力极强,随着禹岩的指引,直接就突破了三个关口,到达了禹岩的会阴处。但是因为突破三个关口的缘故,药力已经不如刚才那般强劲,金色雾气只有刚才大小的一半不到。

    会阴是连接任脉和督脉的关键点,所以阻碍也不是一般的穴道能够比拟的。禹岩已经指引着金色雾气朝会阴处冲击了几次,可是那里充斥的杂气实在太过浓郁,金色雾气根本冲不进去。穴道上的相互冲击让禹岩的经脉中传来巨大的痛楚,就像两个小人在自己的身体里打架一般,所有的攻击无疑都落在了禹岩的身体里,所带来的疼痛不是一般的剧烈。只见他脸上腾起一股潮红,双眼紧闭,牙关紧紧的咬在一起,表情十分痛苦。

    禹岩忍受住这股痛苦,又带领着金色雾气冲击了十几次后,最终只得放弃,带着残余的金色雾气退回到自己的丹田之处。

    禹岩从修炼中醒来,睁开双眼,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过。看着从窗户外倾泻下来的月光,禹岩脸上充满兴奋的色彩,并没有因为冲击穴道不成功而垂头丧气。

    其实那也确实是因为奉老的炼丹技术首屈一指,要是禹岩真吃禹战给的药丸,除非喂他个千百十颗,不然绝没有内气产生的效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