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九天玄尊

作者:兕九江 | 奇幻玄幻

收藏

  九重天玄尊兕九江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九重天玄尊》小说是兕九江的原创小说作品。 掌控万界的至尊,意外殒落。谁在背后捣鬼?又有怎样的惊天秘密?一个神界的大家族,所以怀璧其罪,家破人亡。一个刚出生于的婴儿,所以脑海

九天玄尊张烈禹岩小说全文阅读_九天玄尊张烈禹岩完整版_九天玄尊小说张烈禹岩

    张烈禹岩小说名字叫作《九重天玄尊》,提供更多九重天玄尊张烈禹岩小说全文深度阅读,九重天玄尊张烈禹岩比较完整版。九重天玄尊小说张烈禹岩摘选:张烈少爷,的话也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我还有什么事!”面对自己少女冰冷的容颜,张烈讪笑一声,但也没退去…...

    张烈禹岩小说名字叫做《九天玄尊》,这里提供张烈禹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天玄尊小说精选:女子带着禹岩走到一间屋子之后,就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禹岩问道:“小朋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梦姐姐。你有什么需要卖的东西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女子叫做梦兰,是杂货铺的负责人之一。禹岩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正常,以便不被前面这个女子取笑。可是禹岩越是压制自己,反而更是漏洞百出,弄巧成拙。禹岩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个红色的漆器盒子,放到女子的眼前,问道:“梦姐姐,我要把这颗聚气丹卖了,你能给我多少钱?”“哦”梦…

    女子带着禹岩走到一间屋子之后,就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禹岩问道:“小朋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梦姐姐。你有什么需要卖的东西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女子叫做梦兰,是杂货铺的负责人之一。

    禹岩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正常,以便不被前面这个女子取笑。可是禹岩越是压制自己,反而更是漏洞百出,弄巧成拙。

    禹岩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个红色的漆器盒子,放到女子的眼前,问道:“梦姐姐,我要把这颗聚气丹卖了,你能给我多少钱?”

    “哦”梦兰惊异的从禹岩的手里接过红色漆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躺着一枚淡黄色药丸,散发出阵阵清香,确实是一品丹药聚气丹。

    拿着手里的这枚丹药,梦兰不禁开始打量起这个孩子。聚气丹算不上名贵,但在这个小城里,由一个孩子拿出来卖那就另当别论了。

    少年站在那个地方,低着头,显得特别的腼腆。两只小手相互揉搓着,手足无措的样子。虽说梦兰阅人无数,但从眼前这个孩子看来,除了能看出是家庭背景不错以外,根本看不出其他。所表现的,全是年少时期的青涩。

    “嗯,按照现在一颗聚气丹的市价,我可以给你十枚银元。”梦兰把盒子重新关上,对禹岩说道。

    “行,那你给我十枚银元。”禹岩觉得这个价格不错,一口气答应下来。“不过,梦姐姐。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可以吗?”禹岩看着梦兰,恳求的问道。

    “哦?你说说看?”可能是纨绔子弟看多了,梦兰对这个看起来羞涩内敛的少年有一丝好感。

    “你能不能把这颗丹药给我留着,等我有钱了,我再把它买回去。”毕竟这是父亲送给自己比较贵重的礼物,禹岩不想就此失去,所以才说出了这个请求。

    “呵呵,我想这颗丹药一定有故事。也罢,如果你的故事能打动姐姐我的话,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梦兰听着禹岩的请求,眼睛眨动两下,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

    这时,禹岩挺起胸膛,眼中充满暖意,满满的全是对父亲的感动。“这是我父亲花费了两年的积蓄给我买的,因此,它对我的意义不单单是一枚丹药,而是父亲对儿子的一种爱。所以,我不想失去这件东西。”禹岩正经的说道。

    “嗯,行,姐姐答应你,我暂时为你保存着,不过时间只有三年哦。”梦兰笑着说道。

    之后,禹岩拿着梦兰给的银元走出了这间屋子。

    禹岩走到二楼的大厅之中,每一个摊位前他都会停留下来仔细观看。最终,他在一位老人的摊位前买得了一口炼药鼎。药鼎不大,形状四四方方,下边有三根足,呈青灰色。禹岩看了两眼之后,用两张草纸包裹一下,就揣在自己的怀里就往楼下走去。

    楼下,是人流量最多的,因为很多具有独特眼光的人都喜欢在这种杂乱的摊位前淘宝。虽然几率不大,但淘得之后那种喜悦和报酬时不言而喻的。

    禹岩走到一楼,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看见一道亮丽的身影在人群中一闪而过。禹岩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他跟随着这道身影消失的方向,慢慢的走了过去。

    在人群之中,一个简单的摊位前,一个穿着一袭白裙的少女正蹲在那里选取东西。少女年纪不大,大约十三岁左右,她的腰上系着一条粉红色的腰带,勾勒出她美妙的身段。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她束在自己的脑后,更显亮丽风情。她不仅有成熟女性的风姿,更有属于少女特有的清纯,两种气质在她身上混合,造就了她独特的一面。

    这少女正是禹岩一直暗恋的禹玉莲,自己的堂妹。

    禹岩混迹在人群之中,偷偷的在背后观察禹玉莲,却不敢上前去打招呼。这时,一道声音却落在了禹岩的耳里。

    “咦,这不是玉莲小姐吗?这么巧,你也来这里买东西?”在禹岩的左前方,一个相貌英俊,身材微胖,亮色有些蜡黄的华贵少年站在那里。少年约有十六岁的样子,在少年的身后,还有四五个彪形大汉。

    禹玉莲眉头微皱,循声望去,却看见在几个彪形大汉之中,有一个华贵的少年正腆着笑脸与自己打招呼。

    禹玉莲看见这个少年的身影,眼中毫不显示的露出厌恶。她放下手中原本观看的物品,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瞧见玉莲转身即将离去,少年有些急了,急忙走上前去,抓住少女的衣袖,急切的说道:“玉莲小姐。”

    禹玉莲挣脱少年的束缚,转身过来,语气冰冷的说道:“张烈少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我还有事!”

    面对少女冰冷的容颜,张烈干笑一声,但没有退却,反而蠕动自己脸上的肥肉,堆出一个笑容,说道:“呵呵,想必玉莲小姐来这杂货铺是有什么东西要买吧?在下今日正好没事儿,倒是可以陪玉莲小姐逛逛。”

    “张烈少爷,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还有事。”玉莲说完,又打算转身离去。

    张烈一看玉莲又将离开,立马一个箭步从玉莲侧身过去,挡在了玉莲的身前。看着玉莲冰冷的脸庞,张烈毫不在意,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条项链。项链呈银色,由一个个小银圈链接而成。在链接的底部,有一枚海蓝色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柔和蓝光。若仔细观看,则可以看见这蓝色在宝石里还呈流动的状态,就像是海水装在里面一样。

    “既然玉莲小姐有事,我也不强人所难了。”张烈说着,把手中的项链递了到玉莲的眼前,“这是我刚在杂货二楼买的一串项链,算不上什么贵重之物。但是把它戴在身上,有凝神静气的功效,对于凝练内气,将会有不可言说的好处。对于正处于凝练内气瓶颈阶段的玉莲小姐来说,简直太适合不过了。因此,一点点小小的心意,还希望玉莲小姐不要拒绝才好,也恳请在这么多人面前,玉莲小姐能够收下,给在下留个薄面。”

    “张烈少爷的东西太过贵重,玉莲受不起,还请拿回去。”玉莲毫不客气的回绝,从张烈的身旁擦身走了过去。对于自己讨厌的人,哪怕他就是送给自己一座金山,玉莲也不屑一顾。

    闻着少女从自己身旁走过散发的淡淡幽香,张烈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他猛的转身,抓住了玉莲洁白的皓腕。

    这时候,禹岩却被张烈的无耻行为惹怒了,他从人群之中突然闪出来,站到张烈的跟前,指着他大声喝道:“放开她!”

    张烈被这个突然闪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手上自然而然的一松,玉莲的手就收了回去。

    被人阻了好事,张烈的心中自然有一股火气,当他看清来人是禹岩时,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讥笑道:“嚯,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禹家大名鼎鼎的垃圾啊!哈哈……”张烈这么说着,站在他对面的手下也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我警告你,我不是垃圾!”禹岩牙齿紧绷,从唇齿间嘣处这些词来。他双眼喷火地看着张烈,紧握双拳,小脸有些惨白。

    “哟,还来火气了。你本来就是墨岩城内公认的垃圾,怎么的,今天想要翻身?”张烈眼中讥讽之色更浓。他敢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就是有两个仪仗,一个是他张家比禹家强大,即使羞辱了禹岩,也不可能惊动家里长辈;第二个就是这里是黑龙杂货,严禁一起斗殴。所以,张烈谅禹岩也不敢出手。而且,就算是出手,凭禹岩那吊车尾的功夫,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自己还带了几个护卫。

    但张烈可能在家里被捧的久了,不知道什么是尊严;更无法懂得,在一个从小被看不起而长大的环境里,带给了这个孩子多么强烈的自尊心。龙有逆鳞、触之必诛。

    “我不是垃圾。”禹岩再也不能控制住心里的愤怒,只见他爆喝一声,闪电般的冲到了张烈的跟前。拳头扬起,带着呼呼风声,朝张烈的脑袋砸去。

    虽然是一个纨绔子弟,但张烈却从未落下自己的练习。面对禹岩怒气冲冲打来的一拳,张烈后退一步,抬起右手,轻飘飘地一掌击在了禹岩的胸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