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风水鬼事

作者:梧桐阅读 | 短篇美文

收藏

  《风水鬼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御龙,王占元,占元,牛贩子之间的故事。风水鬼事约3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刘御龙小说大结局_刘御龙小说结局是什么_风水鬼事小说刘御龙

    刘御龙小说名字叫作《风水鬼事》,提供更多刘御龙小说大结局,刘御龙小说结局是什么。风水鬼事小说刘御龙节选:刘御龙看出来很客套地说,地上放着一盘饺子,他端出来递回来让我吃。抬头一看饺子干巴巴的,皮旗号卷,上面长满了蚂蚁,还…...

    刘御龙小说名字叫做《风水鬼事》,这里提供刘御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水鬼事小说精选:顺着黄泉走了一大段,找到了一条向东去的支路,又走了很长时间,我们才来到一间黑色低矮的小屋子前。“二桃,你别怪我,我想让你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完杂事就把你放出去!”刘御龙显得比较客气地说,地上放着一盘饺子,他端起来递过来让我吃。只见饺子干巴巴的,皮打着卷,上面爬满了蚂蚁,还有几条蝼蛄尸体,这东西我才不会吃,可刘御龙却一个个地塞进嘴里吃了起来,觉得很香的样子。在我们这片有个习俗,月初一要上坟,祭品是饺子。蚂蚁和蝼蛄在…

    顺着黄泉走了一大段,找到了一条向东去的支路,又走了很长时间,我们才来到一间黑色低矮的小屋子前。

    “二桃,你别怪我,我想让你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完杂事就把你放出去!”刘御龙显得比较客气地说,地上放着一盘饺子,他端起来递过来让我吃。

    只见饺子干巴巴的,皮打着卷,上面爬满了蚂蚁,还有几条蝼蛄尸体,这东西我才不会吃,可刘御龙却一个个地塞进嘴里吃了起来,觉得很香的样子。在我们这片有个习俗,月初一要上坟,祭品是饺子。蚂蚁和蝼蛄在阴间属于一种美味食物。

    “这些饺子还是别的坟主给我送的,我那些不孝子孙已经好久没给我上供了!”刘御龙笑得十分凄苦,语气中充满了失望,随即目光一下子变得怨毒起来,眼角颤了颤。

    “那怎么行?我一个人在这里,多寂寞!”我不答应,从屁股兜里摸出一块小圆镜子来,一边照着一边幽幽地说,“像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以寂寞着!”

    “别这样行不行二桃!其实你一点儿也不帅!要我看,你还没王宝强长得帅呢!不过,是人总会寂寞的,所以,我给你找了一个伴侣,让她陪着你!”刘御龙诚恳地说道。

    “给我找的什么人?让我先看看!”我又从前裤兜里掏出一把木梳来,头一甩,将脖子扬得很开,开始梳理起了我的披肩长发。

    如果男人也可以用风情万种形容的话,那么非我这种莫属了。

    我又摸了一下我的脖子。

    咱这脖子,既白皙又滑,就是短粗了一些。

    伴随着一阵疼痛,我的手感到湿了,放在眼前一看,只见上面赫然沾满了殷红刺目的鲜血。

    啪!

    有人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子。

    转过身,我看到了一名妙龄女子。

    注视着她的脸,我觉得面熟,之前见过她,就在人妖开的那辆车里,从镜子里候看到的,当时她正坐在后排位置朝着我微笑。

    现在,她又在朝着我微笑不已。

    我错愕了。

    不得不承认,这女孩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清水挂面式的直发半遮着脸蛋,清澈的眼睛大如杏,玲珑小鼻子傲挺着,尤其是两片鲜红欲滴的嘴唇非常饱满,身材更是修长,前凸后翘的,穿得也少,下面四角短裤衩,几乎露出如雪的**,上身穿着抹胸紧汗衫,兜着一对婴儿屁般的大奶。

    但是,令我感到错愕的并不是她这些充满诱惑的优点,而是某个奇特地方,那就是她的脖子上。

    她的脖子是又细又长,看上去养眼是不假。可是,她的喉咙处却鼓着,有块大疙瘩。

    喉结!

    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有喉结。

    这让我感到好笑又痛苦,我问她:“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脸上的笑容冻结住了,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扭过身对刘御龙说:“我也不知道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有些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刘御龙说:“你当然是女的!这么明显,只要是有眼的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女的!”

    女人转过身又看着我,笑靥如花,声音娇柔地说道:“我是女的!”

    “哦!”我笑了,冲刘御龙说道:“可是她的脖子上却有喉结!这怎么回事?”

    “这不是喉结,她是喉咙肿胀,因为她生前是被人掐死的。”刘御龙正色地辩解道。

    看起来,他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

    “好吧,我相信你,让我等多长时间?”我的眼睛再次紧紧地盯上美女打量着,如饿狼瞅着小绵羊般,小腹中开始火烧起来。

    但我的眼角余光不忘瞟着刘御龙,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再过七天,就是我死期满三年的忌日,你只需要等我过完忌日就行!”刘御龙说着,掏出一根香,用嘴巴往香头上一噙,不知道念了句什么咒语,再朝上面吹了一下子,香就燃烧了起来。

    他将香插在一处松软的土地上,拜了两拜之后,对我说道:“人七鬼一,指的就是人间七天,鬼界一天,待这根沉木之香着完时,刚好是鬼界过去了一天。到那个时候,我便回来了!你多担待下吧二桃!”

    他将一把钥匙交给我,说是黑屋门上的,并叮嘱我留意着沉木之香,香烧完了,他还没有回来的话,那就代表着他在阳间出了事故,恐怕再也回不来啦。

    “如果你回来不了,那我怎么回去?”我担心起来,我可不想在这鬼界呆很长时间,虽然有美女作陪,但总有一天,我会把她给睡烦的。

    不是有一句著名的话说,再漂亮的女人背后,总有一个睡她睡得想呕吐的男人。

    “你放心二桃,我肯定能回来的,万一我真的回不来了,那你自己想办法出去,像你这种天才,总该能想到办法!”刘御龙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刘御龙已是死人了,可我还能感受到从他的掌心传过来的温度。

    他走后,我就用钥匙打开了低矮黑屋的门。

    门子上有个巨大的描金福字。

    刚一打开门,一条黑影就扑了过来,吓得我将身子赶紧往后一翻,来了个拱桥造型,矮身躲过了来物的袭击。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黑龙,脖子上挂着一串子大铜钱,躯体大概五六米长,浑身鳞甲黝黑发亮,生有五只爪子,锋利如钩。它见我躲过,龙首一甩,打了个喷嚏,又折身回来,再次扑向我。

    这弯畜生!不愿意搭理你,你跟我这么狂,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一边闪躲着,一边使劲一拍肚子,将早上吃过的大米饭给吐了出来,用手接住一把,朝黑龙挥洒了过去。黑龙戛然刹住身子,身上沾了几滴米,口中凄啸连连,不停地狂扭着身子,朝远地方飞去了。

    龙惧于蛆,因为蛆能钻入它的鳞甲内下卵繁籽,除了表面覆盖着鳞甲,龙身第一层皮就是腐肉,蛆大为嗜好。而这大米就像极了蛆虫,故而黑龙见了就惊怕不已,仓皇逃去。

    但这黑龙长得体型如此寒碜,才跟一条大蟒似的,实际上并非天龙,而只不过是一个生肖代表而已。

    人死了之后,会往棺材里放一生肖形状物体,上面挂上铜钱串子,以千年黑桃木雕刻成的多见,目的是庇护主人阴宅。就跟于阳间中,人养一条狗或者鹅用来看家的性质一样。

    这刘御龙生前应该属龙的,故而弄一条黑龙在家里守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间黑屋实际上应该就是刘御龙的棺材。

    棺材被死人躺着,祭奠过之后,埋入底下超过七七四十九天,就会成为阴阳两通的东西,在阳间看它时,它还是个棺材样子,但是在阴间看它的话,那它可就是房屋的模样。

    敲了敲黑屋的墙壁,梆梆的脆响,是木质的。

    木质的永远比不上石质的,但石棺现在不兴用了,除了成本高于木棺之外,也比较难抬。

    都过去快满三年了,在下面受着潮,这黑屋却还是非常的崭新,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子有些刺鼻的油漆味道。

    我皱了皱鼻子,推开门,进了屋。

    屋里有一张大床,床上铺着华丽的黄色锦绣被褥,就是没有叠整齐,乱成了一堆。

    除了床之外,屋子里还摆着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一碗肉粽大米饭,有一双筷子竖着插在上面。

    我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掏出镜子和木梳,又自我欣赏和梳理起来。

    那女人则是走到床前,开始一件一件地脱衣服。

    当她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衩的时候,便停了手上的动作,扭过头来看着我,娇笑道:“丑货,别自恋了,快点儿来欢乐吧!”

    “我在等着你脱裤衩呢!女人的上半身引诱不了我,我经常偷看女人喂孩子,不觉得那两团子肉疙瘩有啥稀罕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觉得这么帅的人不该当什么天师,而是应该当明星,不禁唏嘘了一声:“命运,真不公平!”

    女人明显的迟疑了一下,说我出去撒个尿。

    我说你去吧。

    然后她就打开门,出去了。

    赶紧一猫腰,我溜到了门子后面,通过门缝往外看。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来了,她果然是在撒尿。

    她是背对着我的,而且还是站着的。

    一个正常的女人站着撒尿,这怎么可能?!

    而且她站着撒尿的时候,也没见她大开叉开腿。

    妈的,八成又是个人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