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风水鬼事

作者:梧桐阅读 | 短篇美文

收藏

  《风水鬼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刘御龙,王占元,占元,牛贩子之间的故事。风水鬼事约3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风水鬼事风水鬼事_风水鬼事风水鬼事小说_风水鬼事小说风水鬼事

    风水鬼事小说名字叫作《风水鬼事》,提供更多风水鬼事风水鬼事,风水鬼事风水鬼事小说。风水鬼事小说风水鬼事节选:当她回屋时,我又坐在椅子上举着镜子左照又照的。“这下尿也撒完了,该脱裤子了吧!”“好吧!你不看好了哪!”弯下腰腰双…...

    风水鬼事小说名字叫做《风水鬼事》,这里提供风水鬼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水鬼事小说精选:当她回屋时,我又坐在椅子上举着镜子左照又照的。“这下尿也撒完了,该脱裤子了吧!”“好吧!你看好了哪!”弯下腰双手往下扒拉,她真的把裤衩子脱了。结果,我看到了一只黑色螃蟹趴窝。女性特征没见过,但男性特征咱见多了。这绝对不是男性的。她真的是一个女人。我不由得愣住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你脱了!”女人一边踢掉脚上的鞋,一边款款地走过来。摸了摸脖子,我又感到了一阵疼痛,放下手在眼前一看,跟之前一样,上面又是沾了一大片的血迹。…

    当她回屋时,我又坐在椅子上举着镜子左照又照的。

    “这下尿也撒完了,该脱裤子了吧!”

    “好吧!你看好了哪!”

    弯下腰双手往下扒拉,她真的把裤衩子脱了。

    结果,我看到了一只黑色螃蟹趴窝。

    女性特征没见过,但男性特征咱见多了。

    这绝对不是男性的。

    她真的是一个女人。

    我不由得愣住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你脱了!”女人一边踢掉脚上的鞋,一边款款地走过来。

    摸了摸脖子,我又感到了一阵疼痛,放下手在眼前一看,跟之前一样,上面又是沾了一大片的血迹。

    “你的脖子怎么流血了?”女人停住了脚步,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奇怪地问道。

    “我是故意把自己给割破的,这下面的潮虫子太多了咬得我的脖子老痒了,以痛制痒嘛!”我展示了一下指端锋利的长指甲,然后把手伸了过去,站起身来,“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握一下手吗?”

    “当然可以,你说啥就是啥!”女人大大方方地伸出她自己的手,跟我那只沾满血污的手给握上了。

    噗啦一声,她的手上冒起了烟火,赶紧松开我,连忙往后退着,扯着嗓子尖叫起来:“童子血!想不到你真的是童子!”

    纵身朝前一跃,我一手拽住她的手腕,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以闪电般的速度用膝盖朝她的肚腹上狠狠地顶撞着。

    一连顶撞了几十下,其间她的惨叫声也没停过。

    累得我直喘气,于是松开了她,最后一个大弹力直腿,将她给踹出去几米远,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她那如雪藕一般的手腕上被我的血给灼烧得烂乎乎的,清汤挂面式的头发也被我拽下来了一大片,肚子变得肿大似鼓,呈黑紫色,上面还印着一个大脚印子。整个人躺在地上哼哼呀呀地哭泣着,一双充满泪水的黑眸子中发出了怨毒的目光。

    感觉到发型乱了,我掏出木梳和镜子,一边梳理着,一边倒退回过去,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歇了一会儿后,气息平顺了不少,我开始审问了起来:“刘御龙去阳间到底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他的一个奴才而已,你何必这样残忍地对待我!”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泪水将脸上的白粉冲了下来,露出黑黝黝的皮肤。

    “这个棺材应该不是刘御龙的吧!”我环视着黑屋内的一切,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止住了哭泣,奇怪地问道。

    “如果是刘御龙的话,在刚死的三年内,正是尸体开始腐烂蒸发的阶段,可我一进这屋,并没有闻到腐烂的味道,而是闻到了一种尸香!”我将木梳装起来,手上摆弄着小镜子。

    尸香,只有陈年不烂的僵尸身上才会散发出来的味道,跟咱们平常人吃的香油之味差不多。

    我跳了起来,冲到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一股浓郁的尸香扑鼻而来,只见床上躺着一个身上穿着古代官服,头上戴着翎羽官帽,面目栩栩如生的男性尸体,只不过它的脸上正贴着一张赤色的定咒符。

    看他身上所穿的官服,是属于大清朝的,这么算下来,它至少有一百年的历史了。

    百年僵尸,属于极阴邪物,惧怕太阳,于夜晚中能通行阴阳两界,一旦没有定咒符镇压着,是非常难对付的。

    突然,门子咣当响了一下,从外面溜进来一物,原来是个黄鼠狼。它正拖拉着一圆物,竟然是我曾在黄泉里见过那种像龟鳖,但没有头和腿脚,会蠕动的大盖子生物。

    只见黄鼠狼将“大盖子”给托到桌子下面,啃咬着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瞅我,目光中充满了警惕。

    “这黄皮子吃的是啥东西?”我问道。

    “它吃的是甲岁!”女人回答道。

    甲岁,我记得一本古书上记载着,太岁的前身就叫甲岁,当甲岁钻入土壤中,睡眠个十年八载,就会破壳而出,蜕变成肉乎乎的太岁。古书上也注明了,甲岁一般生存于地层下面万米深处的河流中,是非常难以发现的,是一种绝命毒物,会污染水源,一旦人类喝了被它污染过的水之后,容易患上恶性肿瘤,也就是癌症。

    “床上躺着的僵尸是谁?”我又问道。

    “他生前是大清朝的一位太监,名叫张世荣!”

    “什么?”我顿吃一惊,脑门上沁出了冷汗。

    女属阴,男属阳,阴阳调和,天理循环。而太监生前,身子属于阴阳杂乱之体,有违天和,活着的时候吸收了一种邪性浊气,死后容易诈尸,一旦演变成僵尸就非同一般,比普通的僵尸要厉害得多。

    可以这么说,一个百年的太监僵尸可以顶得上一个普通的千年僵尸。

    正在忧虑着的时候,我注意到女人的身体发生了怪异的变化。

    她大腿之间的那个“螃蟹”缓缓地移动了起来,先是到了肚子上,接着又继续朝上移动,经过胸膛和脖颈,最后到了脸上,覆盖代替了嘴巴,看起来就像长了一嘴毛绒绒的卷密胡须,紧接着,她的下面又慢慢长出来了男性物体。

    原来这是个色鬼。

    色鬼属于雄雌共体,生前嗜性如命,大犯色戒,通常死于交媾高潮之中,极度留恋于那种飘飘欲死的欢愉感,可以让自己的那玩意儿挪移位置,以达到随时交媾和任意角度地去做。色鬼投胎而成的人,大部分不是做了妓女,就是做了**犯,再或者就是性虐爱好者。

    眼前这个色鬼,估计是生前玩性虐游戏时被人扼住脖子给掐死的。

    “实话不想瞒,刘道长把这个坟墓给我了,条件有两个,一个是替他看护着僵尸,另一个就是杀死你!”

    说着,色鬼从地上爬了起来,胡乱地撕掉了头上的长发,露出了半截子秃瓢脑袋,脸霎时变成了青褐色,上面的那个“嘴”一下子长得老大,里面布满了倒刺一般的尖利牙齿,向我扑着咬了过来。

    “呵呵!”我冷笑着躲开,咔吧咔吧的一阵响,我将手中的小镜子给掰了,分成了好多小块。

    然后,我将每一块镜片划过我的肌肤,沾上了鲜血,朝色鬼扔了过去。

    沾血的镜片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威胁,令她躲闪后退,不敢再靠近我。

    扔着镜片的同时,我又掏出了木梳。

    其实,这柄木梳有些不同于一般的木梳,不仅是由桃木做成的,而且齿子锋利,在梳头的时候,若一个照顾不好的话,就会把头皮给刮破。

    一咬牙,我用木梳狠狠地往头上一梳,疼得我直吸冷气,嘴唇一抖一抖的,为了彰显天师风范,我硬忍着没发出叫声。

    桃木梳子沾上童子头上血,对色鬼来说,成了一把具有杀伤力的可怕武器。

    我挥舞着木梳子,身子旋转腾舞着,把色鬼给逼到了墙角。

    突然一双手冰凉的手紧紧地掐住了我的脖子,令我顿时感到窒息,身子无法再前进。

    趁这个空挡,发出凄厉惨叫,目光紧盯着我身后,满脸惊恐的色鬼从我身边快速蹿走,离开黑屋子逃跑了。

    情急之中,我赶忙咬破舌尖,喷出一大口血到手掌上,一把盖在了掐着我的脖子的手背上。

    掐着我脖子的手倏然冒起一股青烟,松开了。

    我使劲往前一跃,扭过头一看,原来是僵尸从床上下来了,它脸上的定咒符不见了。

    定咒符呢,哪儿去了?我目光扫寻,看见黄鼠狼于床沿上站立着,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爪子里正捏着一赤色的纸条,正是定咒符。

    妈的,这黄皮子,要作啥孽?

    我又看了一眼僵尸,只见它脸色煞白如敷了面粉,眼窝深陷,黑眼圈像是用墨水印上去的似的,特别浓重,两颗眼珠子空洞无神,正面无表情地冷然注视着我。我一动,它也动,总是要跳到我面前和我对立着,而且它的动作极快,完成一个动作几乎是在眨眼间,我用沾血的木梳怎么也袭击不到它。我脚下用力一蹬,像兔子一样跳起往门外冲去,它兀然一下子就挡在了门口。

    我们两个身体撞在了一起。它的身子坚硬如铁,将我磕得身体酸疼发麻,往后踉跄倒退了去,险些一屁股坐下来。

    没办法,逃不出去,只好跟它打了。

    参冥门的书籍中也有记载武功的,我练了一招飞旋踢,碗口粗的杨树能被我一脚给踢断,不是吹的,我亲自实验过,书中有告诫,飞旋踢威力太过,练成后切勿轻易使用。

    我打算把僵尸踢倒,然后借力扑向床上的黄皮子,把定咒符给夺过来。

    于是我咬牙拧腰一腾,身子起了一米多高,对僵尸使出了飞旋踢。

    然而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张世荣生前是一位武林高手,因为在决战时,被对手击碎了下体,万念俱灰之下,这才进宫做了太监,但他的一身武功还保留着。

    现在他变成了僵尸,但武功未忘,一个大龙爪探出去,捉住了我的脚踝,我能感觉到他的长指甲瞬间没进了我的肌肉之中,使得我浑身一颤,顿时没了力气,再没能忍住,像杀猪一般的嚎叫起来。

    这僵尸的指甲不同于他的身躯,沾上童子血被灼烧了,他也不觉得疼。就跟我们普通人剪指甲一样,只要未伤到皮肉,就不会觉得疼痛。

    这张世荣抓住我的腿后,高高地举起来,随着脚下一个高蹦,像用棍棒砸地一样把我抡起来摔了去。

    我的头恰好重重地磕在了一块砖头上,登时感到脑袋开了花,嗡嗡响了一阵后,没能坚持住,便晕厥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