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完本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作者:五月紫丁香 | 科幻幻想

收藏

  拥用空间和木系双系异能的林心兰被男友好闺蜜双双背叛自己,被他们下毒后送进基地实验研究所当实验体,只为来换一个月的粮食。能承受身心多重精神折磨之下,可以选择自暴,与实验的研究人员同归于尽!一夕醒过来,早已成了不国内知名朝代的另一个林月兰林月兰十八岁,九岁时被一讨水喝的道士断定——克夫!流言非起,从克夫到克双亲,再到克所有亲戚朋友,最后传成了今后会克天下。爷爷奶奶,大伯小叔等等一大堆极品亲戚,怕被克死,毅然决然与九岁的林月兰断亲绝义,把她从族谱上涂掉,让她自已单过,不孝顺父亲遵照,怯懦娘亲哭哭啼啼,弟妹更是豪无办法。九岁另过,一间进2100年,除夕夜,末世终于爆发!。

    “真是反了天了,还真敢躲!”李翠花更是气了。 克星果然是克星,竟然三翻四次都能逃过她的动作。 “李翠花,你在干什么?”林亦为厉声的喝道,“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用得着上来不是...

    “真是反了天了,还真敢躲!”李翠花更是气了。

    克星果然是克星,竟然三翻四次都能逃过她的动作。

    “李翠花,你在干什么?”林亦为厉声的喝道,“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用得着上来不是骂就是打吗?”

    对于林亦为这个里正,李翠花这个妇道人家,还是有些敬畏的。

    她眼神有点漂浮讪讪的笑道,“里正啊,不是死丫头干活偷懒嘛,我肯定得教训才行。”

    林亦为看着李翠花明显心虚的表情,冷笑道,“是吗?”

    随即又转过头看向拿着烟斗吸烟的林老三,眼底有一些怒气,“难道不是把小四丫头带回家,然后把她按到水缸里淹死?”

    里正的话一落下,跟在他后面的村民就如开水炸开了锅一般。

    这林老三和李翠花是不是太狠毒了一些,尽管小四丫头是克夫克亲的命,可到底是亲孙女,他们尽然也下的去手?

    再说了,平时小四丫头也是勤快能干的一个孩子,小小年纪,跟着父母下田,包揽家里活儿。

    如果不是出了克夫克亲这事,村里很多有儿子的人家,都打了这孩子的主意。

    当这些打主意的村民们,也是庆幸,幸亏当初他们有意与林家结亲时,被李翠花一口拦了下来,不然,有这克夫克亲命,受害的可是他们的儿,是他们。

    李翠花是个沉不气的老妇人,听着里正的话,她立马大声的辩驳道,“这丫头,竟然是去搬救兵去了?”

    林亦为脸色一沉,严肃的问道,“原来你们真打算这样做!林老三,他是你的亲孙女,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自已的亲孙女,竟然也能下得去手?”

    林亦为义正词严的喝问道,脸上的怒气显然易见。

    林老三看到里正牵着小四丫头,带着村里人要来他家的样子,就知道要遭了。

    他没有想到平时听话乖巧又懦弱的小四,竟然会从他们眼皮底下逃出去,还很精明的找到里正保命。

    “她不死,我们全家都要被她克死!”林老三没有回答,李翠花又立刻跳起来说道,“有这个祸害克星在,我林家时刻都不得安宁。这样子,还不如让她一死百了,省得害了大宗考不上秀才,四儿娶不上媳妇!”

    “荒谬!”林亦为厉声呵斥道,“林大宗自已县试时失踪,这也能怪到小四丫头头上,林四牛娶不上媳妇,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夫妻俩不肯出彩礼钱吗?这也怪到了小四丫头头上?”

    李翠花却不依不饶,她理直气壮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克星,大宗怎么会失踪?我们又怎么会没钱出彩礼钱?”

    不管怎么样,她就要把林家一切的不顺都推到林月兰身上去。

    林亦为不想理会李翠花的歪理,他问着林老三,“林老三,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林老三阴沉着脸,猛吸了几口烟,叹了一口气,道,“里正大哥,小四丫头是个克夫克亲命,我林家是没法容下她了。”

    “可你,也不能这么狠,就想让小四丫头死啊!”林亦为愤怒的道。

    “小四这个死丫头是我爹的亲孙女,传承着我林家血脉,她不死,我们就是她的亲人,那她要克的人,就是我们。”林老三的大儿子林大牛突然插话说道。

    “那你们想过没有,杀人是犯法的!”林亦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家人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我们不是打算偷偷处理这丫头的吗?”李翠花却在旁边嘀咕道,“对外宣布是意外身亡,官府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可这死丫头,竟然逃了出来。”说着,李翠花狠狠的瞪了林月兰一眼,吓得林月兰缩在林亦为后边瑟瑟发抖。

    “你……”林亦为简直无话可说了。

    李翠花说的是事实,小四丫头是林家人,只要林家人说意外死亡,就算村里人知道真相,也不会多嘴,更不会多管闲事。

    再加上小四丫头克夫克亲的名声,这林家村里的人,都是同一祖宗繁衍下来的,因此,他们也是害怕被克啊。与其担心如一天被她所克,还真不如让她死了干脆。

    “爹,我倒有个主意,既可以不让小四丫头死,又让小四丫头与林三叔一家毫无关系!”此刻,林亦为的小儿子站出来说道。

    “什么主意?”林亦为问道。

    “分家、断亲绝义!”他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