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9章 他是不是又出去找女人了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终于等到,再也没有受不了的他将车开往在了路边,下车后靠着车门,仰视着星斗紊乱的天空,呼吸的节奏着车外的很新鲜空气。良久,等心情平静下来了,他才再一次的拉大车门,下车回去。到家的时候,良久,等心情平复了,他才再一次的拉开车门,上车回家。。...

    终于,再也受不了的他将车停靠在了路边,下车靠着车门,仰望着星斗错乱的天空,呼吸着车外的新鲜空气。

    良久,等心情平复了,他才再一次的拉开车门,上车回家。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吊唁的客人都走光了,苏问心还守在灵堂中,头依靠在水晶棺上。菲菲鱼和齐彤彤则坐在她的身边,同苏问心说话。

    望着苏问心那副样子,方鸿远浅浅的叹息一声,在她的面前蹲下。齐彤彤说,“要么,你把问心劝回去睡觉吧,她到现在都还没吃饭。”

    她和菲菲鱼劝的口干舌燥的,都没能劝得动她吃饭,更不可能劝动她去睡觉。

    方鸿鸿点点,轻轻的拨开苏问心散乱的头发,细细的看着她的小脸。对上方鸿远的目光,苏问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停滞了几个小时的眼泪又扑簌扑簌的往下掉。

    “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我想妈妈。”

    “想妈妈也得吃饭。”

    “可是……”

    苏问心沙哑着嗓音,还想说什么,方鸿远突然将她拉进怀中,用力的打横将她抱起。

    “你干什么?”苏问心泪眼朦胧的问。

    “带你去吃饭。”方鸿远回。

    “我不要,我要陪妈妈。”苏问心拒绝,“我要给妈妈守灵。”

    “问心,今晚我和彤彤帮你给阿姨守灵,你总是这样身体吃不消的。”菲菲鱼急忙说。

    “听见了?今晚不用你守灵。”方鸿远强横的抱着苏问心往楼上走,很快的将她抱紧了卧室。

    保姆端来了饭菜。

    苏问心坐在床上慢慢的抱住膝盖,又将脸埋进双膝间,压根没有吃饭的打算。

    方鸿远皱了皱眉,端过果蔬汤喝了一口含在嘴中,继而将苏问心的手腕一拽,将她的脸掰出了膝盖间,嘴巴稳稳的贴上了她的唇,而后将嘴里的果蔬汤全部送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咳……”苏问心猛的被呛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她目光楚楚的望着方鸿远。

    “你是要自己吃,还是要我继续喂?”方鸿远板着脸问。

    望着他的眼神,苏问心心一慌,赶紧拿过碗筷,低着头默默的吃饭,乖巧极了。

    看着她的样子,方鸿远微微的抿了一下唇,满目怜惜的整理了一下散乱在她肩头的长发,坐到她身后拿着黑色皮筋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梳理着她的头发,而后将头发缠好。

    “方……方鸿远……”忽地,饭噎在了心口,苏问心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

    “嗯?”方鸿远浅声应。

    “谢谢、谢谢你。”苏问心垂着头回。

    方鸿远一阵沉默。

    苏问心继续道,“你今天去医院了,那个小女孩,她怎么样了?”

    “还好。”方鸿远掩饰的回。

    “我不知道现在说这些合不合适,但是我真的想告诉你,她不是我推的。当时有个人贩子,想将她抱走,我想救她,就跟人贩子抢了起来,那个人贩子抢不过,就推了我们,我没抱稳她,她就从我手里摔出去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此刻的苏问心特别不愿意被方鸿远误会自己。

    方鸿远还是沉默。

    “你相信我好不好?”说着,苏问心的眼泪又往下掉,急急的回过头看方鸿远。

    看着她的眼神,方鸿远心又是一阵柔软,“好。”

    听着他的回答,苏问心的眼泪掉的更快了。

    “别哭了,快吃饭,吃完饭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我去给妈选墓地。”方鸿远柔声哄着。

    苏问心点点头,胡乱的抹了抹眼泪,重新低下头默默的吃饭。

    ……

    墓地,选在陇山墓地,风景很好的一个地方。一捧骨灰埋葬,董晴的后事算是处理完毕了。

    下葬的那一天,苏问心久久的坐在新墓碑前不愿离开,方鸿远在陪着她。

    一日过去,时近黄昏。

    方鸿远的电话响了,他看了苏问心一眼,走到边上去接电话。听着电话,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电话,是省局的谷局长打的,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谷局长说,他在受到方鸿远委托的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要求彻查董晴服毒自杀一案。拘留所方面说,百草枯是春天的时候绿化工留下的,一直放在仓库里,前段时间清理仓库的时候,将仓库里的东西都倒腾出来放在院子中。

    董晴可能是在例行放风的时间,趁狱警不注意的时候,偷了百草枯,直接就倒进嘴里了。

    “那狱警呢?”方鸿远想了想。

    “狱警昨天出车祸死了。”谷局回。

    出车祸死了?

    这么巧?

    方鸿远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良久,他又问,“拘留所的监控呢?”

    “拘留所的院子里的那个探头坏了,那片区域没有监控得起来。”

    “也就是说,死无对证喽?”方鸿远凉凉的一笑。

    谷局揉了揉眉心,“鸿远啊,你怎么这么关注这件案子啊?”

    “因为死的是我岳母。”方鸿远回。

    “原来如此。”谷局多少有些明白。片刻,他道,“你放心,我马上派人到出事的区域任职,暗中查这个案子。”

    还是那句话,强龙难压地头蛇。

    就冲狱警出车祸,监控探头损坏这两件事情来说,关押董晴的那个拘留所一定有问题。

    可是,这群地头蛇想要瞒着上面做些什么,明着查的话,查起来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谷伯伯,我可以给你两点提示。”想了想,方鸿远又朝着苏问心看了一眼,等确定了苏问心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他走的远远的,声音压的低低的说,“你应该从蒋忠民身上查起,事件的源头,25年前的苏立鹤qiangjian案。”

    “25年前?苏立鹤qiangjian案?”谷局愣了愣。

    他真没想到,这件案子会波及到这么遥远。而且,蒋忠民以前不是A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吗?

    他好像,退休也有两年了。

    “嗯。”方鸿远点头,“苏立鹤强、奸案,当初在地方上闹的很大,但是很快的被压了下来,当事人无罪释放。而当初处理这件案子的,就是蒋忠民。”

    “你……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身为省级公安局局长的谷局,心存疑惑的问。

    方鸿远郑重的说,“等以后见面,我慢慢跟你解释。谷伯伯,我只想拜托你,这件案子一定要查明白,还有千万别波及到我妻子身上,尽量的避免让她知道。”

    “行,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情,我直接给你对接了。”谷局了然。

    方鸿远挂断了电话,遥望着在远处的苏问心,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或许,苏立鹤这个名字,董晴从来都没跟她提及过,她才无忧无虑的活了24年。

    “问心,回家了。”良久,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到苏问心的身边道。

    苏问心目光呆滞的望着董晴的坟墓,不愿意离开。

    方鸿远无奈,只得强行带她离开。

    回到家中的苏问心,在他的命令下洗了澡。洗完澡的苏问心,就这么在床上坐着,目光无神。

    “苏问心,你打算保持这个状态多久?”终于,方鸿远看不下去了,沉着脸看着她问。

    苏问心没有说话,眼眸垂的低低。

    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方鸿远眼中的怒火沸腾。苏问心吓了一跳,抬头错愕的看着他。

    他怎么会莫名奇妙的发这么大火?

    “我没能救下你妈妈。”对视苏问心错愕的眼神,方鸿远的心口疼的无法抑制。

    所以呢?

    苏问心一直对视着方鸿远,等待他的下文。

    “所以,我们婚姻的基础没了,如果你能够开心一点的话,你可以……”脱口欲出的话,戛然而止,方鸿远发现自己怎么也狠不下心,将那句话说完整。

    她嫁给他,就是想要他帮她救妈妈。

    可惜,现在不用救了,人走了。

    听着方鸿远的话,苏问心的眼眶红了,没来由的疼抽搐着她的心脏。

    终于,方鸿远将眼睛一合,握着拳头走了。

    他想说什么?

    苏问心愣愣的望着方鸿远消失的房门口,心猛的一阵抽空,目光久久的移不开。

    方鸿远一个坐在客厅中喝着闷酒,脑海中都是苏问心这几天的神情。她嫁给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救她妈妈。可是,她妈妈现在过世了,那她是不是再也没有理由和自己在一起?

    她会走吗?

    如果她要走,他有理由拦着她吗?

    似乎,并没有。

    越想,心里越难受的方鸿远,接二连三的快喝了一瓶酒。

    放她走,他舍不得,不放她走,她会不开心。

    所以,他该怎么办?

    微信声响起,他拿过手机看。是林乐发的:鸿远,你快来医院,快点。

    心,忽地的一沉,以为多多出事的方鸿远急忙出门,却不曾想,他一回头的瞬间,发现苏问心正站在窗前,对着窗外望。

    像极了渴望自由的囚鸟。

    他的心又是一阵剧痛,痛的他失去了理智,不管自己是不是喝了酒,直接坐进了驾驶室,开车离去。

    他这是又去哪里了?

    站在窗前,默默的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车,苏问心的贝齿咬上了朱唇,唇瓣在不知不觉中被咬出了血。

    他是不是,又去找女人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