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30章 答应别人的事情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红酒的后劲很大,喝了一整瓶红酒的方鸿远,到了医院的时候,只会觉得自己的头痛的像是要裂出像,他使劲地的甩甩甩,下车后去医院。几天来,多加了度过了危险期,转至了医院的几天来,多多已经渡过了危险期,转入了医院的VIP病房。。...

    红酒的后劲很大,喝了一整瓶红酒的方鸿远,到了医院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他使劲的甩甩头,下车去医院。

    几天来,多多已经渡过了危险期,转入了医院的VIP病房。

    林乐正在给多多洗脸,她见方鸿远来了,温声细语的和他打招呼,“你来了啊。”

    “什么事,这么着急着叫我。”方鸿远问。

    林乐忽然笑了,她抬手摸摸多多的脑袋,“多多,来叫爸爸。”

    “爸爸好~”一声清脆稚嫩的童音,意外的在多多张合嘴唇的时候,从喉间发出。

    方鸿远的瞳孔赫然的睁大,无尽的喜悦涌满了心头,他冲到多多的病床边蹲下,凝视着她的小脸问,“你刚才在说什么?”

    “爸爸~”多多又叫了一声。

    方鸿远欣慰的笑了。

    五天了,多多的声带终于有声音了,她不会失语了。

    他侧目望着林乐,“多多什么时候能出声的?”

    “不到一小时,我听见她能出声,就立刻给你打电话了。”林乐回。

    方鸿远心疼的将多多抱在怀中。

    多多问,“爸爸,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

    “回家啊?那得再等几天了,等我们的多多宝贝能下床走路才可以。”方鸿远温柔的回。

    多多脑积水萎缩的诱发症,不止是短暂的失语。这几天,她也没有办法正常站立。

    不过,终是有希望的。

    “鸿远,我不想在医院里待着了。”林乐沉默了片刻说。

    方鸿远不明,“多多还没好,为什么不愿意在医院了?”

    “脑积水萎缩,是要看后期的调养,这是一条漫漫长路,在医院待久了,我怕多多心里有阴影。”林乐回。

    方鸿远垂眸看多多,多多眼眸亮亮的,“爸爸,医院好闷。”

    林乐,“鸿远,你看多多,她也不想在医院待了。”

    “我再想想吧。”方鸿远想了想,“要么,等会我去问问我妈,要是可以,你先带多多去她那里住。”

    “……”林乐忽地无言,目光黯淡的些许。

    “怎么了?”方鸿远问。

    林乐摇头,笑容重新回到脸上,“听你的。”

    “那你在这里陪着多多,我去我妈那边打个招呼。”说着,方鸿远拿着车钥匙起身。

    “鸿远,你喝酒了?”忽地,林乐又急急的叫住了他。

    方鸿远微微一笑,“没事。”

    “喝酒别开车了,我怕你出事。”林乐道,“你在这里等等,喊王灿过来接你吧。”

    方鸿远,“……”

    “多多回国就是想见你,这来了还没一个小时就走了,她会不开心的,你在这里陪会多多,她一直在念叨着爸爸,我去给你洗个水果。”林乐按着方鸿远坐了回去,拿着两个苹果出了病房。

    出病房的那一瞬间,她视线微瞥,望着方鸿远的脸,眼中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明明,病房中的这两个人,才更像血亲。

    王灿来了,方鸿远让他送自己去方老夫人家。方老夫人见方鸿远回来,朝着他瞥了一眼,屁股一转,不看他。

    “噗……”方鸿远笑了出声,讨好的坐在了她的身后,帮她捶着肩膀哄着,“好了好了,太皇太后,你老人家就别生我的气了。”

    “你要不是我儿子,我才懒得管你呢。”尹美莲翻翻白眼。

    方鸿远揉肩膀揉的更勤快了,“那太皇太后,你老人家打算怎么样才能消气呢?”

    “我消气?”尹美莲脸拉的长长的,“要我消气,就得让你跟那个土鳖离婚,你干吗?”

    “那不行。”方鸿远果断的回了三个字。

    “鸿远,你到底看上她哪里?”尹美莲不明白了。

    那个女人,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身高也才160,在她眼里就是一个三等残废。

    她儿子,184,高,帅,聪明,又有钱,找什么样的找不着,要找那样档次的。

    “妈,我跟你说,我很喜欢她。”没有外人在,方鸿远拉着椅子坐在尹美莲的面前,说的认真无比。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配让你喜欢的了,要说诗涵配你还勉勉强强,那个苏问心凭什么?”在尹美莲眼中,世界上最完美的,就是她儿子方鸿远。

    “妈,你这样我就没法跟你沟通了,然后我凶你,你又委屈巴巴的。”听着尹美莲的话,方鸿远无奈极了。

    跟他一起回家的王灿,站在一旁憋笑。

    果真,在方老夫人眼中,他老板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男人。

    难怪他老板整天会被他这个妈弄到崩溃,八百年前就在外面买了房子独居。

    要是换了他,他也受不了这样的妈。

    生怕儿子一生气又翘家,尹美莲无奈的妥协,“好了嘛好了嘛,既然你喜欢她,妈就勉勉强强的接受了。但是我前提条件,她必须在三个月内怀孕,一年间生孩子,不然你以后永远别带她回家见我,我永远也不会承认她是我们方家的儿媳。”

    三个月之内怀孕?

    一年间生孩子?

    方鸿远眯了眯眼睛,尴尬的挠挠头。

    他能说,这个任务很艰巨吗?

    他到现在都没吃到他媳妇呢。

    苏问心那个样子,他下不去手。

    “你要是那么喜欢小孩,我把多多接回来陪你几天好不好?”终于逮到机会的方鸿远,赶紧转移话题。

    “不行!”尹美莲脸色一变,言辞拒绝。

    “为什么呀?多多也是你孙女啊!”方鸿远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尹美莲就不能接受林乐母女。

    当年,他之所以会将林乐母女送到加拿大安顿,就是被尹美莲逼的没办法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尹美莲不解释,强硬的态度连一丝扭转的余地都没有。

    “多多,是鸿沨哥的孩子,林乐是鸿沨哥最爱的人,二伯一家死的早,全家只留下了鸿沨哥,他是你一手带大的,你怎么舍得啊?”方鸿远耐着性子劝她。

    岂料,当他提到方鸿沨的时候,尹美莲的眼眶快速的红了,她哽咽着说,“如果不是那个克夫的东西,鸿沨会走的那么早吗?我一看见她们两个,我就会想到我那可怜的鸿沨死的有多惨,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妈,这不关嫂子的事情。”方鸿远无奈了。

    三年过去了,她对林乐的态度,还像当年那样。

    他顿了顿,握着尹美莲的手劝道,“妈,我知道你舍不得大哥,但你也不能无理取闹啊?”

    尹美莲眼泪扑簌扑簌的掉,手不停的颤抖,“我怎么是无理取闹了?当年的那场意外,如果不是鸿沨为了保护着她们母女,以鸿沨的身手,他会出事?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一定能全身而退的。而林乐倒好,你大哥死了才多久,她就变心了?她对得起鸿沨吗?”

    “妈,嫂子什么时候变心了?你别总是误会她好不好?再说了,嫂子年轻漂亮,鸿沨哥都走了三年了,她再找也是人之常情啊。”方鸿远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劝她好了。

    方鸿沨的死,是她心中解不开的结。

    “我不管,我可以接受你的妻子,只要她不作妖,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但是要我接受林乐母女,不可能,我也不准你将她带回家!”

    “可是,大哥走的时候,千叮万嘱要我们不要委屈嫂子啊!”

    尹美莲强硬的打断,“你不要再跟我提林乐了,除非我死,否则她永远别想踏进方家一步!我们方家的儿子,她那个都别想了!她要再找,滚远点找,别来惦记我们方家的儿子。”

    好吧。

    方鸿远无能为力了。

    他原以为,都过去三年了,尹美莲的火气也消了,肯定会看在方鸿沨的份上,会重新接纳林乐,可惜他想错了。

    “要是,要是多多实在没地方去,你问问你爸,看看他愿不愿意接受。”无声了很久,尹美莲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语调缓了很多。

    “我知道了。”方鸿远点头。

    他拍拍尹美莲的手,不再言语。

    ……

    从尹美莲那里离开,方鸿远满心都是心事。回到家中的他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中,握着手机发呆。

    电话,他给方一唯打了,希望他能接受林乐和多多。

    方一唯反应倒是没尹美莲激烈,只是说自己现在不在家,去西藏旅游去了。

    所以,林乐也没办法去他哪里的。

    那他要怎么安置林乐?

    他揉了揉眉心,舒了口气下车。

    ……

    七点、八点、九点、十点……

    自从方鸿远走后,苏问心就这么坐在床上,默默的看着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四个小时。

    他还没有回来。

    今晚,他应该又是出去找女人了吧?

    毕竟,这段时间忙她妈妈葬礼的事情,他一直没有出去过。像他那么喜欢玩的人,一定憋坏了吧?

    想着这会他可能在别的女人床上挥洒汗水,也不知道怎么了,苏问心的心里开始难过。

    她将自己的膝盖越抱越紧,鬼使神差的点开了手机通讯录,翻到了方鸿远的号码。

    可是,在她按拨出键的那一秒,她的手僵住了,呼吸微疼。

    协议结婚的那一天,他就跟她说过,他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妻子。那个妻子,可以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想着,她的手又默默的回收,顺手拿过了一个枕头抱在怀中,泪水在眼眶打转。

    从小妈妈就教育过她,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的。

    她答应方鸿远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的。

    她一定要逼自己做到。

    门外的汽车声惊了心,苏问心目光一怔,急忙跳下了床跑到窗前。当她看见方鸿远从车上下来,嘴角慢慢的抿,嘴角情不自禁的弯出了些许弧线。

    他……

    他竟然回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