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2章 为什么会失控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她明白,她是他的妻子,对于他的需求,她是也没理由表示拒绝的。因为,她没办法求他,等她生理期结束了了,再做那种事情。“我……”方鸿远望着苏问心怕的样子,真想狠狠地的抽自己“我……”方鸿远望着苏问心害怕的样子,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

    她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对于他的需求,她是没有理由拒绝的。所以,她只能求他,等她生理期结束了,再做那种事情。

    “我……”方鸿远望着苏问心害怕的样子,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

    方鸿远啊方鸿远,娱乐圈中那些莺莺燕燕的诱惑,你都能抵挡住,为什么会在心爱的她身上失控?

    难道,你真想qiangjian你最深爱的女人吗?

    “方鸿远……”

    “睡觉吧,我不碰你。”

    终于,心中的那团欲火被强行克制了下来,方鸿远声色低沉的打断了苏问心。

    苏问心茫然的睁开眼睛,朝着方鸿远望去。

    他的脸,冷冷的,冰冰的,是生气了么?

    “苏问心,背过身去,我不想看见你这张脸。”果真,他的眉头一皱,语调刻薄的能冻死人。

    “哦。”苏问心小声的应了一声,慢慢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翻个身背对着方鸿远。

    她感觉到,他往自己靠近,整个高大的身躯将自己包围的密不透风,他的手臂从她的头下穿过,变成了她的枕头。

    “你……”

    “别误会,我喜欢这样抱着我的女人们睡觉。”不给她开口问自己的机会,方鸿远嘴硬的断了她的猜测。

    “哦,我知道了。”苏问心紧张的将自己的小身板缩的更小了,动都不敢动一下,身怕不经意的碰到他某个部位。

    她的心在他的呼吸中乱的失了方寸。

    她明明是性冷淡的,以前蒋云帆别说这样抱着她了,亲她她都觉得胃在翻江倒海的难受。

    可是,今晚就差一步之遥她的身体就是他的了,她也没有过一点点的不适,除了紧张害怕之外,她感觉自己被他吻的舒服极了。

    难道她真像蒋云帆说的那样,她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矜持的人?

    越想越心乱的苏问心,缓缓的合上了眼睛,心逐渐沉沦在这种感觉中。

    怀中的她,一点点的熟睡,可是抱着她的方鸿远,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满脑子都是她身上的气息。

    翌日,方鸿远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怀中的她还保持着昨天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缩在他的怀里,而他的手臂已经被她枕的发麻。

    怀中的她,小脸通红,睡的格外深沉。

    为了不吵醒他,方鸿远慢慢的抽着自己的手臂。

    电话很快断线,但又在断线之后的第一瞬间打了过来。方鸿远朝着来电显示看了一眼,眼波微微一动,急忙下床走到阳台去接。

    电话,是林乐打来的。

    电话一接,他还没来得说话,那头就传来了呜咽的声音。方鸿远的心中一急,问,“怎么了?”

    “鸿远,多多不见了……”电话那头,林乐哭的嗓音嘶哑。

    方鸿远脸色大变,“怎么回事?你和多多不是在加拿大吗?”

    “不是,多多说想爸爸,我就想带她回国见你,可是一下了飞机,我就是去取个包的瞬间,回头多多就不见了。”

    方鸿远尽量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机场有广播站,找了吗?”

    “找了,没有……”林乐更加崩溃了,哭声都开始抽搐。

    “那报警了吗?”

    “报警了。”林乐哽咽着说,“鸿远,我好怕多多会不见。”

    “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机场,我就在机场,我哪里也不去。”

    “好,你在机场等我,我马上就过去。”方鸿远快速的挂断电话,顾不得多想,抓起一件外套就往跑。

    忽地,他看见在卧室门口站着的苏问心。苏问心小心翼翼的问,“你……你又出去啊……?”

    “我回来再和你说。”没时间和她解释,方鸿远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别墅,开着车冲出了院子。

    望着那远去的车子,苏问心的目光一阵失神,苦涩的低头笑笑。

    他去哪里,自己终归没有资格管的。

    她沉默的下楼,保姆已经烧好了饭。百无聊赖的她一个人吃着早餐。吃完早餐的她拿着手机缩在阳台的靠椅上,想晒一晒太阳。

    忽地,一辆玛莎拉蒂从院外而来,停进了院子中。车门一开,方老夫人尹美莲在保姆的搀扶下下了车,朝着别墅而来。

    苏问心心中一紧,急忙放下手机下楼迎接。

    “鸿远呢?”开门的第一句,尹美莲便问,她连看都不屑得看苏问心一眼,自顾自的走到她的沙发上坐下来,“去把鸿远给我叫下来。”

    “鸿……鸿远不在家……”苏问心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说话都开始结巴。

    “不在?”尹美莲的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她抬手看看手表,不悦的说,“这才七点不到,他就不在家?”

    “我……”

    “他去哪儿了啊?”尹美莲打断苏问心,又问。

    “我……我不知道……”苏问心感觉自己的手心出了汗。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尹美莲的脸她就有点害怕。

    “不知道?”尹美莲音量一提,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大变。苏问心点点头,结结巴巴的说,“我、我真不知道。”

    尹美莲骂道,“你是他妻子,他去哪里你不知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连自己的丈夫都管不住!我们方家要你这个媳妇有什么用?”

    苏问心被她骂的一愣一愣的,却不知道怎么回嘴。

    “真不知道鸿远为什么要娶你,生孩子哪个女人不能生,为什么非要你生?”尹美莲嫌弃的撇过眼睛不看苏问心,掏出了手机拨打方鸿远的电话。

    苏问心委屈的只想哭。

    她怎么知道方鸿远干什么非得娶她!

    “唉,鸿远啦,我是妈妈呀。”电话一接通,尹美莲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满脸堆满了笑容。

    也不知道方鸿远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尹美莲的脸色又变了,“什么?你说你去接谁?”

    正在开车的方鸿远揉揉眉心,“我去接林乐了,妈,没事的话我先挂了,回来再和你说。”

    说完,他快速的挂断电话,车开的飞快。

    被挂断电话的尹美莲的眉头皱了皱,十分不悦的将电话扔在了一边。苏问心勤快的倒了一杯水给尹美莲,尹美莲慢悠悠的去接。

    “啊!你想烫死我啊!”尹美莲的手刚碰到了杯身,突然一把掀翻了茶水,怒气冲冲的问。

    她茶水这么一掀,一杯滚烫的茶水全泼在了苏问心的手臂上,她被烫的心中一阵抽搐,尖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手,疼的眼泪在打转。

    保姆见状赶紧过来,想要替苏问心看伤势。

    尹美莲厉声道,“不用管她!”

    保姆吓的赶紧退到一边,却又不敢不管,“老夫人,等会先生回来,万一……”

    “回来又怎样?我是你们先生的妈妈,难不成你们先生还会为了这么一个土鳖来跟我斗气?”尹美莲不以然的打量着苏问心,“我真是,真是怎么看你,怎么来气。”

    苏问心,“……”

    “你说你到底给我儿子下了什么药,他非得娶你?娶就娶了吧,能管得住他倒罢了,可你偏偏一点用都没有,连心都不能让他收一收。”尹美莲满脑子都是方鸿远说的去接林乐那句话。

    越想,她的火气越大,将所有的火气全部发泄在了苏问心身上。

    苏问心生怕自己顶撞尹美莲惹方鸿远回来不开心,就这么低着头仍由她骂。

    “你死人啊!你不会去找鸿远啊!要是让我知道鸿远把那个克夫的东西带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尹美莲重重的拍了一下茶几,指着苏问心骂。

    “找、找人?”苏问心不明白尹美莲什么意思。

    尹美莲怒道,“立刻从这个家给我滚出去,不将鸿远找回来,你也别给我回来了!”

    “好、好。”苏问心赶紧应了一声,顾不得还在火辣辣的疼着的手腕,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别墅。

    等出了门,她才敢去看看自己的手。幸亏冬天衣服厚,她的手上只被烫出了两个小水泡,大多的热水都被衣服隔离了,没烫到手臂的皮肤。

    只是,这寒风凌冽的冬日,她要去哪里找方鸿远呢?

    ……

    终于,将车开到了机场。方鸿远车门都顾不得锁,就往机场里冲。远远的,她看见林乐在机场的休息椅上坐着,脚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鸿远……”林乐也看见了方鸿远,她冲了过去,一头扎进了方鸿远的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没事了,多多会没事的。”方鸿远不停的安慰着林乐,没办法在此刻将林乐从自己怀里推出去。

    良久,林乐渐渐冷静了下来,她主动离开了方鸿远的怀抱,擦擦眼泪,“对不起。”

    “没事的。”方鸿远安抚的笑笑,问,“好端端的在加拿大待着,怎么会想起来回国,回国为什么不事先和我打声招呼?”

    “多多说,她想你,吵着要回来见你,我想给你个惊喜,事先就没有给你打电话,可我没想到一下飞机,多多就不见了。”林乐解释,“我找了,找了好久,也报警了,可是就是没找到。鸿远,你说多多会不会不见啊?要是多多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多多不会出事的,我这就发微博,然后找些营销号、大V转发,然后再发个全城协助。”方鸿远拿出手机,快速的在繁星宇宙的管理群发了一个信息求助。林乐泪眼婆娑的问,“有用吗?”

    “应该有用,国内的媒体寻找,是最好最管用的渠道。”方鸿远冷静的回。

    失了方寸的林乐,一心信着方鸿远,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方鸿远的身上。

    “行了,警也报了,媒体也发了,你总是在这里守着也不是个事,要么你跟我回家休息一下,一有消息警方或者媒体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方鸿远道。

    “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等多多。”林乐执意道。

    “……”方鸿远沉默片刻,“那好,我就近给你找个酒店,你先住下。”

    “我……”

    “别拒绝了,听话,你要是倒下了,多多怎么办?你放心,找多多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一定把多多给你带回来。”方鸿远耐心的劝林乐。

    林乐深深的望着方鸿远,良久,她终于点头,“那你有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啊。”

    “行。”方鸿远应,转身提起林乐的行李,手轻轻的搭在她的后背,带着她出了机场。

    机场附近最近的一家酒店,方鸿远终于将林乐安顿下来。进了客房的林乐就这么坐在窗口,一直默默的凝望着机场的方向,眼睛都哭肿了。

    “你先休息一下,倒倒时差,醒来之后记得叫服务员送点吃的上来。我先去找多多,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联系你。”方鸿远将行李放好,转身之前,又不放心的嘱托道。

    说完,他转身。

    转身瞬间,林乐突然急急的朝着他看来,叫住了他,“鸿远。”

    “什么事?”方鸿远背对着林乐问。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多多不见了,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林乐噙着眼泪,期待的问。

    “多多不会不见。”方鸿远坚定的说。

    “可是……”林乐欲言又止。

    “当然。”方鸿远回头,冲着林乐微微一笑。

    听着方鸿远的回答,林乐也噙着眼泪笑了。

    “休息吧,记得吃饭。”方鸿远又叮嘱了一声,而后在林乐的目光下关上了门。

    他坐到车上的第一秒钟,立刻掏出了手机,翻开网上各个大V营销号的转发信息,一个个评论翻,生怕错过了一条关于多多的消息。

    ……

    苏问心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茫然的不知何去何从。她出来的太急,连手机都忘记了带。

    她不知道去哪里能找到方鸿远,只好去了他经常提起的蓝调。蓝调的服务生说,方鸿远今天没过来。

    没来蓝调,他又能去哪里呢?

    她不知道,也找不到,更不敢回家。

    她只要一低头看见自己手上被烫伤的水泡,就能想到尹美莲发飙的样子,她害怕。

    在机场附近找了一天,微博也翻了一天,一点多多的消息都没有。渐渐天黑了,方鸿远才带着满身的疲惫回了家中。

    刚进了门,保姆便急急的围了上来,“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太太呢?”开口的第一句话,方鸿远就问苏问心在干什么。保姆程姨急急的说,“太太被老夫人撵走了。”

    “什么?”方鸿远脸色变了,“怎么回事?”

    “老夫人早上过来找不到你,将所有的火气都发在了太太身上,她要太太出去找你,找不到你不准回来。”

    方鸿远,“……”

    “先生,太太走的时候,钱包、手机都没带,甚至外套都没穿,这都七点了,外面那么冷……”程姨又补充了一句。

    方鸿远再也听不下去,他不等程姨说完,再度冲出了别墅,疯狂的开着车到处寻找。

    该死的,这么冷的天,手机钱包都不带,外套也不穿,她能去哪里?

    找了太多的街头,都没有找到苏问心的身心,方鸿远将车停靠在了路边,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

    长舒了一口气,他继续开车着沿街寻找。

    八点、九点、十点……

    方鸿远一边打电话给家里问程姨苏问心有没有回家,一边开车在街头找苏问心,每每程姨都说太太还没回家。

    方鸿远的头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

    她会去哪里找自己?

    不停的在脑海中搜索关于他们的一切,方鸿雁突然灵机一动,将车调转个方向往蓝调飞奔。

    这些天和她在一起,他提到最多的就是蓝调。她要是找自己,最可能的地方就是去蓝调。

    果真,他的车刚开进了蓝调附近,远远的就看见衣着单薄的苏问心坐在蓝调外面的绿化带上,不停的望着蓝调大门形形色色的客人。

    “苏、问、心!”停好车的方鸿远忍无可忍的冲到了苏问心的面前。

    当苏问心看见眼前的人时,冻僵的小脸突然浮上了一丝笑意,“你、你终于来啦!”

    “你傻的么!”方鸿远对着苏问心咆哮出声。

    苏问心愣愣的望着他,片刻急忙回神,急急的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来蓝调找你的……”

    话说着,突然而来温暖包裹满了她的身心,她抬头错愕的望着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肩膀上的方鸿远,言语突然停滞。

    “谁要你出来找我的?”方鸿远即愤怒又心疼的问。

    “我……”苏问心吞吞吐吐的没有说话。

    “回家。”方鸿远一把抓上了苏问心的手。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么一抓,苏问心的手突然缩的回去,压抑的痛哼了一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