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8章 他舍不得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上午过去的,到了上午,前去吊祭的人少了些许。苏问心跪在水晶棺边上,守着董晴不愿吃饭时。方鸿远不明白怎么办是好。林乐又来信息了,希望能他上医院看多加。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分方鸿远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上午过去,到了下午,前来吊唁的人少了些许。苏问心跪在水晶棺边上,守着董晴不肯吃饭。

    方鸿远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林乐又来信息了,希望他上医院看多多。

    他感觉,自己有点分身乏术。

    这会儿要他走,他放心不下苏问心。可多多还躺在医院里,他做不到对多多不闻不问。

    一辆出租车在别墅外停了下来,齐彤彤和菲菲鱼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见了一身黑披着孝布正在守孝的苏问心。

    齐彤彤急忙喊了一声,“问心!”

    苏问心目光呆滞,并没有听见人喊她。方鸿远急忙瞥眼,朝着齐彤彤和菲菲鱼看去。

    菲菲鱼和齐彤彤没有看方鸿远,而是冲到了苏问心的身边,焦急的问,“问心,怎么回事?”

    “菲菲,彤彤……”终于,苏问心在呼喊中回神,她红着眼眶,眼泪再度蔓延。

    “别急别急,慢慢说。”菲菲鱼心疼的哄她。

    苏问心哭的心肝脾肺肾都在疼,“我妈,我妈不在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

    见问了半天也问不出来,菲菲鱼一急,将苏问心一把按进了怀中,心疼的抱着她的脑袋。

    倒是齐彤彤向来冷静一点,她朝着方鸿远望去。方鸿远冲着齐彤彤微微颔首,算是打了声招呼。

    “你……你是方鸿远……?”齐彤彤猜测。

    方鸿远点头,“我是。”

    “……”齐彤彤一阵沉默。

    这个方鸿远,她知道,是她们公司那个狗策划余天的朋友。可是,却没想到,这个方鸿远会是苏问心闪婚的丈夫。她刚开始听苏问心说的时候,还以为是撞名了。

    “董阿姨,到底是怎么回事。”良久,齐彤彤收敛了一下心神问。

    方鸿远看了苏问心一眼,将齐彤彤叫到了一边,将这董晴的事情基本告诉了她。

    “这个死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们呢?”齐彤彤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她可真能装。

    苏问心在菲菲鱼的安抚下,情绪渐渐的好转了不少。她抬头朝着方鸿远和齐彤彤望去,好奇他们在一旁说什么。

    “问心,我去一下医院,让你两个闺蜜陪你一会好不好?”方鸿远走回苏问心身边,柔声询问她。

    苏问心咬唇,点点头。

    方鸿远抬头揉揉苏问心的发丝,回头对王灿说,“你留下,帮忙接待一下前来吊唁的客人,我去医院,晚上就回来。”

    说完,他自己开着车,去了医院。

    等他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林乐正坐在多多的病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眼睛哭的红肿。

    听见了声音,她微微回头,朝着方鸿远看来,泪光又在闪烁。

    “多多……”方鸿远犹豫了一下,问,“多多醒来了吗?”

    “醒过来一次,很快的又睡了。”林乐哽咽着回。

    方鸿远沉默,他默默的走到病床边坐下,指尖轻轻的在小人儿的额头上摸了摸,抑制着痛苦道,“多多,是爸爸对不起你。”

    “鸿远……”听着方鸿远的话,林乐心痛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你要护着她,明明是她!”

    “我了解她,她没那么大胆子伤害多多。”方鸿远坚定的回。

    林乐噙着泪反问,“可是,当时现场就她一个人,你告诉我不是她是谁?”

    方鸿远又沉默了,良久他道,“我相信她。”

    “鸿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多多她还没渡过危险期,你却一口一个维护伤害她的人,你还是她爸爸吗?”林乐一跃而起,冲着方鸿远吼了出声。

    “你冷静一点。”方鸿远看向林乐,“我说过,如果凶手真是她,一切问题向着我来。”

    “你这是……这是要包庇她……?”林乐难以置信的说。

    方鸿远回,“是不是包庇,还不好说,一切要等警方的结论。”

    “警方的结论?呵呵,警方的结论?”林乐嘲弄的笑着,摇摇晃晃的坐在了椅子上,泪又湿了双颊。

    上午,警方来过了,跟她说事发的路段,监控正在维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谁都不知道。

    “她是你什么人?”片刻,林乐擦擦眼泪问。

    方鸿远错开了林乐的目光,“她是我妻子。”

    “妻、妻子?”一瞬间,林乐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不够用了。

    难怪,他会这么袒护她。

    他这是什么时候结的婚,为什么她一点消息都没有?

    感情说到底,那个女人才是他最亲密无间的人,她和多多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多多,我会给她请最好的医生,明天秦教授参加完一个学术研讨会,会从欧洲飞回A市,来给多多治病。”望着林乐的样子,方鸿远只能一声叹息。

    “不、不用了……”林乐面色苍白的将方鸿远从多多的病床边推开,她握着多多的小手,低声的哽咽着,“我们,我们是外人,怎敢让你劳心费神!”

    “谁说的!”林乐的一言,方鸿远也心痛了,“我答应过鸿沨哥,照顾你们母女一辈子……”

    “你别给我提鸿沨!”突然,林乐歇斯底里的咆哮出声。

    “嫂子……”

    “我不是你嫂子!”又一次的,林乐咆哮着打算了方鸿远的话,眼泪像是怎么也流不干似的。

    方鸿远无声的望着林乐的侧脸,不知道怎么跟林乐说话。

    良久,林乐背对着方鸿远说,“鸿沨如果在世,不会让我和多多受这份委屈。”

    “对不起。”方鸿远叹息道。

    确实,方鸿沨当年很疼林乐,如果方鸿沨还在世,他确实不会让林乐受这份委屈。

    可是,要他将苏问心交出去,他舍不得。

    更何况,苏问心刚失去了母亲,痛苦不会少于林乐。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又不是我的谁,你维护你妻子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林乐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发颤的嗓音,顿了一下,继续道,“但是,多多也是我的女儿,我也会保护她到底。”

    方鸿远,“……”

    “如果多多醒过来,我可以看在你的份上,不追究你妻子的责任。但是如果多多醒不过来,我不会放过她的。”

    “谢谢。”方鸿远歉意的回,“我会请人不惜一切代价的救多多。”

    “好。”林乐应,嗓音中多了太多太多的疏离。方鸿远默默的伸手,搭在林乐的肩膀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感觉到,林乐的身体在颤抖。

    “嫂子……”

    “不要叫我嫂子。”

    想再开口跟她说话,可是一张嘴,又被她打断。方鸿远垂了垂眼眸,慢慢的收回了手。

    他苦涩一笑,转身。

    “鸿远!”忽地,林乐在方鸿远出门的那一瞬间叫住了他。方鸿远急忙回头看林乐。

    林乐也调过了头看他。

    “什么事?”方鸿远问。

    望着方鸿远许久,林乐面色苍白的望着他,眸中有期待又有害怕,“你、你还会给多多当爸爸吗?我怕多多要是醒来,她的爸爸就不再是她的爸爸,她会哭闹。”

    “当然,如果多多愿意,可以喊一辈子。”方鸿远点头。

    “呵……”听着方鸿远的回答,林乐噙着眼泪笑了。她低头,握着多多的小手,心疼的吻了吻。

    方鸿远道,“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上来,再去叫个护工跟你换一下,你24小时守着多多,太累了。”

    说完,他在林乐的目光下出了病房,沿着悠长的走廊慢慢的走着,满脑子都是方鸿沨过世的时候嘱托他的话。

    他说:“鸿远,我不在了,多多和你嫂子,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千万别让她们受委屈。”

    他是怎么回的?

    他说,“好,我一定好好照顾他们母女俩,一辈子,不让她们受委屈。”

    默默的想,默默的疼,方鸿远走到安全通道的窗口前,望着远方奔流车流,缓缓的合上了眼睛,痛楚无以言表。

    当年,他还是个脑瘫儿的时候,是他的堂哥方鸿沨整天带着他做康复训练,从他能迈出第一步到后来跟正常人无任何区别,再到更后来的散打训练,都是他亲手教的。

    如果没有方鸿沨,他不可能恢复的那么快那么好。

    方鸿沨去世的那一年,多多刚开始学说话,她整天‘爸爸’‘爸爸’的要,日夜哭闹。

    后来没办法,他就让多多叫自己为爸爸,这一叫就叫到了现在,如今的多多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别的爸爸,只以为自己是她的亲生父亲。

    而他,这么些年,也一直将多多当做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他对多多也是万般不舍,他看见多多躺在床上戴着氧气机,头部变大了许多,他的心几乎疼的快碎了。

    可是,如果要他将苏问心交出去,那就是三个字:不可能。

    他舍不得。

    所以,他宁愿林乐怪自己。

    ……

    一直在医院陪林乐到了九点多钟,方鸿远才从医院中离开。中间,多多有醒来一次,意识清醒了不少,看见方鸿远在会伸出小手给他,方鸿远心疼的坐在床边,给多多讲故事。

    多多醒来了两个多小时。

    这本来是一件很开行的事情。

    可是,令人心痛的是,醒来后的多多,一句话都说不了。尽管每次她都张大嘴巴想跟方鸿远说些什么,最终也没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多多目前的主治医生看了多多的情况,将方鸿远叫到了一边,初步诊断是:脑积水萎缩。

    脑积水萎缩,主要得看清醒后的诱发症,幸运的话可能诱发症很小,严重的话导致瘫痪、失语、残疾、痴呆一切等等都有可能。

    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祈祷保佑多多脑积水过后的诱发症不要太大。他自己小时候就是个中度脑瘫儿,知道残疾人的痛苦。残疾人,若是遇到了一个好的家庭,或许会很幸运,但是遇到一个不好的家庭,生身父母都可能将亲生将他掐死在手中。

    车缓慢的开着,方鸿远的脑子乱成了一锅浆糊,满脑子都是多多的病情、苏问心的泪光,还有童年时掐向自己脖子的那双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