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7章 我看谁敢烧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的,他但是没回她信息。林乐身子一软,重重的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下,停滞不前的泪水又在眼眶汹涌。方鸿沨离世后的五年,这是方鸿远第一次也没能及时的回她的短信。心里想林乐身子一软,重重的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下,停滞的泪水又在眼眶涌动。方鸿沨去世后的三年,这是方鸿远第一次没有及时的回她的短信。。...

    又是十分钟过去,他还是没回她信息。

    林乐身子一软,重重的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下,停滞的泪水又在眼眶涌动。方鸿沨去世后的三年,这是方鸿远第一次没有及时的回她的短信。

    想着刚才方鸿远护那个女人的样子,死死的握着手机,痛苦的合上了眼睛。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急忙翻开信息。

    短信是方鸿远发的,他说:对不起,我暂时有事走不开,我明天晚上来看你。

    看着短信,她的眼泪落的更快。

    ……

    偌大的别墅中,建起了灵堂,巨大的‘奠’字摆在了客厅中,苏问心目光呆滞的望着方鸿远,看着他指挥着人摆灵堂,安置她母亲的遗体。

    消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传的那么快,灵堂刚摆上不久,就陆陆续续的有人送来送花圈,吊唁她的母亲。

    望着那些陌生的脸,苏问心不知道作何反应,是方鸿远带着她一一鞠躬回礼。

    “方老夫人到!”突然,在丧礼司仪的一声喊声中,玛莎拉蒂停在了别墅外,尹美莲在人的搀扶下,沉着脸走进了院子中。

    当看到尹美莲的时候,苏问心本能的哆嗦了一下,方鸿远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

    她回头朝着方鸿远看了一眼,对上了他的眼神。一瞬间,在看到他的眼神时,心里那恐惧被压了下来。

    “鸿远,你这什么意思?”尹美莲走到灵堂里,寒着脸看方鸿远。

    方鸿远没有说话。

    尹美莲厌恶说,“我们方家又没人去世,你在这里摆什么灵堂?要摆,回她自己家摆去,晦气!”

    方鸿远还是没说话。

    “来人,把灵堂给我拆了,花圈都扔了!”见方鸿远不说话,尹美莲的声音更大了,转身对着她带来的几个人说。

    她的话音刚落,那几个人就要开始搬花圈拆灵堂。其中还有一个朝着放着董晴尸体的水晶棺而来。

    苏问心慌了,一把扑到了水晶棺上,嗓音嘶哑的说,“我不准你们碰我妈妈。”

    “把她给我拉开!”尹美莲气势汹汹的说。那人得了尹美莲的话,伸手就去拉苏问心。

    苏问心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抬着花圈往外走,将水晶棺护的更紧了。

    尹美莲斜眼看着苏问心,嘴角浮出一抹狠毒的笑容,“臭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在方家摆灵堂,鸿远,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这里所有晦气的东西,都给我搬走烧掉!”

    “我看谁敢烧!”终于,方鸿远拳头一握,朝着尹美莲望去。尹美莲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望着方鸿远,“鸿远,你在说什么呀!”

    “东西怎么拿走的,给我怎么放回去。”方鸿远声色低沉说,“三分钟之内,恢复原状。”

    尹美莲拧了拧眉。

    “王灿,计时。”方鸿远朝着在一旁帮忙招待客人的王灿说。

    王灿点点头,拿出秒表看时间。

    抬花圈的众人脸色僵硬的朝着尹美莲望去。

    尹美莲痛心的说,“鸿远,你是我们方家的人啊!”

    “她也是你方家的儿媳我的妻子!”方鸿远怒气冲冲的回,“我的岳母去世了,在家里摆个灵堂怎么了?你这是在打谁的脸?”

    “鸿远,我不是那个意思……”听着方鸿远的话,尹美莲慌了,急忙解释。

    “三分钟,立刻归复原位!”方鸿远压抑着怒火,重复了一遍。

    “老夫人……”那群人不敢违抗方鸿远的话,也不敢不听尹美莲的。他们僵在当下,朝着尹美莲望去。

    和方鸿远对视良久,尹美莲的眼眶红了,她对着方鸿远道,“刚送走一个克夫的玩意,又迎来这么一个晦气鬼,我这都是什么命啊!”

    方鸿远面色冷冷的没有说话。

    “放回去!”尹美莲目光,噙着泪水冲着她带来的那群人吼了一声,脸色苍白。

    那群人赶紧将刚才搬走的花圈一一的放回原位。

    方鸿远冷漠的扫了那一群人,默默的走到苏问心的面前将她扶了起来。他双手捧着她的脸,轻轻的擦了擦她的眼泪。

    苏问心望着方鸿远,刚刚擦干的眼泪又蜂拥而下,全部滴到了他的手指上。

    “别哭,没事。”方鸿远心疼的说,“没人敢动你妈妈。”

    苏问心用力的点点头。

    方鸿远轻轻的拥着她的胳膊,将她带回了原位,继续向前来吊唁的人回礼。

    ……

    合租公寓中,菲菲鱼正在化妆,马上她直播的时间就要到了,她要将自己画的看起来清纯一点。

    嗯,清纯人气女主播菲菲鱼,这就是她的职业,虽然她本性一点都不清纯。

    齐彤彤则拿着笔记本和数绘板坐在阳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画稿子。

    两个宅女,日子过得悠然自得。

    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彤彤,你开下门,我直播时间快到了。”菲菲鱼转头朝着齐彤彤喊了一声。

    “哦。”齐彤彤急忙放下手中的数绘笔,跑到门边透过猫眼看着外面。门外,是一个老人,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样子,两鬓间都是白霜。

    这个人,她不认识。

    但是毕竟是老人,齐彤彤也没想那么多,拉开门问,“你找谁呀?”

    “请问,苏问心住在这里吗?”老人问。

    “你找问心?”齐彤彤上下打量着老人,他的眉眼依稀的跟苏问心有几份相似。齐彤彤敛了敛眉,“你是?”

    “我是问心的父……我是问心的伯伯。”老人的话说了一半,生硬的停了一下,改口道。

    “那请进来吧。”问明了身份,齐彤彤才开了铁栏门,将老人放进了屋里。

    她倒了一杯水给老人,请老人坐在了沙发上。

    很明显,老人看起来有点紧张,他四处的打量着这个房子,像是在寻找什么。

    “问心不住这里,她半年前就搬出去了。”很轻易的猜出了老人在找什么,齐彤彤道。

    “那问心现在住在哪里?”老人又问。

    “你……真是问心的伯伯啊?”齐彤彤确认性的又问了一句,“那我怎么没听问心提过你啊?”

    她、菲菲鱼,和苏问心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些年苏问心只告诉她们,她只有一个妈妈,其它再也没有亲人了。

    老人点点头,“我叫苏立鹤,是问心的伯伯,请问你们,哪里可以找到问心啊。”

    “这……”齐彤彤想了半天,留了个心眼,“问心半年前搬走了,现在在住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要么你将你的地址留给我,等我下次见到她,把你的地址给她,让她自己和你联系。”

    “好,有笔和纸吗?”苏立鹤问。

    齐彤彤点头,转身去屋里拿了一张便签和一支中性笔。苏立鹤握笔的手有些哆嗦,一笔一划的写上了地址和手机号码。

    他堆满了笑容,将便签和笔还给了齐彤彤。

    齐彤彤笑,“等我见到问心,一定跟她说。”

    “那谢谢了。”苏立鹤站了起来,朝着齐彤彤鞠了一躬。

    齐彤彤被他突然行的大礼吓 一跳。

    可是她还没反应过来,苏立鹤失落的转身,默默的出了公寓。

    一阵疑云,快速的涌上了心头,齐彤彤走到菲菲鱼的房间门口敲敲门。菲菲鱼直播刚开始,她跟粉丝们打了声招呼,回头看着推门进来的齐彤彤问,“有事吗?”

    “刚才有个老人,找问心,说是她的伯伯,我感觉这个人有点可疑,就让他留个地址给我,喏,就是这个。”齐彤彤说。

    菲菲鱼接过便签,看了看,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苏问心从来都没提过自己有个伯伯。

    “要么,你发挥一下你洛阳铲的余热,挖挖看,能不能挖出这个叫苏立鹤的到底是个什么来路,问心太迷糊了,不搞清楚万一给人骗了。”齐彤彤担忧道。

    “行。”菲菲想也没想的应了下来。

    网络挖坟这事她在行。

    “我去给问心打个电话,叫她晚上来我们这里一趟。”齐彤彤想了想,又说。

    菲菲鱼点头,回头朝着电脑看了一眼。她裂开嘴笑,“她们喊你去跟她们打个招呼呢。”

    齐彤彤笑了笑,弯腰对着摄像头招了招手,“亲爱的宝贝们,让你们的小鱼鱼陪你们吧,我出去有事了。”

    呕!

    菲菲鱼吐。

    还小鱼鱼,这货明知道自己的本性,能不能不恶心她?

    她背对着摄像头翻翻白眼,可身子一转,立马换了一副面孔,脸上全是温柔甜美的笑意,声音甜的像五芳斋的蜜枣粽,立马进入了清楚女主播的工作状态。

    门外,齐彤彤快速的翻着通讯录,找出苏问心的电话拨了过去。等了很长时间,苏问心在按了接听键。

    “喂,彤彤,什么事?”电话一接通,那头传来苏问心沙哑的声音。齐彤彤的眉头皱了皱,“问心,你声音怎么了?”

    “没、没怎么……”

    齐彤彤急急的问,“不对,你在哭,你怎么了?”

    “彤彤,我妈妈过世了。”忽地,苏问心对着电话哭了起来,压抑的哭声让人心碎。

    “怎么回事!”齐彤彤脸色大变。

    苏问心没有任何力气回她,呜咽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从听筒传来。

    “你把地址给我,我和菲菲马上过去找你。”说完,齐彤彤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她顾不得现在是菲菲的工作时间,也顾不得和菲菲鱼打招呼,直接推开了她的房门。

    正在唱歌给粉丝听的菲菲鱼吓了一跳,声音戛然而止,不解的回头望去,“怎么了?”

    “董阿姨过世了,我们过去看看。”齐彤彤说。

    一言,菲菲鱼的脸色也变了,她急忙对着麦克风说,“对不起各位小伙伴,我闺蜜的妈妈去世了,我现在得立刻赶过去,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

    说完,她快速的关掉电脑,将身上的萝莉装换掉,换了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跟齐彤彤一起朝着苏问心发来的地址飞奔而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