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6章 拘留所为什么会有百草枯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什么?”正接电话的方鸿远,听着王灿的话,脸色突然大变,目光下意识的朝着苏问心望了过去的。苏问心还被林乐揪在手里推来推去,孤独无助的像一只狂风中的蚂蚁一样孱弱。但是苏问心还被林乐揪在手里推来推去,无助的像一只狂风中的蚂蚁一样弱小。。...

    “什么?”正在接电话的方鸿远,听着王灿的话,脸色突然大变,目光下意识的朝着苏问心望了过去。

    苏问心还被林乐揪在手里推来推去,无助的像一只狂风中的蚂蚁一样弱小。

    可是,方鸿远却没有心思去解救他,确认性的问王灿,“你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电话那头,传来王灿的声音,“方总,我按照你的吩咐,今天早上去拘留所提人,可是等提人的时候,拘留所的人告诉我,董晴服毒自杀了。”

    “死了吗?”方鸿远急急的追问。

    “目前还不太清楚,可是服用的是百草枯,一整瓶,救活的希望不大。”王灿无奈的回。

    方鸿远的手一垂,再次无力的靠在了墙壁上。

    百草枯,俗称死神之药,几乎一瓶盖下去人就不用抢救了,必死无疑。而董晴,喝了整整一瓶百草枯。

    她这是抱着必死之心喝的药啊!

    为什么董晴就不能等一等他,他马上就能带她出来跟苏问心母女团聚了啊!

    现在,他要怎么跟苏问心交代?

    那边,林乐还在疯狂的索要,整个人像是恨不得将苏问心推下窗户摔死一了百了。

    “够了!”终于,忍无可忍的方鸿远咆哮出声。

    林乐的脸色一僵,朝着方鸿远望去。方鸿远侧目也望着他们。苏问心则垂着头,谁都不敢看。

    “鸿远,是她害的,是她害的多多……”

    林乐的话还没说完,方鸿远突然冲了过去,他拽着苏问心的手腕,一把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林乐错愕的看着方鸿远,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多多出了什么事,我给她抵命。”方鸿远冲着林乐声色低沉的说了一句,而后拉着苏问心的手腕,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医院。

    “不是我,不是我……”坐上车的时候,苏问心还在害怕的复述着,“我只是想救她,只是想救她而已啊!”

    方鸿远沉默。

    苏问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急切的说,“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推的。”

    方鸿远还是没有说话,而是伸出了手,满眼疼惜的拢了拢她的耳边鬓发。

    “你相信我?”对视方鸿远的眼神,苏问心喃喃的问。

    方鸿远张了张嘴,刚要说话,苏问心的电话响了。她抹抹眼泪去接电话,“喂,李警官啊。”

    李警官沉重的说,“苏问心,你母亲服毒自杀了。”

    “什么?”苏问心的眼睛赫然睁大,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李警官道,“你母亲现在在东城医院,还有一息尚存,你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说着,李警官叹息一声,挂断了电话。

    苏问心的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眼睛睁的圆圆的,眼泪顷刻间如暴雨而下。

    王灿发了一条信息给方鸿远,信息上写着:东城医院。

    方鸿远再也顾不得其它,一脚油门,飞快的朝着东城医院而去。

    氧气管插在鼻孔,吊着那一口气,在没有见到苏问心之前,董晴死都不愿闭上眼睛。

    忽地,病房的门被撞开,苏问心冲到董晴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眼泪滚滚而下。

    “妈妈,你别吓我,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妈妈,你说过的,你要长命百岁的,你说过不让我一个孤孤单单的。”

    “妈妈,你醒醒啊,醒醒啊,你看看我,快看看我,你不能骗我的,你说过要陪着我变老的。”

    颤抖的哭腔,一声声的喊着,声声皆揉碎人的心房。方鸿远站在苏问心的身后,心也疼的发麻,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苏问心是好。

    如果他能早一点办好保释手续,那该多好?

    躺在床上一息尚存的董晴,回光返照的动了一下手,拼命的张合着唇。苏问心反复的将她的握紧,哽咽道,“妈妈,你忍着,我给你去喊医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问……问心……妈妈……妈妈爱你……”董晴反手将苏问心的手一握,断断续续的说。

    听着董晴的话,苏问心的眼泪掉的更快,她拼命的点头,“我知道,妈妈,我也爱你,妈妈,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董晴疲惫的摇摇头,朝着方鸿远望去。方鸿远急忙在床边蹲下,在董晴渴望的眼神中喊了一声,“妈。”

    泪水,悄然的顺着董晴的眼角滑落。她艰难的握着苏问心的手,放在了方鸿远的手中,“秘密,不要说,不要、不要让她知道,永远、永远的埋葬。”

    “好。”方鸿远抿唇,点点头。

    不说,永远不说。

    “谢、谢谢……”听见方鸿远的回答,了却了遗憾的董晴,眼眸缓缓的合。

    “妈妈,你不要闭眼,不要闭上眼睛,你睁开眼睛看看我!”苏问心慌乱的扑倒董晴的身上,使劲的摇晃着她的身体。

    明明,前几天看她,还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能好好的跟她说话。

    心率检测仪响了,快速的跳动的一下,归复成了一条线,眼角还挂着泪水的董晴停滞了呼吸。

    “医生!医生!”苏问心崩溃的喊,“快来救我妈妈,快点救救我妈妈!”

    “苏小姐,请节哀。”跟过来的李警官一阵不忍,叹息着劝。

    “我不,我妈妈不会离开我的!”苏问心疯了一般,推开前来劝她的李警官,疯狂的往外冲。

    方鸿远心一横,反手抓住了苏问心的手腕。苏问心失控一样的甩开他的手,冲他咆哮道,“你别碰我!你不是说过我妈妈会没事的吗?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不能怪方总,方总已经给她办了保释手续,原本今天她就可以出来跟你团聚了,谁能想到她会喝药自杀。”见苏问心将火气撒到方鸿远身上,王灿不乐意了。

    原本,她今天就可以出来和自己团聚了?

    听着王灿的话,苏问心一个踉跄,泪眼朦胧的回头朝着好像是睡着的董晴的望去。

    泪水再次像断了线的珠子。

    “为什么呀?”她压抑的哭,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她。

    方鸿远低声叹息,走到苏问心面前,轻轻的将她按在了心口。靠在方鸿远的心口,苏问心哭的连气都不够喘了。

    “我……我不想当孤儿……”

    她从小就不知道爸爸是谁,和妈妈相依为命长大。虽然她没有爸爸,但是妈妈给了她很多的爱。

    所以,没有爸爸她也很幸福。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妈妈分开。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无声良久,方鸿远轻轻的承诺。可是,他的这一句话,苏问心完全听不进去,推开了方鸿远跌跌撞撞的回头,就这么趴在董晴的心口,眷恋着她身上的最后一丝温度。

    李警官想了想上前,刚想说什么。方鸿远突然目光一冷,朝着李警官望去。

    “节哀吧。”李警官叹息道。

    “节哀?节什么哀?”方鸿远凉凉的反问。

    “方总……”

    方鸿远完全不给李警官解释的机会,直接将疑惑点中了他们的要害,“拘留所,为什么会有百草枯?”

    “这……”这一言,李警官说不出话了。

    苏问心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错愕的回头望着他们。

    方鸿远后退两步,退到她的身边,紧紧的将她护在怀中,轻声的问,“问心,需要给你妈妈做个尸检吗?”

    “你、你、你……”千万种疑惑在苏问心的眼中汇聚,她对视着方鸿远,艰涩的说,“你是说,我妈妈的死,有问题。”

    方鸿远点点头,“想不想还妈一个公道?”

    苏问心唇瓣咬的紧紧的。

    李警官的脸色也涨的铁青,一句话也不敢说。

    “王灿,去给省局的谷局长打个电话,就说请他彻查此案,请他立刻封锁关押我妈的拘留所。我妈的尸体,让人送到法医中心,请孙局亲自检。”这些天,方鸿远一直在担心董晴的安全,所以在苏问心求助他的第一时间就开始着手办理保释的事情。

    奈何,小鬼难缠,就算他省里中央都有关系,也架不住地方上百般阻挠,一直被缠了十来天,保释的事情才办妥。

    他原以为,就这几天,应该不会出事的。可是,他真的低估蒋忠民的恶毒了。

    当年,他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能下得去毒手,何况别人?

    王灿凝重的点点头,“好的。”

    “等等!”突然,苏问心急急的喊了一声。方鸿远满眼疼惜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不想让人在我妈妈的身上动刀子,不想……”苏问心面色惨白惨白的,无力的凝噎着。

    尸检,是要将尸体开膛破腹甚至尸身全解。

    她没办法想象她妈妈在手术刀下被解体的样子,那样比宛她的心还难受。

    方鸿远突然沉默。

    良久,他点头,“好,不尸检。”

    方鸿远一言,苏问心再度泪如雨下。他轻轻的擦了擦苏问心的眼泪,温声道,“我们把她带回家好不好?”

    “带回家?”苏问心愣愣的看着方鸿远。

    回哪个家?

    ……

    重症监护室外,林乐守着多多,满脑子都是方鸿远刚才说的话。

    他说,如果多多出事,他给她抵命。

    那么,他为什么要维护哪个女人?

    明明,是她将多多害成这样。

    这么多年来,没见过他极力的维护过谁。除了她自己,她这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的护着一个人,眼神就像是老鹰护小鸡。

    所以,她去加拿大的这段时间,到底错过了什么事情?

    那个女人,是谁?

    默默的想,她掏出了手机,快速的编辑着短信,给方鸿远发了过去:鸿远,你在哪里?

    信息发过去过了十分钟,也不见有人回她,林乐又编辑了一条信息:鸿远,多多还在昏迷,我一个人在医院很害怕,你能不能过来陪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