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5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这个东西,苏问心见过,她不小心看见了菲菲鱼逛情趣网站的时候看见了的,是一种自.慰器。他面目狰狞的笑着,拿着那东西向着她而来,放低了声音说,“问心,我让你尝一尝不像的感觉他狰狞的笑着,拿着那东西向着她而来,压低了声音说,“问心,我让你尝尝不一样的感觉,好不好?”。...

    这个东西,苏问心见过,她不小心看见菲菲鱼逛情趣网站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种自.慰器。

    他狰狞的笑着,拿着那东西向着她而来,压低了声音说,“问心,我让你尝尝不一样的感觉,好不好?”

    “不……不……”苏问心抗拒的摇头,往墙角缩。蒋云帆顺着她的后退爬上了床,手脚并用的按住她,疯狂的解她的裤子扣子。

    “蒋云帆,你不要碰我!”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的苏问心,痛苦的咆哮着,又一次的激烈挣扎,拳脚乱踢乱蹬。

    “你听话,我会放过你妈妈的。”蒋云帆怎么也没想到,看着柔弱的苏问心,挣扎起来的力道会这么大,他的脸完全扭曲了,已然不再是苏问心认识的那个人。

    他强行的掰着她的双手。

    苏问心感觉自己的指关节要被他掰断,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危险。

    终于,她牙关紧紧一咬,在他成功强占自己之前,用力的一抬脚,准确无误的踢中了蒋云帆的裆下。

    “啊……!”刚刚受过巨创的蒋云帆没想到苏问心会踢他老二,一阵剧痛袭心,他弯着腰抱着自己的老二痛的哀嚎了起来,浑身冷汗涔涔,一个字都说不来。

    “蒋云帆,我恨你!”得了自由的苏问心快速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冲着蒋云帆丢下了一句话,飞快的打开门,冲出了酒店。

    外面,北风呼呼,冷的刺骨。

    苏问心捂着嘴巴跑了许久,眼泪被冷风吹干。跑了许久的她脚下一滑,狠狠的跌倒在了地上,眼一合,哭的泣不成声。

    “妈妈,对不起,我没用……”

    她没办法接受现在的蒋云帆。要是之前,她还能勉勉强强的忍受蒋云帆吻她,可现在蒋云帆碰她一下,她都觉得恶心的半死。

    ……

    在交通管理处待了一天,方鸿远和警方终于在成群的车流中锁住了来自北京的那辆出租车。

    是在中山路的宁远酒店附近。

    方鸿远再也等不了,不等警方说话,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交通监控中心,开着车又往宁远酒店附近跑。

    开车的时候,他掏出手机想给林乐打个电话报平安。

    可是手机屏幕一亮,方鸿远的心口莫名的一动,一个急刹车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他的手机屏保,是苏问心。

    这两天,他忙着找多多,似乎忽略了她母亲的事情了。

    想着,他急忙拨通了司机的电话,“王灿,我上次交代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王灿回,“我已经办好了,警方允许保释。”

    “很好,那你明天记得把人从拘留所提回来,直接送到我家里。”方鸿远嘱托道。

    这些天,他一直托人在办董晴保释的事情。如果换作往常,以他的能力保释个人只是动动嘴的事情。

    可是这次不一样。

    关押董晴的那个拘留所,曾经是蒋忠民管辖的范围,那里很多是他带出来的徒弟。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这条强龙确实压不了蒋忠民那条地条蛇。

    不过幸运的是,拖了这么多天,董晴的保释还是批下来了。只要董晴回家了,他就有耐心和蒋忠民慢慢磨。

    论人脉,他高于那个曾是副局级的蒋忠民。

    论财力,蒋家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下一步,就该看看这件案子在那个地区的法院审理了。

    不过,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明天苏问心要是看见董晴回家,那该有多开心?她到底脸上会有怎样的笑容?

    他很期待。

    ……

    怎么办怎么办?

    苏问心一个人坐在公园中吹着冷风,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事情。她很确定刚才自己踹了蒋云帆一脚,而且踹的狠极了。踹蒋云帆的那一脚,保住了她的第一次,却可能将自己母亲推入了万丈深渊。

    她想给蒋云帆道歉,让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可是电话打过去了,打不通。

    他应该,再也不会给自己机会了吧?

    默默的想,苏问心真的是恨透自己了。为什么,她就不能逼自己,不要那么任性。

    让他碰一次,换自己母亲一命,那是值上加值的事情。

    如果到时候方鸿远介意,她只好跟他离婚。反正,他对她是没有感情的,跟她离婚之后,有好多出色的女人在等着他。她对于方鸿远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

    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越想,苏问心的心就越乱,她恨不得杀了自己。

    夜深了,她裹了裹自己的羽绒服,在街头彷徨,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麻木的心被一阵孩子的啼哭声拉回。苏问心眉心微蹙,抬头穿过绿化带向另一条道路上望去。

    那是一条人形稀少的道路,年约四岁的小女孩头发凌乱,缩在地上抽泣,中年妇女朝着女孩靠近,时而又向左右偷瞄,一脸鬼鬼祟祟的样子。

    见四下无人,中年妇女突然上前,一把捂住了女孩的嘴巴,将女孩抱在了怀中。被中年妇女抱着的女孩,挣扎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苏问心的呼吸一滞,脑海中浮上了三个字:人贩子。

    她敢断定,这个中年妇女绝对不是女孩的亲人!

    犹豫片刻,苏问心一咬牙一跺脚心一横,强行压下了恐惧,脚步匆匆的向着她们而去,措不及防的出手揽住女孩的腰身一抱,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女孩从中年妇女的怀中拉了出来,装着女孩是自己孩子,口中念着,“宝宝不怕,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中年妇女听到有人叫本能的想逃,小女孩儿趁机跳脱,可还是一脸哭像,眼球子一转,也扯着嗓门道,“胡说,这是我的孙女!”说着,就去抢奔向苏问心怀中的女孩。

    两人的抢夺,拉扯的女孩全身疼痛,又疼又害怕的女孩哭的脸都发紫。

     “我告诉你,我女儿跟我走散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报警了,这会警察也在找,说不定一会就到了!”向来反应迟钝的苏问心这一次反应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快,见自己抢不过,只好用吓的。

    威胁的话好像起了些作用,妇女的脸色变了变,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远方突然响起了警车鸣笛的声音,妇女的脸霎时成了猪肝色。

    苏问心也听见了警车的鸣笛声,吊在心口的心放下了些许,长舒一口气,“太好……啊……!”

    短暂放松的苏问心没有丝毫的防备,被中年妇女狠狠的向后推去。抱着女孩的苏问心措不及防的向后倒去,半个身子跌倒在了绿化带中,女孩也从她怀里被摔了出去。

    女孩的啼哭声在倒地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多多!”惊慌失措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方鸿远百米冲刺般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女孩。他手一摸女孩的脑袋,染了一手的鲜血,血顺着他的指缝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格外的惊心动魄。

    苏问心挣扎着从绿化带中爬起,慌乱的去看女孩的情况。仅一眼,苏问心便吓的六神无主,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方鸿远嘴角哆哆嗦嗦半响,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问、心!”良久,方鸿远头一抬,望着苏问心的眼眸通红,犹如要吃了她一样,一字一顿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苏问心觉得方鸿远一定会用眼睛将她千刀万剐了。

    ……

    苏问心和方鸿远守在手术室外,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四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多多被推出了手术室,转入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说,多多伤到脑子了,目前情况不好说,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才能下结论。医生说话的至始至终,方鸿远都一声不吭,直到医生走了,他的后背才重重的贴在了重症监护的门上,仰着头闭合了一下眼睛。

    苏问心清晰的看见了方鸿远的神色中包含了无尽的痛楚。

    莫名的,她的心也跟着痛了。

    疯狂跑来的人,冲到了方鸿远的面前,哭的声音嘶哑,质问着方鸿远,“你不是说多多找到了吗?为什么她会在医院,为什么?”

    “你冷静。”方鸿远不知道和林乐说什么,只好劝她冷静。

    “你要我怎么冷静!”林乐发疯一样的吼了出来,转身趴在了医院的探视窗上,眼泪如雨而下。她哭的撕心裂肺,“多多,我的多多,你别吓妈妈,是妈妈不好,不该带你回国找爸爸,是妈妈错了,多多你快醒醒,不要吓妈妈……”

    望着林乐痛楚的哭声,方鸿远的拳头紧紧的握。

    苏问心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是你!”忽地,林乐脸一偏,朝着苏问心看来,那眼神满是浓烈的恨意。

    苏问心吓了一跳,急急的否认,“不是的,不是我,你别误会……”

    “警方说到现场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你还在抵赖。”林乐冲了上来,一把揪住苏问心的衣领,歇斯底里的说,“你把我女儿还给我,还给我!”

    “真不是我,我只是想救她。”苏问心被林乐吓的不知怎么办是好,眼泪也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只是想救那个小女孩,根本没想到那个人贩子拐人不成会下毒手。她求助的看向方鸿远,希望他帮自己说句话。

    岂料,就在她看方鸿远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他接电话,并没有看她。

    苏问心心凉了。

    他这是,不相信她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