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4章 我爱你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翌日早晨,苏问天从沉眠中醒过来的时候,床上了空了。她怔怔地的望着身边,说不出的滋味在心中翻涌。才七点多钟。他这是昨天走的,但是早晨走的。突然间,心里有一点点不介意。苏问天啊才六点多钟。。...

    翌日,苏问心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空了。她怔怔的望着身边,说不出的滋味在心中翻腾。

    才六点多钟。

    他这是昨晚走的,还是清晨走的。

    忽然,心里有点点介意。

    苏问心啊苏问心,你有什么资格介意呢?

    良久,她收回目光,穿衣梳洗,一个人默默的吃早餐,抱着手机刷新闻。

    手机突然响了。

    “是苏小姐吗?我是交警队的李警官。”电话一接通,那人自报了家门。

    苏问心心中一紧,急忙问,“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李警官回,“是关于你母亲的肇事案,遇难者家属愿意见你们了,愿意和你们协商处理。”

    苏问心一阵激动,连忙回,“好的,我马上过去。”

    ……

    苏问心忐忑不安的坐在交通队的椅子上,紧张的等待着。很快的,负责董晴肇事案的李警官过来了。

    “是你?”忽地,一声熟悉的诧异声传来,惊了苏问心和方鸿远的心。

    苏问心急忙抬头看去。

    那在李警官的带领下走到他们面前的,不正是蒋云帆么?

    “蒋、蒋……”苏问心嘴巴张张合合,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拳头下意思的握在了一起。

    “你怎么在这里?”如苏问心一样,蒋云帆似乎也并没有想到会在交通队看见苏问心。

    李警官插话说,“蒋先生,这位就是肇事者家属苏小姐,这些日子她都在积极的联系你,希望能跟你调解。苏小姐,这位蒋先生,便是遇难者的家属。”

    李警官的话,像是一番闷雷,狠狠的击中的苏问心的心,她摇摇晃晃的退后了两步,难以相信李警官说的话。

    “原来,是你。”蒋云帆抬头,目光扫过方鸿远,最后停留在苏问心的身上。

    “云帆,你……”苏问心慌了,冲到蒋云帆的身边哀求,“云帆,我妈不是故意的,我们好好商量好不好?你不要起诉她,你说什么都好,只要你们不要起诉她。”

    “我说什么都好?蒋云帆突然乐了,他一把甩开了苏问心的手,讥笑着看她,“你拒绝跟我上 床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来求我呢?”

    “云帆……”苏问心呆呆的不知道如何反驳。

    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的。

    出事十几天了,蒋云帆一点点都没表示出他妈妈出车祸身亡的样子。当初如果不是她病急乱投医,怎么可能去求方鸿远保她妈妈?

    “苏问心,之前我还觉得,让肇事者家属赔点钱算了。可是见到你,我才后悔了。我现在不要调解了。”

    苏问心急的眼泪都在打转,“那你要怎样?”

    “我没想好,等我想好再告诉你。”蒋云帆得意的笑着,“苏问心,真是苍天有眼啊,当你绿了我的那一刻起,你就该想到会遭到报应。”

    “你……”苏问心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

    或许,在现在来看,谁绿了谁好像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她妈妈的命运,握在人家的手里。

    真是造物弄人。

    “你现在不用跟我说话,等我想好了想要什么,再跟你说。”蒋云帆高高俯视着苏问心,眼中全是怨恨。

    “云帆,你看在我们三年的感情,你就放过我妈妈好不好?”

    “三年的感情?”突然,蒋云帆的嘴角一勾,意味深长的笑了。

    苏问心愣愣的看着蒋云帆的笑意,泪水滑落的更快。蒋云帆突然手一伸,勾住了她的下巴,“也好,或许我该考虑考虑我们这三年的感情,要不要放你妈一条生路。”

    苏问心,“……”

    “不如这样,今晚七点,宁远酒店,我等你,我跟你好好谈谈,你妈撞死我妈的事情。”捏着她下巴的手猛的用力,将她推了出去,蒋云帆贴着苏问心的耳边,意味深长的说。

    苏问心呼吸一紧,良久失了言语。

    等她反应过来时,蒋云帆已经开车走远了。

    一阵头晕目眩之感袭击着苏问心的全身,她重重的跌坐在了椅子上,眼一合,长泪顺着眼角慢慢的滑落。

    ……

    “XX区XX路锦绣苑小区45幢2单元503室。”方鸿远看着手机上公司IT部门技术员一早发来的定位图,敲了敲门。

    “谁呀?”门里,传来了一个男声。

    “请问,谷晓在吗?”方鸿远问。

    “我就是,有事吗?”门一开,门后那张年轻的脸正在揉着眼睛,明显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我叫方鸿远。”方鸿远自报了家门,从钱包里掏出多多的照片,递给了谷晓,“请问,你昨天在机场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吗?”

    “她啊,你进来说吧。”谷晓让了让,请方鸿远进屋。他倒了两杯水,一杯给方鸿远一杯给自己。

    方鸿远期待的看着谷晓。

    “见过,昨天清早我从学校坐飞机回来,在机场看见这个小女孩被人抱上了一辆出租车。”谷晓回忆了一下,“大概,凌晨五点左右。”

    凌晨五点,可不就是多多丢失的那个时间吗?

    方鸿远一阵激动,“那你还记不记得,出租车的车牌号。”

    “我想想……”谷晓努力的回忆着,良久,他拿着中性笔在便签上下写了一串车牌号,“京B-16077。”

    写完,他递给了方鸿远。

    “确定吗?”方鸿远追问了一句。

    谷晓点头,解释道,“我是警校在读学生,对身边可疑的事情多少有点敏感,昨天早上那小女孩的神色不对,但是离我离的太远我又追不上,所以就记下了车牌号。果不其然,昨天晚上刷微博的时候,就看见了寻人启事。”

    “真是太感谢你了。”方鸿远都不知说什么好,他留了一张名片给谷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一定来找我,我一定竭尽所能帮助你。”

    “那倒不用,这是一个预备警察该做的事情。”谷晓摆摆手,“要我跟你一起找人吗?”

    “不用,有车牌号就好找多了。”方鸿远回。

    谷晓给他的车牌号,是一辆来自北京的出租车,属于外地车,出粗车出入省都是有登记的。

    他急急的跟着谷晓告别离开,将车牌号快速的报给了公安部门,自己又请几个营销号转发,开始全国网络寻找。

    他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多多了。

    ……

    宁远酒店楼下,苏问心看着蒋云帆给自己发的房间号,心乱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手心全是汗。

    她不是小姑娘了,知道他约自己来酒店的意思。更知道,自己一旦进去,可能要面对的是什么。

    可是,如果不进去,她妈妈怎么办?

    方鸿远虽然说过会帮她,可是她心里明白,她妈妈太消极了,就那个态度,如果遇难者家属不撤诉,方鸿远也是有心无力。

    她望着霓虹灯闪烁的酒店,终于心一横,走了进去。

    偌大的酒店客房中,蒋云帆悠哉悠哉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一边喝红酒一边抚摸着茶几上放着的各种工具……

    他耐心的等着,门外传来了一阵微弱的敲门声。

    蒋云帆嘴角一勾,放下了红酒开门。她低着头站在门外,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苏问心,你终于来了。”蒋云帆将苏问心拉进了房间,关上了门,眸中尽显挑逗。

    苏问心舔了舔因紧张而干涩的唇,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良久,她才鼓起勇气朝着蒋云帆望去,卑微的求他,“云帆,你放过我妈妈好不好?”

    “不好。”蒋云帆想也不想的回了两字。

    “求你了,我不能失去妈妈。”苏问心上前一步,紧紧的抓住蒋云的手腕,泪水在眼眶打转。

    蒋云帆笑而不语,食指勾住了苏问心的下巴。

    “云帆,你知道的,我妈妈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豆大的泪水滑落脸颊,苏问心哽咽道,“如果你恨我妈妈撞死了你妈妈,那我给你妈妈抵命好不好?只要你放了我妈妈,你让我做什么都好。”

    “做什么都好?”蒋云帆意味深长的笑了。

    苏问心点点头,“只要你放过我妈妈。”

    “行,那我要你。”蒋云帆的手顺着苏问心的脸颊慢慢的往下滑。苏问心眉头紧了紧,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第一次还在么?”蒋云帆又问。

    苏问心心一横,点点头,“在的。”

    她的话音一落,蒋云帆迫不及待的将她一抱,抱着她压到床上就亲。苏问心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本能的拼命挣扎着,被他亲的一阵反胃。

    “苏问心,你不想救你妈妈了吗?”她激烈的抗拒,弄的蒋云帆根本下不了手,他的眉心一冷,不悦的问。

    他一言,苏问心气势软了,她反手紧紧的握住床单,咬着牙关闭上了眼睛。

    “苏问心啊苏问心,你也会有那么顺从的时候。”蒋云帆得意极了,贪恋的吻着她的唇,啃着她的脖子。

    苏问心的心再颤抖。

    他感觉她在掀自己的衣服。

    衣服被掀起的那一瞬间,她的脑袋炸了,方鸿远的眼神清晰的闯入了她的脑海。

    顷刻之间,都是那晚他失控的抱着自己拥吻,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回应他的情形。

    泪水,慢慢的顺着眼眶滴落,苏问心微微的张开眼睛,朝着蒋云帆望去。意外的,他并没有去脱自己的衣服,而是拿着一个东西朝着她而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