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1章 同床异梦的悲哀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赵雪儿,有也没人说过你,你身上味很重?”方鸿远懒懒的房门眼前的这个性感妩媚尤物,一抬手在鼻尖挥了挥。“我这是,女人香啊。”赵雪儿不顾方鸿远的被人嫌弃,双手像八爪章鱼似“我这是,女人香啊。”赵雪儿不顾方鸿远的嫌弃,双手像八爪章鱼似的往他的脖子上吊,恨不得连屁股都包不住的裙子微微上撩,向着方鸿远的大腿上贴。。...

    “赵雪儿,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身上味很重?”方鸿远懒懒的推开眼前的这个性感尤物,抬手在鼻尖挥了挥。

    “我这是,女人香啊。”赵雪儿不顾方鸿远的嫌弃,双手像八爪章鱼似的往他的脖子上吊,恨不得连屁股都包不住的裙子微微上撩,向着方鸿远的大腿上贴。

    “我最近手上没资源,有资源也不给你。”方鸿远再度推开赵雪儿,冷淡的说,“你熏到我了。”

    赵雪儿面色一阵难看。

    她身上的味真有那么重吗?早知道今天泡吧会遇到方鸿远,她就不喷香奈儿的这款香水了。

    短短微妙神情的变化,赵雪儿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她修长是食指贴着方鸿远的脸,眼睛弯出了弧线,“方总说的哪里话,我只不过是想你了,谈什么资源啊。”

    “呵呵。”方鸿远笑。

    这娱乐圈里混的女人,一个个八面玲珑的,早习惯了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

    “方总,难道你觉得,我不美吗?”赵雪儿使出了浑身解数,想将方鸿远勾上床。

    方鸿远的风流名声,在娱乐圈是很出名的。别人既然能将他勾上床,她一定也能。

    只要上了他的床,他怎么也要回报自己一些好的资源。

    “美?”方鸿远手指将赵雪儿的下巴一勾,细细的凝视着她的脸。赵雪儿对视着方鸿远,眼波流转,烈焰红唇不住的嚅动着,看起来诱人极了。方鸿远的手顺着她的脸颊缓缓的下移动,赵雪儿压低了声音,期待的说,“方总,我在楼上开了个房间,要不要……”

    “你先把你脸上这能夹死苍蝇的粉底卸了,再来勾引我。”突然,方鸿远面色一冷,将赵雪儿冷冷的推开。

    “方总,你要是喜欢我的素颜,一会进房间,我卸了妆给你看啊。”赵雪儿还是不放弃。

    “不好意思,我怕我会被吓出心脏病。”方鸿远刻薄的回了一句,脖子一仰,一杯酒全部倒进了嘴里。

    他将杯子往吧台上一放,快速的掏出了一叠毛爷爷给侍应生,而后再懒得看赵雪儿一眼,大步的走出了酒店。

    赵雪儿眼睁睁的看着她想勾搭的金主跑了,气的在原地直跳脚。

    下一次,她下一次见方鸿远一定将妆卸了,让他看看自己的素颜。在娱乐圈中,素颜能跟她比的,她不信有几个。

    别的女人能办到的,她一定也能办到!

    ……

    夜深了,气温又低了好几度,凛冽的寒风像是要将人吞噬一样,呼呼的吹着。

    从酒店走出的方鸿远,一个人开着车在街头游荡。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条街,他突然眉头皱了皱,朝着眼前的别墅望去。

    他怎么,又将车开回家了?

    他坐在车中,静静的望着点着小夜灯的卧室,心疼的无处安放。

    他的脑子里,鼻尖里,似乎都是从那个卧室飘出来的味道,属于她身上的味道。

    “苏问心,我爱你。”默默的凝视着卧室,几乎是无法控制的,方鸿远呢喃出声。

    可惜,他爱她,她不爱他。

    即便她现在躺在他的床上,心里想的也是别人。

    这也许,就是同床异梦的悲哀了吧。

    就这样看着,方鸿远慢慢的趴在了方向盘上,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鸿远,鸿远~”

    睡的迷迷糊糊的,有人敲了敲方鸿远的车窗,他急忙将眼睛一睁,朝着窗外看去。

    她披着一件羽绒服站在车外,正在敲着车窗喊他。

    像做贼被抓个正着一样,方鸿远的心一乱,急忙掩饰的皱起了眉。

    苏问心没发现方鸿远脸色的不正常,她继续敲着窗。良久,方鸿远按下了车窗,冷冷的表情冷冷的言语对着她,“什么事?”

    “你……你怎么……怎么在车里……”

    “谁告诉你我在车里睡觉了?”苏问心的话还没问完,方鸿远音量一提,不悦的打断。

    我没说你在车里睡觉啊!

    苏问心小声的嘀咕,不敢让他听见。

    “我忘记带钱包了。”方鸿远编了一个拙劣的借口,打开车门下了车。苏问心低着头跟着他,轻轻的咬着唇瓣。

    进了屋,明明钱包在自己身上的方鸿远,装模作样的到处找钱包。

    找了许久,也不见他找到钱包。苏问心转身进卧室,很快的又从卧室出来,将自己的钱包伸到了方鸿远的面前。

    “你什么意思?”方鸿远皱眉。

    “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就拿我的用一下,你给我的那张卡,我都没动过。”苏问心说。

    她大概猜到他为什么回家。

    他今晚出去的目的,是找女人。他所找的那些女人,一晚上都很贵的,不带钱包他拿什么付钱?

    “你!”方鸿远给苏问心气的,明明没有高血压的他血压不住的飙升着,他真恨不得将苏问心的脑袋拆开看看,她脑子都装的是什么东西!

    她难道就没看出来,他在撒谎吗?

    像他这种身份,出去的话没带钱包和带钱包有什么区别?他刷个脸分分钟能刷个几千万出来!

    她难道就不能给自己一个台阶,非得将他逼着从高空上跳下吗?

    “拿着吧。”苏问心见方鸿远没拿,主动的抓过了他的手,将自己的钱包塞进了他的手中。

    她说,“要是在外面玩的开心,就好好的玩,我明天还想……”

    话没说完,方鸿远突然反手将她的手腕一扣,钱包‘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苏问心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他按进了心口。

    她吓的一动都不敢动,目光怔怔的看着他。

    “夜太深了,我懒得出去了,反正家里也不是没女人,我将就一下就好了。”说着,方鸿远将她往身上一扛,大步的就进了卧室。

    他轻轻的将苏问心放在床上,径直覆上了她的娇躯,捧着她的脸深吻,任心中思念的毒素蔓延。

    太过突然的一切,弄懵了苏问心。她呆呆的望着他,任凭他的舌娴熟的在自己的口中掠夺,没有反抗也没有顺从。

    “苏问心,你是不是白痴?”忽然,他念念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唇,呼吸急促的问。

    “啊……啊?”苏问心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闭上眼睛。”方鸿远手往她的眼睛一按,而后往下一捋。在他手掌的带动下,苏问心慢慢的合上了眼睛。她的眼睛一合,方鸿远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眼中全是对她澎湃汹涌的爱。

    他再次将她的唇瓣一含,浅吻深吻湿吻不断尝试,直吻的苏问心再无了抵抗的能力,身心酥软的她小手慢慢的放在了他的肩头。

    “你……”她的动作,使得方鸿远的心一阵柔软。他的指尖轻轻的碰触着她的脸蛋,柔声细语的问,“恶心吗?”

    苏问心摇摇头。

    方鸿远的笑容更浓稠了,他的手顺着她的睡衣里,慢慢的滑进。

    苏问心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嘤啼,慌乱的按住了他的手,贝齿死死的咬出了嘴唇。

    看着按住自己手的那只手,方鸿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痛苦的合上了眼睛。

    该死的,他在做什么?

    “方、方鸿远,我害怕。”终于,苏问心急促的开了口。方鸿远不明,“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苏问心一遍遍的给自己打气,“我可以睁开眼睛看看你吗?”

    “……”方鸿远突然沉默。

    他也害怕,害怕她睁开眼睛,将他的伪装看穿。他害怕她看过自己的眼神后,自己就没办法在她面前演戏。

    他不愿。

    “我……我睁开眼睛了……”他没有说话,苏问心又小声的说了一句,眼眸缓缓的睁开了一条缝。

    “不行!”突然,方鸿远的手又急急的按住了苏问心的眼睛。

    苏问心抿了抿唇,朱唇微启。

    方鸿远不给她再说话的机会,又疯狂的袭击上了她的唇,也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这一吻,他再也收不住自己的心。

    他的手无法控制的解她的衣襟,很快的,她的睡衣散乱的退下了她的腰际。

    他能感觉到,身下的人被吓的瑟瑟发抖。

    方鸿远啊方鸿远,你到底在干什么?

    内心深处,无数次的呐喊着问自己,他的衣衫也被他脱了。他伏在她的身上,能感觉到肌肤的温度在两人之间紧密的流传。

    方鸿远,刹车啊!

    你再不刹车,就真刹不住了!

    他的心和他的手,在此刻像是分裂成两个人一样,手控制不住的想将她按进身体蹂躏,心却在告诉自己,还不到时候,再等等,再等等……

    “唔,方鸿远……”没曾见,在他失控的时候,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她无力的喊着他的名字,想阻止他的手到处乱摸。终于,在他探入那不可及的方位之前,苏问心慌乱的低吼了出声,“我,我生理期还没过。”

    一言,他的动作戛然而停。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鬼使神差的做到了什么地步。他们两个人,几乎身上都没有东西了。

    她身上的痕迹,是刚才自己弄的吗?

    “你如果真想要,等我生理期过去好吗?”苏问心几乎是用哀求的语调和方鸿远说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