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20章 你在干嘛?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本来抱了她睡了一夜,心情是天空晴朗的,可一眨眼间心情像是进了梅雨天气像,方鸿远的内心深处下着绵绵细雨。云吞面面,蒋云帆。即使蒋云帆渣了她,更差点儿强了她,可她怎么也但是云吞面,蒋云帆。。...

    原本抱了她睡了一夜,心情是晴朗的,可眨眼间心情像是进了梅雨天气一样,方鸿远的内心深处下着绵绵细雨。

    云吞面,蒋云帆。

    就算蒋云帆渣了她,更差点强了她,可她怎么也还是忘不掉他。

    两碗云吞面各自一碗,对面坐着,苏问心吸溜的欢快作响。

    可是面对美食,方鸿远怎么也吃不下。他沉默的拿着醋瓶,眼睛盯着苏问心看,手中的醋不住的往自己碗里倒。

    “你在干嘛?”终于,苏问心留意到了方鸿远的动作。

    方鸿远继续倒,“我吃醋。”

    “那你少倒一点,醋放太多,会酸掉牙的。”苏问心继续犯着神经大条的毛病,一点都没听出方鸿远话里有话。

    “我不管,我吃醋。”方鸿远幽怨的看着苏问心,半瓶醋都快倒进了云吞面里。

    “好吧,你吃。”苏问心乖宝宝一样的点点头,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云吞面。

    终于,方鸿远将醋瓶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巨大的响声吓了苏问心一天,她抬头茫然的看着方鸿远,“呃?又怎么啦?”

    “没什么。”方鸿远寒着脸不再搭理苏问心,埋头吃面。

    妈蛋,醋放多了!

    酸死了!

    可他眼光微抬,却发现苏问心在盯着他看。

    于是,他忍住酸掉牙的感觉,大口大口的吃着面,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他才不要主动投降。

    “苏问心,我问你。”一碗面硬着头皮吃的差不多了,方鸿远才慢悠悠的开了口。

    “问啥?”苏问心手托着腮看他。

    “你和蒋云帆……”方鸿远顿了一下,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跟她提起她的心上人,“你和蒋云帆认识了三年,你见过他的父母吗?”

    苏问心摇头。

    “没见过人家父母你就要跟人家结婚?”方鸿远摔。

    “他之前也没见过我妈妈呀。”苏问心一点也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妥,“感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嘛,情到深处,愿意在一起就结婚喽。”

    情到深处?

    愿意在一起?

    方鸿远心中的小醋坛子炸了。

    苏问心好奇的问,“怎么啦?”

    方鸿远一张脸拉的老长,理都不再理苏问心一下,心里默默的骂自己:

    方鸿远啊方鸿远,你是不是天生就贱啊!你是不是天生就是抖M体质啊!你明明知道这个人心里没有你,你干嘛要一次次的找虐啊!不想听她提她的心上人,你就不要问啊!

    真是有毛病。

    “方、方鸿远?”看着方鸿远的脸色,苏问心紧张极了。

    她刚才又惹到他了?

    对哦,她不该在他面前提起蒋云帆的。

    可是,明明是他自己问的啊。

    “别跟我说话!”某人脸色一冷,怒气冲天的回。

    “好的。”苏问心依然乖巧,他说什么就是说什么。

    果然,这一天苏问心没再和方鸿远说上一个字。每次两人‘不小心’撞对面,苏问心就缩着脑袋,将自己160的小身板缩的小小的,尽量不碍他的事,缩到角落躲起来。

    就这么过了一天,忍无可忍的方鸿远终于受不了了,冲着苏问心咆哮道,“苏、问、心!滚过来!”

    “唉?有事吗?”苏问心赶紧滚到方鸿远面前,扑扇着眼睛望他。

    方鸿远说,“我要出门。”

    “哦。”苏问心还是应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

    望着苏问心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脸,方鸿远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心口上冒,他故意道,“避.孕.套还有吗?”

    “有的,我给你去拿。”苏问心小跑着上楼,捏着一个杜蕾斯放进了方鸿远的掌心中,“你又要出去啊?”

    “是,我寂寞了。”方鸿远想也不想的回。

    与此同时,他心里狂喊:

    苏问心,留我!

    只要你留我一声,我就不出门了!

    “那你早点回家。”苏问心温声细语的追问,“套.套够吗?”

    “不够不够不够!”方鸿远连回了三声,心里在滴着血。苏问心急忙乖巧的转身,“我再去给你拿,家里好像还有一盒,用完了明天我再去买点。”

    说着,她就要往楼上跑。

    望着她的背影,方鸿远绝望了。

    指望她留自己,肯定是不可能了。

    很快的,苏问心将那和没拆封的杜蕾斯递到了方鸿远的面前。

    方鸿远没有伸手接,而是痛着呼吸望她。

    苏问心提醒他,“拿着呀。”

    “苏问心,我真想杀了你!”方鸿远咬牙切齿,恨恨的说。苏问心头皮一阵发麻,“我,我没做错事吧?”

    “没有,你做的好的很。”方鸿远一把拽过了苏问心手里的杜蕾斯,沉着脸坐上了车。

    他快速的开着车,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院子。

    可当他冲出院子的那一秒他就后悔了。

    这天寒地冻的深更半夜,他要上哪里将就一个晚上?

    待在家里,就算她不爱自己,可也不会抗拒自己抱着她睡觉的。温香软玉的滋味,总比一个人像孤魂野鬼的在街上游荡好吧?

    要么,回去?

    突然涌上心头的想法占据了方鸿远的脑海,快速的压制着他不愿服输的骄傲,他一个急刹车将车子靠在了路边。

    他反复的握着手中的杜蕾斯,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咬牙道,“我不会回去的。”

    绝不!

    她不爱他,他至少也没卑微到求着她爱他。

    ……

    今天是新婚第五天。

    方鸿远走了,苏问心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偌大的双人床上,默默的看着台历。

    新婚第一天,他去夜总会。

    新婚第二天,他不知道去哪里过了一夜,回来的时候衬衫上全是口红印。

    新婚第三天,他将他的情人唐诗涵叫到了家中,在他们的床上啪啪啪。

    新婚第四天,他在家,抱着她睡了一夜。

    新婚第五天,他又去招妓了。

    也不知是为什么,每一天的帐,苏问心记在脑海里记的那么的清楚。她苦涩的笑笑,将台历扔到了一边。

    从协议结婚的那天起,她就知道,他爱去哪里是他的自由,只要他履行承诺救自己的妈妈,她就懂事的让他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所以,苏问心,你在哀怨什么?

    你根本就不爱他,跟他只是一种交易,你还指望他做你心目中期待的好丈夫吗?

    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方鸿远,他有无数的红颜知己。

    而你,不过是个丑小鸭而已。

    默默的想,苏问心挪动了一下 身体,慢慢的躺进了被窝中。也不知怎么了,闻着被窝里属于他的气味,昨天晚上他吻自己的味道竟然格外的清晰。

    他的嘴里,甜甜的,没有让她排斥恶心的感觉。甚至他吻她的时候,她的心跳的特别的快。

    快到让她短暂的忘记了被背叛的痛。

    ……

    音乐嘈杂,灯光摇晃的酒吧中,要了一杯酒的方鸿远一个人坐在吧台喝着闷酒,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疯玩的男男女女。

    特别是那群女人,别看现在是深冬季节,她们还穿着露肩衫黑丝袜,一个个妩媚性感。

    可是,望着眼前一个个性感的尤物,方鸿远的脑海中却满是家里那个不施粉黛、素颜朝天,整天穿着羽绒服将自己裹成企鹅一样的苏问心。

    他在想,要是苏问心穿着这个样子会怎么样?

    她一定会抱着自己的胳膊,冻的小脸通红,不住的说着,“冻死了冻死了,真的好冷呀。”

    想着想着,方鸿远的嘴角忍不住的浮上了浅浅的弧线,忍俊不禁的笑了。

    “哟,这不是方总嘛?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性感的尤物,穿过人群靠近了方鸿远,眸中带着点挑逗。

    方鸿远朝着说话的人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一勾,继续自顾自的喝酒。

    她红唇微翘,扭着水蛇腰,主动的往方鸿远身上贴了贴,声色撩人道,“方总,你要是一个人无聊的话,不如我来陪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