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8章 恶心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苏问天怕极了,她不停地的拳打脚踢,睁睁的望着蒋云帆将自己拖进了车里。她慌了。蒋云帆直接将她往车后座一按,无论全然不顾的往她脸上亲,手还地乱的伸到她的衣内乱摸。苏问她慌了。。...

    苏问心害怕极了,她不停的拳打脚踢,眼睁睁的看着蒋云帆将自己拖进了车里。

    她慌了。

    蒋云帆直接将她往车后座一按,不管不顾的往她脸上亲,手还胡乱的伸进她的衣内乱摸。

    苏问心左右偏头挣扎,不想自己的唇被蒋云帆碰到。

    “苏问心,看来是我以前对你太温柔了。”亲了很久也没亲到,蒋云帆眯了眯眼中,眸中透露出是苏问心从未见过的阴冷。他快速的抽出自己腰间的皮带,三两下的就缠住了苏问心的手捆了起来。

    “你……你不要碰我……”苏问心害怕极了,不住的往车里缩。

    “不要碰?”蒋云帆冷冽的笑,“我偏要碰。”

    说着,他双手用力的将缩到车里面的苏问心往自己面前一拉,用力地方扯她的领口拽她的拉链。

    手被捆住的苏问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见她眼看着要放弃了抵抗,蒋云帆得意的笑了,解下了裤子的扣子,往车里面爬。

    眼看着苏问心要被蒋云帆强上,突然而来的一脚从侧面而来,狠狠的踹上了蒋云帆的腰。

    毫无防备的蒋云帆被踹飞,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痛苦的哀嚎了一声,睁大眼睛朝着踹他的那个人望去。

    “又是你?”

    瞬间,蒋云帆的怒火沸腾。

    方鸿远拳头勒的咯咯作响,朝着蒋云帆的车里望去。她缩在角落,头发衣服都乱了,手还被皮带绑了起来。

    看着她的样子,方鸿远心口没来由的一阵剧痛,冲到蒋云帆的面前,又是狠狠的几脚踹出,其中一脚踹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啊……!”哀嚎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等他踹够了,才转而一把将吓坏了的苏问心从车里拽了出来。他这么一拽,原本只是吓傻的苏问心忽然尖叫了出声。

    方鸿远一把将苏问心按进了心口,不停的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

    她太迷糊了,完全像一只无毒无害的小白兔。蒋云帆不对她动这门心思还好,一旦动了这门心思,类似今天的情况,可能还要发生。

    看来,他有必要采取相应的措施了。

    安抚了良久,苏问心终于冷静了下来,她窝在方鸿远的心口,安静的像只熟睡的小猫。

    方鸿远用力的将苏问心打横抱起,塞进了自己的车上,而后坐在她的身边,沉默的替她解掉了捆绑手的皮带丢出了窗外。

    “回家。”一声令下,司机开着车走了,留下了还在痛苦哀嚎的蒋云帆。

    自从方鸿远将她抱回家放在床上,她就以抱膝坐着的姿势坐在床上,愣愣的望着窗外。

    方鸿远感觉,苏问心像是傻了一样。

    他来回看她几遍了,她都没有动过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在浅声幽喃,泪花不停的在眼中打转,一声声的问着,声声皆心碎。

    她记忆中的蒋云帆,不是这样的。

    她深爱过的蒋云帆,也不是这样的。

    他从来都不会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更不会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乱搞。

    “苏问心,他就是个渣男,值得你这么伤心吗?”看着苏问心的样子,方鸿远的心也痛到了极点。

    苏问心沉默,将膝盖抱的更紧了。

    他说蒋云帆是渣男。

    那他自己呢?

    他自己不也是渣男?

    方鸿远掰过苏问心的身子,逼她看着自己。

    他呼吸沉痛的说,“我不管,你是我的老婆,我不许你为别的男人伤心难过。”

    “哦。”她垂垂眼眸,乖巧的应了一声。

    好。

    不难过。

    她将嘴巴抿的紧紧的,疲倦的推开方鸿远下了床。

    方鸿远急急的问,“干什么去?”

    苏问心回,“洗澡。”

    方鸿远,“……”

    苏问心眼眸垂的低低的,拿着一件睡衣钻进了浴室。很快的,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方鸿远靠在浴室的门上听着,痛苦的合上了眼眸。

    蒋云帆只不过劈个腿和试图强上她,这还没强成功,她就伤心的要死不活了。

    可他天天故意说自己去上夜总会招妓或者带情人回来,也没见到她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如果,她能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吃上一点点的醋,该多好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很快的过去了。浴室的水流声还在继续。

    方鸿远拳头握的紧紧的,低声咆哮道,“苏问心!”

    “……”

    浴室里,静悄悄的,没人回他。

    生怕她在浴室里伤心的晕过去,乱了心的方鸿远快速的在抽屉里找出了浴室的钥匙,打开了门。

    门一开,雾气缭绕了他的视线。

    他在缭绕的雾气中,隐隐的看见了苏问心娇小的身躯。她身上裹着浴巾,正抱着膝盖缩在墙角,一动不动的。

    方鸿远慌了。

    他冲到苏问心的身边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快速的回到卧室中放在床上,然后被子紧紧的盖住了她的身躯。

    “你……”终于,苏问心有了一些反应,无力的低喃了一声。

    “他碰到你了?”看着苏问心这个样子,方鸿远压低了声音紧张的问。

    苏问心摇头。

    没有碰到,她还在生理期。

    方鸿远一阵无语,“既然没碰到,洗那么久干什么?”

    “脸上,脖子上,都是口水。”苏问心委屈极了,“还亲到嘴了。”

    方鸿远嘴角动了动,目光幽深。

    苏问心小声嘟囔道,“恶心。”

    “噗……”终于,方鸿远忍不住的笑了。他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心中百转千回。

    “你笑什么?”苏问心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方鸿远没回答,他头一低,直接吻上了她的唇。苏问心的眼睛瞬间睁大,眸中一片错愕。

    他的动作很轻盈,温柔的撬开了她的唇,舌尖滑进了她的口中,尝试着带她跟自己深吻的节奏纠缠。

    “唔……”终于,反应过来的苏问心嘤啼了一声,秀眉微微的蹙在了一起。

    方鸿远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的唇,安静的俯视着她的脸。

    “你……你……”苏问心不停的张着嘴巴,一个字也说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