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7章 你别碰我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我是意外看见了的嘛。”菲菲鱼拉过苏问心的手,心痛道,“本周,我看见了蒋云帆带着别的女人逛商场还进了酒店,我是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来着,但是却找将近你了。问心,你别难“不难受,不难受,我不难受……”一遍遍的劝着自己,明明说过不难受的,苏问心的眼却红了,泪水在眼眶打转。。...

    “我也是意外看见的嘛。”菲菲鱼拉过苏问心的手,心疼道,“上周,我看见蒋云帆带着别的女人逛商场还进了酒店,我是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来着,可是却找不到你了。问心,你别难受,没了蒋云帆,你还有我和彤彤。”

    “不难受,不难受,我不难受……”一遍遍的劝着自己,明明说过不难受的,苏问心的眼却红了,泪水在眼眶打转。

    她和蒋云帆之间,到底是谁绿了谁?

    “问心,你跟我说说你正月十五的婚礼是怎么回事呗。”不想苏问心继续这个伤心的话题,齐彤彤急忙打岔道。

    苏问心抹抹眼泪,“我、我不和蒋云帆结婚了,我要嫁给别人,那个叫方鸿远,婚礼定在正月十五。”

    菲菲鱼惊呼,“这么快?方鸿远,这个人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们、我们是闪婚。”苏问心回,“才认识七天,你们当然没听说过了。”

    “我去,才认识七天你就敢嫁?你没烧糊涂吧?”菲菲鱼一把捂住了苏问心的脑门给她测体温。

    苏问心无力的说,“我很清醒。”

    清醒到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

    从菲菲鱼和齐彤彤两人的合租房离开已是晚上七点,苏问心漫无目的的游走在行人稀少的街头,心如乱麻。

    菲菲鱼和齐彤彤都说,让她慎重考虑,结婚是一辈子的事,闪婚不靠谱。

    可是,她要怎么慎重?

    再慎重,她已经和方鸿远领证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再说,她也没想过后悔。

    菲菲鱼认定她闪婚是被蒋云帆伤的,是她知道蒋云帆劈腿后仓促做的报复决定。

    她真的不想报复任何人,也没那个精力。

    她更不想解释。

    在法院没有给她妈妈判刑之前,她不想让任何知道,她的妈妈曾经酗酒撞死了人。

    舆论,有时候会杀掉一个人的。

    她不希望,她的妈妈被任何舆论重伤。

    “问心!”忽地,熟悉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叫住了她。

    苏问心急忙回头望去,面色逐渐苍白。

    是蒋云帆。

    她像是失去了动弹的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来越近,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而质问的话,她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问心,我知道,早上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你故意找来气我的。你听我说,那个女人不是你想的那样。”蒋云帆一把按住了苏问心的肩膀,急切的跟她解释。

    “那是哪样?她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了啊!”苏问心寒心的问。

    她明明都听见了。

    蒋云帆道,“我是男人,我们谈恋爱这么多年了,你一直不让我碰你,我也有需求。除了找别人解决生理需要,这么些年,难道我不够尊重你不够疼你不够爱你吗?”

    苏问心无力的撑开蒋云帆的手,心痛道,“所以,你就背着我跟别的女人上 床?”

    “我很正常,你又不让我碰,我总要有个方法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吧?”他又进一步,紧紧的抓住苏问心的手,安抚她,“问心,你别闹了,我们还有几天就是婚礼了,不要再玩失踪了。”

    苏问心的眼眶红了,泪水不停的打转,“只办婚礼不领证?”

    “不是的,这句话是我哄她的,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她听说我跟你结婚不依不饶的说要堕胎,所以我才这么说。你听我说,等她孩子生下来,我就会跟她分的彻底。你不让我碰没关系,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养她生的孩子。问心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

    “蒋云帆,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耻!”终于,忍无可忍的苏问心用力的推开了蒋云帆,哭的伤心裂肺。

    原来,她爱了三年的男人,是这个样子的。

    她怎么没早点看出来呢?

    面对苏问心的质问,蒋云帆理直气壮的回,“问心,我知道你对那事情冷淡,我不是在为你着想吗?”

    “我、我谢谢你了。”苏问心看蒋云帆的眼神逐渐陌生,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两步。

    感情,劈腿的他在跟她热恋的时候,跟别的女人上 床怀孩子,都是为了她着想?

    这恐怕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吧?

    “问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蒋云帆再度靠近苏问心,张开双臂就要去抱她。

    苏问心再一个用力,狠狠的推开了他,“别碰我!”

    “问心……”

    “我恶心!”

    “你说什么?”

    “我恶心你这样的男人!”苏问心拳头反复的握,忍住心中无处安放的疼,她一字一顿的说,“蒋云帆,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再也不要看见我?苏问心,你何不说你是有了新欢,想忘了我这个旧爱?”意料之外,蒋云帆嘴角一勾,冷冷的笑了起来。

    苏问心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是劈腿不错,但你呢?你敢说你就没有一点点错吗?你随便去问问别人,哪对情侣谈了三年恋爱连床都没上过?苏问心,我明白了,是不是你的矜持只在我的面前,你和那个男人早有不可见人的一切了!苏问心,你告诉我,那个男人,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我跟那个男人什么关系,有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才是你未婚夫!你失踪一个星期,出现就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你敢说你是清清白白的吗?你有什么脸来质问我?”

    “你……”

    苏问心被蒋云帆的理直气壮气的心口生疼,她突然眼前一黑,无力的按住了自己发晕的脑袋。

    蒋云帆突然一个箭步的冲了过来,不顾苏问心的挣扎将她紧紧的抱着。

    苏问心挣脱不了他的怀抱,不停的拿手捶着他的心口,“你放开我!蒋云帆,你放开!”

    “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强忍着不碰你吗?苏问心,我忍够了!既然都被你看见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你左右都是我的妻子,早一天碰你和晚一天碰你没什么区别。”说着,蒋云帆钳制着苏问心的手将她往自己的车上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