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6章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迅速的,电话通了。“你好,我是方鸿远,请问您罗森大师在吗?我需跟他订制一件婚纱,请问您他有时间吗?”“……”“好的,那大麻烦罗森大师安排好个时间,我们朋友见面谈。”“……“你好,我是方鸿远,请问罗森大师在吗?我需要跟他定制一件婚纱,请问他有时间吗?”。...

    很快的,电话通了。

    “你好,我是方鸿远,请问罗森大师在吗?我需要跟他定制一件婚纱,请问他有时间吗?”

    “……”

    “好的,那麻烦罗森大师安排个时间,我们见面谈。”

    “……”

    “下周一?那行,我下周一过去。”

    简短几句对话结束,方鸿远冲着苏问心笑了,“搞定,等下周一,我带你去罗森大师那边量尺寸。”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苏问心回过头望望展示柜的婚纱,“这里的婚纱,都好美。”

    方鸿远问,“有你喜欢的?”

    “嗯。”苏问心点头,视线落在了其中的一个展示柜上。

    那是一件拖尾婚纱。

    方鸿远对着店员道,“你把我太太看中的那件收起来,顺便这件这件这件这件都收起来,等会一起结账,送到玛莎摄影工作室。”

    “好的方总。”没卖出去追梦者,连卖了五件婚纱也不错,这加起来也有一两千万。

    包婚纱之前,店员深深的看了眼苏问心,暗暗的感慨。

    苏问心,她命真好。

    ……

    回家的路上,司机在开车,苏问心和方鸿远坐在后排座。苏问心时时的偷看方鸿远,却没敢吱声。

    很久,她终于忍不住了,“鸿远……”

    “是老公。”他纠正。

    “呃,老公。”苏问心紧张的搓了搓小手。方鸿远斜眼看她,“什么事?”

    苏问心问,“你不是说,带律师去见我妈妈了吗?怎么说?”

    看着苏问心充满期待的眼神,方鸿远言语一滞,不知道该怎么说。良久,他神色如常的说,“挺好。”

    “挺好?”苏问心不明。

    挺好是什么意思?

    方鸿远移开视线看着别处,淡淡的回,“这你别管,安心当你的新娘子就好。”

    “好吧。”尽管心里很想知道,可是他还不让问,她也不敢再问。问多了,她怕他嫌自己烦。

    她怕他一嫌烦,就不帮她救妈妈了。

    两人都安静下来了,车里的气氛又变的让人格外的不舒服。方鸿远不说话,苏问心也不敢再打扰他。

    “苏问心。”就在苏问心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打破这诡异的气氛时,方鸿远先行开了口。

    “什么?”苏问心急忙问。

    方鸿远道,“我们的婚礼,定在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呀?”苏问心偏过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方鸿远。方鸿远心中一阵激动,“有问题吗?”

    苏问心摇摇头,咧开嘴笑,“正月十五,是元宵节呀。”

    望着苏问心的笑颜,方鸿远一阵失神。

    他在心中默默的问,苏问心,在你的心里,正月十五除了是元宵节,真的没有别的特殊的记忆了吗?

    “你看我干什么?”苏问心眼角的余光留心到了方鸿远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方鸿远摇头,转而望着窗外。

    苏问心撇撇嘴,也选择了沉默。

    车轮疾驰而过,远方的广场上,两个半大的孩子在追逐嬉闹。男孩在追逐打闹的时候磕到膝盖,撇着嘴巴哭了起来,女孩递过了一块糖,很快的,男孩破涕为笑。

    望着那青梅竹马的情形,方鸿远的嘴角忍不住的浮上一丝丝的笑意,右手贴近了他的心口,在脑海中描绘着记忆中那五彩斑斓的糖果。

    “吃了这块糖,你的腿就不疼了,很快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了。”

    记忆中,那女孩手中握着糖果,清脆的声音那么的动人。

    苏问心,你真的,一点都记不得我了吗?

    内心深处默默的问,他的心口疼发麻。

    “我可以,喊我的朋友参加我们的婚礼吗?”耳边,她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方鸿远回头,目光怔怔的望着苏问心。

    苏问心生怕方鸿远不同意,急忙解释道,“我和菲菲、彤彤,是最好的闺蜜,我们说过的,不管是谁先结婚,都要给彼此当伴娘。”

    “好,你有什么朋友,都喊过来吧。”方鸿远点头。

    他也想看看,分别后的十七年,她的身边都是哪些人,又过着怎样的生活。

    ……

    “什么?”正在抱着西瓜啃的齐彤彤听着苏问心的话,惊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她口齿不清,断断续续的说,“苏苏苏问心,你你你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我的婚礼,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天,你们和菲菲都得来给我当伴娘。”苏问心又重复了一遍。

    “不对呀,你婚礼不是只还有几天了么?”做完直播的菲菲鱼推门而入,刚好听见苏问心的话,疑惑道。

    苏问心和蒋云帆的事情,她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早就做好给她当伴娘的打算了。

    伴娘服,她早就网购好了,这会在衣柜里吊着呢。

    齐彤彤吞了口西瓜,“问心说,新郎不是蒋云帆。”

    “新郎不是蒋云帆那是谁?”菲菲鱼没个正行的往苏问心身上一扑,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难不成你想通了,准备抛下蒋云帆要跟我私奔了?”

    “我和蒋云帆,分手了。”苏问心道。

    “明智。”菲菲鱼给苏问心点了个赞。

    齐彤彤没好气的白了菲菲鱼一眼,“别闹,这丫头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她真和蒋云帆分手了。”

    “真的假的?”一直以为苏问心在和自己逗猴玩,看着齐彤彤一脸严肃的样子,菲菲鱼才重视了起来。

    苏问心点点头。

    “你看蒋云帆的朋友圈。”齐彤彤提醒。

    菲菲鱼赶紧点开朋友圈看。

    果真,蒋云帆几个小时前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所谓爱情,不过是笑话一场,我以为是我欠你太多爱,可你早已上我头顶草原。

    “什么鬼?”菲菲鱼吐槽了一句。

    齐彤彤直截了当,“蒋云帆在说,我们问心给他戴了绿帽子。”

    “不可能!我们问心那么乖巧怎么可能给他戴绿帽子!这蒋云帆一定是在倒打一耙!要说他蒋云帆找女人我信,我亲眼见过……”菲菲鱼一张嘴巴动的飞快,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将嘴巴一捂,声音戛然而止。

    “你亲眼见过什么了?”苏问心心口一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