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5章 你怕个毛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方鸿远讥讽的笑,“呵,还不彻底死心?行,老婆,再叫一声给他听一听。”“哦,老公。”如方鸿远所愿,苏问心又叫了一声。“听很清楚没?”方鸿远冷冷的望着蒋云帆,冷冷的警告,““哦,老公。”如方鸿远所愿,苏问心又叫了一声。。...

    方鸿远嘲弄的笑,“呵,还不死心?行,老婆,再叫一声给他听听。”

    “哦,老公。”如方鸿远所愿,苏问心又叫了一声。

    “听清楚没?”方鸿远冷冷的看着蒋云帆,冷冷的警告,“苏问心,她是我的老婆,以后你左手碰她,我砍你左手,右手碰她,我砍你右手。要是我知道你心里在亵渎她,我会挖了你的心。”

    听着方鸿远的话,蒋云帆的脸色难看极了,他恶狠狠的盯着苏问心望,“你什么时候跟他有关系的?”

    在方鸿远的目光中,苏问心鼓起勇气,对视着蒋云帆的眼神,“怎么,难道允许你跟别的女人偷 情怀孕,就不准我找别人结婚?”

    “难道,你早就背着我和他?苏问心啊苏问心,你简直就是个婊……”

    蒋云帆张嘴就要骂苏问心,方鸿远的脚一抬,重重的一脚踢在了他的后背。

    蒋云帆感觉自己的肋骨好像被踢断了,躺在地上痛苦的嚎着。

    毕竟是深爱过的人,苏问心脸色苍白的拉了拉方鸿远的衣袖。方鸿远眸色冷冷的对着疼的在地上打滚的蒋云帆道,“带着你的情 妇,给我滚。”

    一直缩在边上不敢啃声的女人,搀着蒋云帆灰溜溜的滚了。

    走了很远,蒋云帆突然回头,冲着苏问心大喊大叫,“苏问心你竟然敢给我带绿帽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他生怕方鸿远冲出来揍他,飞快的钻进车里跑了。

    看着逃走的蒋云帆,苏问心一阵难过。

    方鸿远没好气的说,“这就是你念念不忘的男人?苏问心,你什么眼神?你有白内障吗?”

    “我眼神本来就不好。”苏问心小声的嘀咕,满心酸楚。

    看着苏问心难过落泪的样子,方鸿远的心中一阵梗痛。

    她什么时候也能为自己难过落泪该多好?

    他收了收心神,问,“婚纱试了没?”

    “没……”苏问心小声的回。

    “为什么不试?”方鸿远眉头皱的更深了。

    感情这一上午,正事没干一件,尽跟人在这争风吃醋喽?

    “太贵了。”苏问心的声音更轻了。

    她一言,方鸿远的火气更大了,“苏问心,你给我大声点,告诉我为什么没试。”

    “太贵了。”苏问心抬起了头,声音大了那么一点点,“那件婚纱,租一下都要三百三十三万,我舍不得。”

    “出息。”方鸿远一脸嫌弃。

    边上一直看着的店员,忍不住‘扑哧’的笑了,笑声却不敢太大,怕惹方鸿远不高兴。

    方鸿远,她们都认识,繁星宇宙集团的执行总裁,身价几百亿。要知道这女孩是方鸿远的老婆,她还问什么,直接各种婚纱往她身上招呼了。

    “你刚看的是哪件?”方鸿远问。

    “哦,刚才方太太看的是罗森大师的追梦者。”之前招待苏问心的店员娴熟的走了过来,“方总,要去看看吗?”

    “嗯。”方鸿远点头,紧紧的攥着苏问心冰凉的小手,跟着店员一起上了楼。

    “眼光还不错。”当他看见婚纱的时候,忍不住的赞许。

    罗森大师的作品,向来是极好的。

    苏问心囧了囧,没有告诉他这不是她看中的,只是她问了哪件是最贵的,店员才带她来看的。

    方鸿远问,“多少钱?”

    “这款婚纱,全身镶了一百八十八颗钻石,售价三千六百六十万元。”店员说。

    三千六百六十万?

    苏问心一阵缺氧,小声的嘀咕,“不是说三百三十三万么?”

    “蠢货,那是出租价格,这是售价,能一样么?”方鸿远没好气的回。

    店员又笑了。

    方鸿远白了眼苏问心,对店员说,“拿给她试试。”

    “好的。”店员熟练的打开了展示柜。

    苏问心缩头缩脑的拽着方鸿远的衣袖问,“那个,我可以不试这件吗?”

    “为什么?”方鸿远不明。

    “我害怕。”

    “怕什么?”

    “太贵了,我怕我到时候不敢走路。”

    三言两语,方鸿远又无语了。他竖起食指揉揉眉心,无奈说,“苏问心,我跟你说。”

    苏问心眨眨眼睛,偏着头看他,“说什么?”

    方鸿远深呼吸,“我,方鸿远,是繁星宇宙集团的执行总裁兼法人。你,方鸿远的老婆,是繁星宇宙集团的老板娘。”

    “所以咧?”

    “所以你怕个毛啊身为繁星宇宙集团的女主人穿个三千六百六十万元的婚纱还害怕我都嫌你寒酸你以后别跟我出门你这个样子我丢不起那个人!”

    整整的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要是用文字描述,那简直就是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他说的连气都不换一下。

    苏问心被方鸿远吼的风中凌乱。

    某人强硬的命令,“换衣服去!”

    苏问心赶紧缩着脑袋抱着婚纱跑进了试衣间。望着她灰溜溜的滚走的样子,方鸿远的嘴角一抿,浅浅的笑意又从嘴角划过。

    很快的,苏问心在店员的帮助下换好了婚纱。她小心翼翼的提着裙摆出来,站在了方鸿远的面前。

    或许是因为身上的婚纱太昂贵了,太过紧张的她小脸红了,红扑扑的脸颊和忽闪忽闪的眸光,格外的惹人怜爱。

    又一次像失控一般,方鸿远的手朝着苏问心的脸上靠近,指尖触碰到了她的脸颊。

    他浅声呢喃,“你……你好美……”

    不施粉黛的美,让他魂牵梦萦了多少年。

    “有、有吗?”苏问心对视着方鸿远的目光,心头忽然一慌,急忙低下头,舌尖打颤。

    方鸿远的心一紧,急忙缩回了手,眼神恢复正常,“我说的是婚纱好美。”

    “哦。”

    就知道。

    他怎么可能会夸自己美。

    他身边的那群女人,哪个不像天仙似的。在他的那群女人面前,她就是一只丑小鸭。

    “婚纱喜……婚纱合身吗?”本来想问她喜不喜欢这件婚纱,可嘴一张,中途了却改了口。

    苏问心提了提两边,“有点大。”

    “也难怪,这件婚纱是按照168cm的东方模特身材制作的,你才160,这件婚纱对你来说确实驾驭不了。”方鸿远想了想,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