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3章 你最有资格生气了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我又没资格吱声。”苏问心低声的嘟囔着。即使她不爱他,但是那当然是她要睡的床。别的再说,他们在上面啪啪啪之后留下的的痕迹,就足够多令人想吐。可她答应下来过他的,做他心目就算她不爱他,可是那毕竟是她要睡的床。别的不说,他们在上面啪啪啪过后留下的痕迹,就足够令人反胃。。...

    “我又没资格吭声。”苏问心小声的嘀咕着。

    就算她不爱他,可是那毕竟是她要睡的床。别的不说,他们在上面啪啪啪过后留下的痕迹,就足够令人反胃。

    可她答应过他的,做他心目中的妻子,让他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谁说你没有资格的?你生气你就说啊!”方鸿远彻底无语了。

    他几乎是在心里吼起来,你有资格,很有资格,全世界就你最有资格生气了!

    他还以为,她一点面子都不要的呢。

    她小心翼翼的问,“能说吗?”

    抑或是,说了管用吗?

    方鸿远沉默半响,手像是失控一样的触碰上了苏问心的脸,“你不喜欢,我以后绝不让别的女人碰我们的床了。”

    “嗯?”苏问心眼睛睁的大大的,已经自己听错了。

    方鸿远急忙将手一收,死鸭子嘴硬,“你别误会,那毕竟是主卧。要是我老是带人睡我们的床,传出去,多伤我们方家的面子,你可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为了你。”

    “我懂了。”苏问心点头。

    你懂个毛懂!

    方鸿远的白眼翻到了天上。

    “那我可以,喊程姨换了床单吗?”苏问心试探的问。

    “当然可以。”方鸿远想也不想的回。

    她介意,他巴不得。

    “明天,我让司机送你去婚纱店,你去挑个婚纱。”又是安静片刻,方鸿远平静的说。

    “什么?”反应向来迟钝的苏问心眨眨眼睛,一下子没明白方鸿远是什么意思。

    方鸿远道,“我让你去挑个钟意的婚纱,过几日我们举行个婚礼。”

    “啊?”苏问心秀眉皱了起来,“办婚礼啊?”

    “怎么,不乐意吗?”看着苏问心的样子,方鸿远怒火又被勾了起来,他刻薄的说,“苏问心,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知不知道,能跟我办婚礼,是多少女人做梦都求不来的!”

    “我……我没求啊……”苏问心挠挠头。

    方鸿远又一次吐血内伤,“你的意思,是我上杆子跟你办婚礼喽?”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问心急忙解释。

    “不是那个意思是哪个意思?”方鸿远暴走,“我告诉你苏问心,办这个婚礼不是为你,是因为我们方家也是为我!我堂堂的繁星宇宙集团大BOSS,结婚连个婚礼都没有,传出去别人怎么看我?所以你老老实实的听话,去挑婚纱。”

    “哦,我会去挑婚纱的。”苏问心点点头。

    这还差不多。

    方鸿远的怒火消了些许,敲着手边的茶几,“挑婚纱的时候,别太小家子气。”

    苏问心又迷糊了,“什么叫小家子气啊?”

    方鸿远一脸认真的威胁,“你穿的婚纱,必须是大师级作品!一定要买下来,知道吗?用租的我丢不起那个人!明天我办完事情去婚纱店找你,要是我看见你挑的全是不入流的婚纱,婚礼上害的我没了面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是,我明天想给我妈送衣服过去,可以等后天再去吗?”苏问心试着和他商量。

    方鸿远想也不想的回,“不可以!”

    “可是……”苏问心急了。

    今天上去给她妈妈董晴送过去的全是带拉链的羽绒服,拘留所那边特别强调了,明天一定要送没拉链的衣服,这是他们的规定,他们只能通融一天。

    方鸿远打断她,“我替你送。”

    苏问心眨巴眨巴眼睛,“你替我?”

    “我明天带律师过去,需要跟你妈妈好好谈一谈。”方鸿远懒懒的解释。

    “好。”苏问心欢快的应了。

    ……

    董晴意外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方鸿远指指她手边的话筒,示意她拿起来跟自己通话。

    “你是?”董晴暗暗的猜测着。

    方鸿远回,“我是问心的丈夫,我应该叫你一声妈。”

    “问心的丈夫?”董晴有些凌乱。

    她知道苏问心要结婚了,可是她一直以为苏问心的丈夫是蒋云帆。这次来A市,她也是冲着苏问心和蒋云帆的婚礼来的。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等你出来后我慢慢跟你解释。”探视时间有限,方鸿远选择长话短说,“我听问心说,对于这次的事件,你很消极对待?”

    面对方鸿远的问题,董晴突然沉默了,她嘴巴抿的紧紧的,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问心很在乎你,如果你放弃了,她会很难过。”方鸿远尝试着跟董晴沟通,“如果你配合我,我有办法让你免受牢狱之灾,就算逃不过牢狱之灾,也能最大程度的判轻。”

    董晴还是沉默。

    “你……”方鸿远顿了顿,猜测道,“是因为蒋家么?”

    “你知道什么?”方鸿远一言,董晴的脸色变了,她震惊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

    方鸿远急忙安抚,“你先别激动,蒋家的事情,我不跟问心说。据我的了解,肇事后你没有逃逸,你直接报警投案了。如果你听我的,我有办法让你只按照交通肇事罪最轻的来判,那样,你或许真的可以避免坐牢的。”

    “既然你跟我提蒋家,我也不瞒你了,我就是想撞死他们家的人。我只是后悔,没看准里面的人。要是可以,他们一家子谁都别想跑。”董晴眼眸一动,怨气冲天的说。

    方鸿远无语了。

    她这个样子,就算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救不了她。

    董晴神色复杂的看着方鸿远,“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方鸿远。”方鸿远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董晴点点头,笑了,“你既然是问心的丈夫,也就是我的女婿,我叫你鸿远吧。鸿远,我看得出你对问心真的是好,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我坐牢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别让任何欺负她,特别是让她远离姓蒋的。”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句劝呢?你如果配合我,还来得及参加我和问心的婚……”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把问心交给你了。”

    方鸿远还想劝她,董晴却不想听下去,直接挂掉了听筒。

    方鸿远无奈的望着带着手铐的她,一步步的走出了探视区,伸手揉了揉疼的像是要裂开的脑袋。

    董晴撞死的那个人,他知道。

    名字叫钱芳,她的丈夫蒋忠民,是个退休老警察,副局级。

    如果董晴消极对待,就凭着副局级的退休老警察,这么杠下去,他就算本事通天,也无可奈何。

    难道非得逼着他将二十五年前的往事揭开?

    如果可以,他不想那样做,伤人也伤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