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9章 差点刹不住车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回家中的苏问心,身心疲倦的卷缩在沙发上,目光呆愣的也没焦点。望着苏问心要死不活的样子,方鸿远心里痛极了。他踢踢苏问心的脚,“出来,坐好。”苏问心逆来顺受的坐好,端他踢踢苏问心的脚,“起来,坐好。”。...

    回到家中的苏问心,身心疲惫的卷缩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没有焦点。望着苏问心要死不活的样子,方鸿远心里痛极了。

    他踢踢苏问心的脚,“起来,坐好。”

    苏问心顺从的坐好,端的像上课小学生的坐姿。

    “我是谁?”方鸿远问。

    “我老公。”苏问心机械的答。

    双目无神。

    方鸿远的拳头反复的握,终于他一个没忍住,手掀翻了茶几。茶几上摆放的茶几茶宠一应遭了殃,全部碎成了渣渣。

    苏问心吓的尖叫一声,抱着脑袋恐惧的看着盛怒的方鸿远。

    方鸿远咆哮道,“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公!”

    “我……我……对不起……”苏问心唯唯诺诺的道歉。

    “对不起?”方鸿远讥讽的问,“这么勇于道歉,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苏问心沉默。

    她不知道。

    “看来你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方鸿远心中的怒火更盛,他一把抓着苏问心的衣领提了起来。

    继而他一个用力,她的外套被他扒了下来。

    苏问心害怕的往后缩,用手护着自己的心口。

    方鸿远冷冷的质问,“你不愿意让我碰,那是不是我睡我自己的老婆,必须要用强的?”

    三言两语,苏问心的心也痛了。

    她唇色苍白的抬起头,呼吸沉重的看着方鸿远,断断续续的说,“我没说,没说不让你碰。”

    “确实没说不愿让我碰,可我碰你一下你就害怕的像看见鬼!”方鸿远将手中属于她的外套重重的摔在地上。

    苏问心小声的辩解,“你太突然了,我没做好准备。”

    “准备?你要什么准备?如果是蒋云帆,你巴不得他扑 倒你,是不是?”方鸿远满脑子,都是苏问心刚才的样子。

    她眼中的留恋,无情的刺穿了他想要的伪装。

    一个作为爱情乞丐的伪装。

    “我……我没让他碰过……”苏问心眼睛垂的更低了。

    “什么?”方鸿远难以置信的问,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苏问心头都快垂到了脚底,视线盯着自己的脚尖看,“我和蒋云帆,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没碰过你?”

    苏问心点点头,“他很尊重我。”

    方鸿远不信。

    他知道的,她和蒋云帆谈了三年恋爱。

    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受不碰自己喜欢的女生,长达三年之久。

    “真的。”苏问心强调了一声。

    蒋云帆和她恋爱三年,并不是没有表现过想碰她的欲望。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很排斥蒋云帆。

    闺蜜菲菲鱼说,她可能是有点性冷淡,她喜欢的应该是那种精神食粮。

    她答应蒋云帆,说将第一次留到新婚夜。

    方鸿远盯着苏问心的脸看。

    一秒,两秒,三秒……

    他冷不丁的一伸手,将苏问心拉入了怀中,将她圈的紧紧的,双臂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

    “唔……”苏问心皱着眉头,却不敢挣扎,生怕惹到他。她呼吸粗重的说,“你、你勒疼我了……

    方鸿远猛的将她一松,转而又一把将她打横高高抱起。苏问心吓的本能反应,是用双臂圈住了他的脖子,忐忑的望着他的脸,紧张的问,“你干什么?”

    “检验你话的真假。”

    说着,方鸿远抱着她大步进了卧室。他上下齐手,快速的扒着苏问心的衣服。

    很快的,苏问心被他扒的一丝不挂。

    苏问心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害羞的红了脸,她反复的抓住床单给自己打气。

    苏问心,你可以的。

    为了救妈妈,你可以做到的。

    这个人,是你老公。

    这样想着,她缓缓的合上了眼睛,不敢看方鸿远的脸。她感觉到他灼热的唇,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她的手心出了汗。

    贪婪的吻了她太久,方鸿远双手撑在她的身侧,默默的凝视着她的脸。

    不施粉黛的脸,让他沉醉。

    他的指尖轻轻的触碰着她的脸颊,慢慢的往下滑。他真的,从来都没感觉到自己如此饥 渴,如此的想撕碎她,吞进腹中。

    他的视线,也随着自己手的又往下移,向着禁区而去。

    忽地,他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好、好了么?”苏问心感觉被他鼻尖的热浪呼的口干舌燥。

    好?

    好什么好?

    方鸿远暴走,“苏问心,你在逗猴呢?”

    呃。

    逗猴?

    这话从何说起?

    苏问心不明的睁开眼睛。

    “你生理期,你竟然还……”

    还不告诉他。

    害的他差点刹不住车。

    就算刹住了,也是急刹车,有损他的男性.功能的。

    “我……我不知道……”苏问心囧急了,急忙翻身坐了起来,朝着自己的内衣上看。

    果然,是一滩嫣红。

    其实,刚才她感觉到他吻自己的时候,有异样的感觉划过她的心底。可她不知道,以为那是女人的正常生理反应。

    她没想到,那不是生理反应,是她的大姨妈来了。

    “不知道才怪!下次不愿意直说,别找各种借口。”

    方鸿远冷冷的下床,一件件的穿自己的衣服。

    苏问心动了动嘴,还是选择了闭嘴。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去洗洗?”方鸿远的眉头一皱,音量一提,“难不成,想让本少爷亲自帮你洗?”

    苏问心吓了一跳,赶紧抱着自己的衣服滚进了浴室。

    方鸿远坐在床上,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床上的那摊嫣红。他越来越感觉,那摊血迹仿佛在对他说:

    嘿,老兄,你看我像不像一个笑话?

    方鸿远气的摔了一下枕头,冲着楼下喊道,“程姨,上来帮我把床单洗了。”

    很快的,保姆程姨上来。当她看见床上的那摊血迹,很明显的是误会了什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方鸿远,轻手轻脚的抽床单。

    忽地,方鸿远看见一个粉色的钱包从枕套中被抽出。

    这个钱包,他认得,是苏问心的钱包。

    他鬼使神差的拿过钱包,走到窗前打开来看。

    仅一眼,刚刚平息的醋意又在沸腾。她的钱包中,放着她和蒋云帆的合影,两个人在比着爱心。

    她笑的要多甜蜜要多甜蜜。

    方鸿远像做贼一样的朝着浴室瞄了一眼,继而又扫了眼程姨。他趁着没人注意他的时候,快速的抽出了钱包里的合影塞进了裤子口袋,然后一脸淡定的将苏问心的钱包丢在了床上。

    “你去哪儿?”洗完澡的苏问心一出来,差点和方鸿远撞个满怀,她好奇的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