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10章 管得着么?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管得着么?”方鸿远翻了个白眼,避开苏问心的身体淡定从容的往书房走。苏问心撇撇撇嘴,低着头进了卧室。她浅浅的长叹一声,默默的的拿过钱包再打开。她望着空空如也的钱包,忽然的苏问心撇撇嘴,低着头进了卧室。。...

    “管得着么?”方鸿远翻了个白眼,错开苏问心的身体淡定的往书房走。

    苏问心撇撇嘴,低着头进了卧室。

    她浅浅的叹息一声,默默的拿过钱包打开。她望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突然的心里一乱,焦急的翻了翻枕头。

    没有了,她的照片没有了!

    她冲了到了正在浣洗室,焦急的问正在洗床单的程姨,“程姨,你动过我的钱包吗?”

    程姨被苏问心的话吓了一跳,她急忙否认,“没有啊,太太,我怎么敢乱动你的钱包呢?”

    “……”苏问心一阵无语,更加着急了。

    “太太,你钱丢了?”程姨试探的问。

    方鸿远家的保姆,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有好多个呢,她得问清楚,可不敢担这盗窃的名。

    “不是。”苏问心摇摇头。

    “那是什么丢了?”程姨追问。

    “是……”苏问心嘴一张,忽然不知道怎么说是好。

    她总不能告诉保姆,她和别的男人的合影丢了。这事要是让方鸿远知道了,他又得发火。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换床单的时候,先生好像拿了一下你的钱包。”程姨忽然想到。

    ……

    书房中。

    方鸿远靠在椅子上,细细的看着苏问心和蒋云帆的合影。他的眸子一点点的冷,打火机打上了火。

    他一定要将这个男人,从苏问心的心上彻底的抹去!

    忽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还没来得及烧照片的方鸿远急忙关掉了打火机,一把将照片藏进了抽屉中。

    苏问心冲到他的面前,手朝他面前一伸。

    “什么意思?”方鸿远故作不明。

    “照片。”

    “什么照片?”

    “我钱包里的照片。”

    “你钱包什么照片?”

    又是三言两语,苏问心语塞。她气鼓鼓的看着方鸿远,牙关咬的咯咯作响。

    方鸿收回目光,淡定的朝着电脑开关按去,脸不红气不喘的说,“我没看见你什么照片,不如你说出来,我帮你找找看。”

    “方鸿远,我讨厌你,那是我最后的纪念了!”苏问心粉拳一握,第一次冲方鸿远吼了出声,眼泪眨眼间滚滚落下。

    看着她的泪眼,怒火在方鸿远的心中沸腾。

    他斜眼看着苏问心,“你还记得你的身份吗?”

    “我记得那又怎样?我都嫁给你了,手机里的照片我也听你的都删光了,我给自己保留一份纪念,难道不行吗?”

    “不行!”

    苏问心的心再颤抖。

    方鸿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沿着苏问心的身体慢悠悠的转了一圈。苏问心被他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手心紧张的出了汗。

    一圈之后,他又回了自己的椅子上靠着。

    他脸色更低沉了。

    苏问心哽咽着问,“我们只是交易,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既然这样,各自履行自己的交易内容,难道不行吗?”

    “不行!”

    还是如刚才一样,方鸿远决绝的回了她两个字。

    他不肯服输的直视着她,“你说对了,我是不爱你,但是我也不准你爱别人。”

    “为什么呀!”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

    “我的妻子,就算是精神出轨,也不行!”

    “……”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吃醋才没收你的照片的?”方鸿远笑了,笑的轻蔑极了。

    苏问心将脸别到了一边,不想说话。

    方鸿远音量一提,“说话呀!我问你,是不是以为我吃醋才没收你的照片的!”

    “我……我可不敢……”苏问心抿唇,小声的回。

    方鸿远收回了目光,面无表情的说,“不敢最好,像你这样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没收你的照片,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就算我不喜欢,心里也不准想别人。精神出轨对于我来说,比肉体出轨更不能忍。”

    可是,你天天精神出轨。

    不但精神出轨,肉体也在出轨。

    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苏问心小声的嘟囔着,不敢让方鸿远听见。

    方鸿远斜了她一眼,威胁道,“否则,我不会帮你救你妈妈的。”

    “噢。”他的言语戳中了她的软肋,苏问心眸子一垂,赶紧服输。

    方鸿远冷着脸说,“照片,我已经给你烧了,你不用再惦记了,出去吧。”

    烧、烧了?

    苏问心抬头,愣愣的看着方鸿远。眼中有错愕,有委屈。良久,她眸子又是一垂,声音中明显带着哽咽,“我、我知道了。”

    说完,她失魂落魄的转身。

    望着她如同行尸走肉的背影,方鸿远心里像扎了根针一样,疼的发麻。

    他冲着苏问心张了张嘴,心中一个不忍,想告诉她照片还在。

    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憋住了。

    她是他的妻子,他为什么要把别的男人的照片还给她?

    ……

    一整天,苏问心都不想说一句话,她抱着抱枕盘膝坐在沙发上,全身死气沉沉的。

    方鸿远从楼上下来,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苏问心,他纠结的握了握拳。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他心疼。

    可是,他又不想说。

    他就像一个表面光鲜内心贫瘠的乞丐,想乞讨一份她的爱。可是,他说不出口。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向她低头。

    “苏……”

    他张嘴,刚说一句话,家里的门铃响了。

    苏问心一点反应都没有。

    方鸿远眉心一蹙,“苏问心,你聋了吗?”

    “啊?”她茫然的转头,朝着方鸿远看来。

    “门铃响了,不知道开门去啊?”

    “噢。”

    苏问心赶紧应了一声,光着脚就要往门边跑。方鸿远手一伸拉住了她的手腕,“你白痴吗?”

    呃。

    她哪里又招惹到他了?

    “穿鞋子!”

    “哦。”

    这时候,苏问心才发现自己还是光着脚的。她尴尬的对方鸿远笑笑,赶紧跑回沙发边穿拖鞋。

    “整个就是一个傻蛋。”方鸿远无语的白了一眼苏问心,自己去开门。

    门一开,妆容精致的唐诗涵修长的手臂一伸,像个八爪章鱼的缠上了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就亲了一下。

    “怎么到现在才开门?”

    “在楼上,刚下来。”

    方鸿远偷偷的瞄了一眼苏问心,苏问心也在看着他们。她见他看她,急忙将目光一收,转身上楼。

    方鸿远问,“哪去?”

    苏问心回,“我、我上楼。”

    上楼,给他们腾空间缠绵。

    “你!”方鸿远目光一沉,“家里来了客人,有像你这么招待的吗?”

    苏问心不明,“那要怎么招待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