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8章 我宁愿看你痛苦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苏问心按到兴奋的心情,坐在探望室的椅子上,静静地的耐心的等待着母亲董晴的到来。当她看见了董晴走入探望室的时候,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了下去,拿起来话筒拍着探望玻璃拍着,希望能董晴能当她看见董晴走进探视室的时候,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拿起话筒拍着探视玻璃拍着,希望董晴能看自己一眼。。...

    苏问心按住激动的心情,坐在探视室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母亲董晴的到来。

    当她看见董晴走进探视室的时候,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拿起话筒拍着探视玻璃拍着,希望董晴能看自己一眼。

    她身上穿的,是刚刚自己送进来的羽绒服。

    “妈妈,妈妈,快点拿起来。”苏问心不停的朝董晴比划着,期待她拿起话筒跟自己说话。

    可当董晴看见苏问心的时候,原本平静的眼中,两行清泪滚滚而下。

    苏问心急了,“妈妈,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

    董晴对着苏问心摇了摇头。

    苏问心更紧了,使劲的拍着玻璃,心碎的呼喊着,“妈妈,你拿起话筒听听我说话啊,我有好多话跟你说。”

    董晴,“……”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终于,苏问心忍不住了,两行长泪也顺着腮边滑落,害怕的问。

    终于,董晴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拿起了听筒贴近了耳朵边。苏问心赶紧擦擦眼泪,“妈妈,你刚才怎么了?”

    “妈没事,你好好的听话,在外面好好的,自己照顾好自己。”董晴回。

    “妈妈,我给你找了关系,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坐牢的。妈妈,我给你找最好的律师,你跟律师好好说说,你不是故意的。”

    “孩子,妈就是故意的。”董晴并不想否认,“妈是故意酗酒,蓄意杀人,不用为妈妈辩护了。”

    “妈妈,你在说什么呀?”苏问心听着董晴的话,变的手足无措。

    “孩子,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终归为好。妈只想劝你一句,跟蒋云帆分手。”董晴沉默良久,对苏问心道。

    “为、为什么?”苏问心不明。

    她的妈妈董晴,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蒋云帆的。她这次来A市,就是特地赶来参加她和蒋云帆的婚礼的。

    她不懂。

    “因为……”

    “探视时间到了。”

    董晴想解释,可是拘留所的警察突然打断了她们的对话。董晴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问心,在警察走过来之前对着苏问心强调道,“傻孩子,千万不要跟蒋云帆结婚!”

    “妈妈……”

    听着董晴的话,苏问心心如刀割。

    她怎么可能再和蒋云帆结婚呢?

    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她已经嫁给别人了,一个能救她出来的人。

    她会救她出来的!一定会救她出来的!

    ……

    想着董晴说的话,苏问心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探视区。她一出来,方鸿远急忙迎了过来,满眼关切的问,“怎么了?”

    “呜……”方鸿远不问还好,这一问,苏问心崩溃了。她的头一垂,身子前倾,靠在了方鸿远的心口呜咽出声。

    “你……”看着第一次主动靠近自己怀里的苏问心,方鸿远的心乱了。他慢慢的伸出手,犹豫片刻,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后背。

    苏问心泪眼朦胧的问他,“你说,我妈妈会不会有事啊?”

    “不会的,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方鸿远肯定道。

    “真的吗?”

    “嗯。”

    “可是……可是我妈妈好像很消极对待……”

    说着,苏问心的眼泪掉的更快了。她满脑子都是董晴说,她是故意酗酒,蓄意杀人。

    方鸿远一阵沉默。

    “你有没有帮我问问警察,遇难者家属还不愿意见我吗?”

    方鸿远点点头。

    刚才苏问心探视董晴的时候,他去找了警察。警察说,遇难者家属不愿意见他们,更不愿跟他们有任何调解,他们唯一想要的,就是让董晴坐牢、判刑。

    苏问心更紧张了。

    她也不是文盲,她知道蓄意杀人是要怎么判刑的。她也知道,就算方鸿远再有本事,可董晴消极对待,也是没有任何用的。

    试想,如果律师在法庭对董晴进行无罪辩护,董晴却一口一个自己是故意谋杀,那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你放心,我答应过帮你,就一定会帮你。”方鸿远承诺道。

    至少,在他能力范围内,就算董晴认罪,也可以最大程度的帮她判轻。

    望着方鸿远的眼神,苏问心意外的安心。

    方鸿远牵起她的小手,转身离开了拘留所。

    十二月的天,北风呼呼,她的小手冰凉。

    方鸿远微微的用了一下力,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密不透风的温着她的手。

    苏问心被方鸿远一路拉着,上了车。

    她恋恋不舍的望着关押着董晴的拘留所,久久的不愿移开目光。

    “蒋云帆!”忽地,一辆白车在不远处的停车位停靠,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映入了眼帘。

    苏问心的呼吸更加痛了。

    他怎么在这里?

    “开车。”如苏问心一样,方鸿远也看见了从车里出来的蒋云帆,皱着眉头对司机命令道。

    司机点头,娴熟的开头。

    “苏问心!”终于,在车倒出停车位的那一瞬间,蒋云帆也发现了坐在方鸿远车上的苏问心。

    他追着车跑了几步,愤怒的咆哮,“你给我下车!”

    看着追车的蒋云帆,苏问心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绝提而下。她不住的回头望,她看见他还在原地喊她。

    “苏问心,你下车,什么事情当面给我说清楚!”

    “不准看。”方鸿远强势的命令声传来,她的头被他手给掰了回来,直直的望着前方。

    苏问心,“……”

    醋味在心中翻腾,方鸿远寒着脸说,“我说过,我的妻子,心里不准想着别人的男人。”

    好。

    不想。

    苏问心在心底默默的回,眼眸又一次垂的低低的,望着自己的手指。

    方鸿远凝视着苏问心的侧脸,拳头紧紧的紧握。

    明明你说过的,长大要嫁的人是我,可为什么等我长大了,你心里想的却是别人?

    离开那个人,真的会令你那么痛吗?

    好,那你就痛着,我不会心软放你飞回他的身边的。

    我宁愿,心痛的看着你痛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