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契约婚姻有点甜

作者:东厂厂花 | 奇幻玄幻

收藏

  一场出乎意料,她和他协议结婚了。她我以为,他简言之的合格妻子,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衣袂飘飘。但是,他每当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一副恨严禁撕成碎片她的表情。“苏问心,你究竟民政局外,苏问心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户口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语调,脑海中一波波的缺氧。。

第7章 又在想别人了_契约婚姻有点甜_ 苏问心, 方鸿远

    足足经常失眠了一夜的苏问心,独自一人躺在修长的双人床上,怔怔地的望着窗外呆呆。又是一天了。昨天是她的新婚第四天。窗外,下大雪了。她挪着了一下 身体,趴在玻璃上望着窗外。雪很又是一天了。。...

    整整失眠了一夜的苏问心,独自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怔怔的望着窗外发呆。

    又是一天了。

    今天是她的新婚第三天。

    窗外,下雪了。

    她挪动了一下 身体,趴在玻璃上望着窗外。

    雪很大,转瞬之间门外已是一片苍茫。

    她记得,蒋云帆曾经开玩笑,说如果他们结婚的那天下雪,他就带她到新西兰滑雪。

    如今,真的下雪了,她却和蒋云帆再也不能有瓜葛了。

    忽然而来的车辆映入了眼帘,将苏问心的思绪拉回,她目光怔怔的望着坐在车里的人,身在暖室里的身体忽然凉了些许。

    方鸿远坐在车里,看着趴在窗子上看雪的苏问心,慢慢的握紧了方向盘,心口微疼。

    看她的样子,应该又是在想着别人了。

    可是,尽管他知道她心里有的人不是自己,更清楚的知道她心里有的是谁,他也不想放手成全她。

    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次靠她靠的那么近。

    忽地,他看见趴在窗子上看雪的苏问心在不停的朝他挥着手,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

    方鸿远敛了敛眉,快速的打开车门下车,踩着积雪推门而入。

    “我等了你很久了,你昨晚去哪里了?”苏问心问。

    方鸿远拍了拍身上的雪,脱去了外套,神色淡淡的回,“我去哪里,需要跟你报备吗?”

    说话之间,他还故意的理了理白衬衫的衣领,露出了唐诗涵的口红印。

    “呃……你……你昨晚又去找那些女人了啊……”苏问心看见了方鸿远衣领上的口中,干笑两声问。

    方鸿远眼皮子都不动一下,反问道,“怎么,吃醋了?”

    苏问心摇摇头,大方极了,“才没有呢。”

    方鸿远,“……”

    “衣服都脏了,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吧。”苏问心殷勤的伸手,帮方鸿远脱白衬衫。

    方鸿远冷冷的扫了一眼苏问心。

    苏问心动作一僵,忐忑的问,“怎么啦?你不是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吗?”

    “是,所以你最好也不要有什么吃醋的行为,意图将我拴在家中。”方鸿远忍住心肝脾肺肾都在疼的感觉,跟苏问心死撑。

    苏问心挠挠头乖巧的笑笑,“你放心吧,绝对不会的,我肯定不会将你拴在家中的。”

    听着苏问心的话,方鸿远内伤,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快速的脱下白衬衫,换上了苏问心递过来的蓝衬衫。苏问心赶紧麻溜的拿着白衬衫进浣洗室。

    “你干什么去?”在苏问心将白衬衫丢入洗衣机的前一秒,方鸿远叫住了她。

    “我帮你洗衣服啊。”苏问心眨巴着大眼睛回。

    “……”一阵无语,方鸿远忍住暴走的感觉,不客气的质问,“我让你洗了吗?”

    “呃……”苏问心手僵在了半空。

    确实呢。

    他并没有叫自己洗衣服。

    “这件衬衫上的唇形很美,我要收藏。”方鸿远看着苏问心的脸,一把夺过了衬衫。

    苏问心咧着嘴笑了,小脸红扑扑的,“原来你还有这爱好啊?”

    方鸿远再度内伤。

    他深吸了一口气,赌气的将衬衫揉巴揉巴的塞进了一个袋子里。苏问心紧步跟着方鸿远进了卧室,“我帮你折好再收藏吧。”

    “苏问心!你真蠢还是假蠢啊!”终于受不了的方鸿远指着苏问心的鼻子骂。

    苏问心被骂的一愣一愣的。

    方鸿远烦躁的将装着衬衫的袋子甩到了一旁,大腿翘二腿的坐在沙发上,斜视着苏问心道,“说吧,什么事求我。”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看她这一早的谄媚相,绝对有事求自己。

    “我想去看看我妈,给她送点冬天的衣服,拘留所里冷。我还想去交警队问问,遇难者的家属有没有愿意见我一面。”苏问心期许的望着方鸿远。

    冬天天气本来就冷,今天早上又下雪了。

    她记得她妈妈出事的那天,只穿了一件不算太厚的呢大衣。

    这么冷的天,她一定会冻坏的。

    还有,自从妈妈出事已经快十天了,那个被撞死的人的家属,还不愿意见她,更不愿跟她调解。

    她希望,事情能够有转机。

    如果遇难者家属愿意庭外调节和她达成赔偿协议,那她妈妈或许连牢狱之灾都不用受了。

    方鸿远微微的沉默了一下,一把抓起了车钥匙,“走。”

    “啊?”神经反射弧度过长的苏问心一时没明白方鸿远是什么意思。方鸿远无语的白了她一眼,“你简直是蠢到家了,连人话都听不懂?我送你去见你妈。”

    “呃……”苏问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尴尬的笑。

    方鸿远音量一提,“还不走?”

    “走走走,我马上就走,你等等,我去拿衣服。”苏问心赶紧应了一声,咚咚咚的跑回了房间。

    很快的,她抱着一大包的衣服出来,冲着方鸿远道,“走吧。”

    方鸿远无奈的叹息一声,伸手将她手里的包全部拿过,沉着脸放进了车中。

    ……

    苏问心的母亲是醉驾撞死了人,所以是刑事拘留。拘留所的警察说,刑事拘留的犯人在拘留所期间,家属是不能探视的。

    现在天冷了,衣服上要是没有拉链,他们可以送进去给犯人穿。拘留所明文规定,但凡带拉链的衣服,不可以带入。

    苏问心咬着唇,朝着方鸿远看看。

    “怎么了?”方鸿远不明。

    苏问心头慢慢的低了下来,将怀中的包轻轻的松开。方鸿远急忙翻看了一眼苏问心带来的衣服。

    “都是带拉链的?”

    苏问心点点头。

    冬天了,遍地卖的棉袄、羽绒服可不都是带拉链的么?

    “我想见见我妈,她一定很冷。”忽地,垂着头的苏问心,声音开始发颤,听声音像是极力在抑制着哭腔。

    “你别急,我打个电话。”方鸿远一阵心疼,急忙安抚。苏问心抹抹眼泪,咬着唇点头。

    方鸿远走到走廊间,快速的拨通了电话。简短的交谈后,他挂断了电话。他的电话一挂断,拘留所的电话响了。负责看守的警察和电话那头对了几句话之后,冲着苏问心道,“你可以进去见你的母亲,衣服也可以先让她穿一下。但是,明天最好换个没有拉链的过来,这是我们拘留所的规定,只能暂时通融你们一下。”

    “谢谢。”苏问心破涕为笑,感激道。

    望着苏问心的笑脸,方鸿远抿了抿唇,眸中也有笑意一闪而过。

    苏问心回头,冲着方鸿远道,“那我进去看妈妈啦。”

    方鸿远点头,目送着苏问心被警察带了进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