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27章 吻酥麻到全身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是他!那晚……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这回,她肯定也没承认错误人!一开始她始终会觉得冷昼景像那晚被她救了的那个男人,但此时此刻,眼前的那个男人,肯定是那晚被她救了的男人!梁以听唐倩兮说,能进夜魅娱乐城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

    是他!

    那晚……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

    这回,她一定没有认错人!

    起初她一直觉得冷昼景像那晚被她救了的那个男人,但此刻,眼前的那个男人,一定就是那晚被她救了的男人!

    梁以沫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在这种地方遇见了他。

    听唐倩兮说,能进夜魅娱乐城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

    这个男人难道不是军人或警察吗?他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

    看来,这个男人的身份确实如她当时所设想的一样,非常不简单!

    其实,梁以沫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地认定就是他,纯粹是因为她渴望自己能被好心人从郭裕手中救出来罢了。

    而实际上,她心底也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

    毕竟仅仅只是三面之缘,他又是各种变装,让她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哪个模样才是他的真实容颜。

    梁以沫无奈地笑了笑。

    而在冷夜沉的眼里,只见郭裕将梁以沫搂入怀中,两人很恩爱的样子。

    冷夜沉真的没想到,她苏漫雪竟然真的是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在家里不好好当他的“冷太太”,调戏家里的男保镖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出来勾三搭四!

    一想到这里,他身为男人的尊严,全被这个女人扫尽,冷夜沉的火气便不打一处来。

    梁以沫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转眼间,只见冷夜沉那帅气的脸上对自己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韩剑锋见冷夜沉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下意识地问:“四少,这女人是嫂子吧?”

    听到韩剑锋这么一问,就连郭裕也紧张了起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身份非一般,万一,这个男人认识这女人,事情就麻烦了。

    就在梁以沫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冷夜沉的时候,在这一片蓦然地万籁寂静之中,所有人的耳畔响起了一声冰冷的话语:“不认识。”

    不认识……

    这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梁以沫的心口,看来,是她认错人了。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那晚被她救了的男人。

    冷夜沉和身边的同僚一起转身,与此同时,郭裕幽微地松了口气。

    梁以沫只觉头晕得越来越厉害,开口说句话都很困难,眼看着冷夜沉和他的朋友就要离去的时候,她使出最后的力气,弱弱地说道:“救……我……”

    她说完,却不见冷夜沉回头,不由地潸然泪下。

    梁以沫只觉头晕,身子无力却异常地发烫,某种难以形容的热潮在她体内窜动。

    郭裕见状,连忙将梁以沫从地上横抱了起来。

    这女人的毅力真够坚强,给她下了那么重的迷药,她竟然能撑到现在才彻底有反应!

    郭裕抱着梁以沫急匆匆地回到房间里,并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救……我……

    刚刚,那是她的声音,冷夜沉在转身之际,便隐约听到了梁以沫说出的这两个字。

    她要他救她是什么意思?

    “剑锋,你们先走。”冷夜沉冷冷地说道,转身便往郭裕进的那个房间走去。

    因为是背对着听到的关门声,冷夜沉并不确定是哪个房间,他决定豁出去了,一脚便踹开了面前的房门。

    冷夜沉大步流星地走进去后,发现房内空无一人,于是又走出去一脚踢开隔壁房间的房门。

    “嘭——”地一声巨响,将正在脱梁以沫身上礼服的郭裕给吓了一跳。

    “你、你……你怎么……”进来了!

    郭裕话还未说完,冷昼景上前揪住郭裕的衣领,就是一拳将郭裕从梁以沫的身上打到了床下。

    冷夜沉随之来到床上,伸手拍了拍梁以沫的脸,唤道:“苏漫雪,你醒醒!苏漫雪,你醒醒!”

    冷夜沉唤了几声后,见梁以沫没动静,紧接着将梁以沫从床上抱了起来。

    “你对她做了什么?”

    冷夜沉居高临下地对郭裕呵斥道,他浑身迸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郭裕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随即如实招来:“我、我……只是给她下了点迷药……让她欲仙欲死……”

    “本少的女人,你也敢动,找死!”冷夜沉冷冷地瞪了郭裕一眼,又是气愤地一脚踹在了郭裕身上,他随即抱着梁以沫离开了房间。

    这一刻,郭裕觉得自己彻底完蛋了。

    当冷夜沉抱着梁以沫出现在韩剑锋的视野里时,韩剑锋一脸莫名其妙地问:“四少,这是怎么一回事?”

    “屋里那个男人,把他送监狱里去。”冷夜沉紧紧地抱着梁以沫,对韩剑锋命令道。

    韩剑锋虽然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但仍旧一丝不苟地颔首点头,应了声:“是!”

    冷夜沉接下来什么话也没说,离开会所后,将梁以沫放到自己的越野车后座上,他刚准备起身去开车,却突然被她揪住了领带。

    “救……我……救……我……”

    梁以沫胡言乱语着,她抓着他的领带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不放。

    冷夜沉一把擒住梁以沫的手,才发现,她身上烫得厉害。

    从手上传来一丝冰凉的触感,梁以沫下意识地顺着这只手,闭着眼睛抱住了这只手的主人。

    “不要走……”梁以沫闭着眼睛呓语,思绪一片混乱。

    “求你……不要走……”

    “苏漫雪,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冷夜沉拉开梁以沫的双手,低沉质问。

    梁以沫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

    苏漫雪?他为什么要叫自己苏漫雪?

    梁以沫看着冷夜沉的脸,视野里却是模糊的,还有许多重影。

    但他的声音,她觉得耳熟。

    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叫自己“苏漫雪”?还有……他是谁?难道……是那个郭裕?

    “我……”不叫苏漫雪!

    梁以沫刚想解释,却被冷夜沉突然俯身吻住了双唇。

    他冰冷的大手,捧着她滚烫的脸颊,梁以沫只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又一阵地惊颤,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冷夜沉离开梁以沫的唇,看着身下的她,眸光沉了沉,她身上的药效已经发作了,但因为她未经人事,所以才会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