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26章 给她下了点药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郭裕一听苏漫雪这话,登时非常感兴趣地站起身坐到了苏漫雪的身边。“冷大少奶奶,想来听一听?”“台上那个女孩,一看就明白她是还没从学校本科毕业的,谙世事。你失礼地让她陪唱“冷大少奶奶,说来听听?”。...

    郭裕一听苏漫雪这话,顿时十分感兴趣地起身坐到了苏漫雪的身边。

    “冷大少奶奶,说来听听?”

    “台上那个女孩,一看就知道她是还没从学校毕业的,不谙世事。你唐突地让她陪酒,她肯定不买你的账。所以,你得来点软的!”苏漫雪咧嘴一笑。

    就连一旁的陈思伊顿时也感兴趣起来,不禁插嘴问道:“漫雪,快点说来听听!”

    苏漫雪会心一笑,朝郭裕和陈思伊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凑过来侧耳倾听。

    而这边梁以沫唱完从台上下来后,收到了服务员送来的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玫瑰花上还挂着一张卡片:小谢,你的歌声真好听!加油!

    梁以沫看着卡片上的字,不由地嘴角微扬,在外能收到别人的鼓励,她真的很欣慰。

    此时,郭裕端着两杯酒朝梁以沫走了过去。

    同时就在这个时候,冷昼景和自己的几个朋友也进了夜魅娱乐城。

    当冷昼景看到梁以沫,准备走过去跟梁以沫打声招呼的时候,只见有个彬彬有礼的男人已经出现在她身边了,便停下了脚步。

    “昼景,看什么呢?走,我们为了庆祝你成为地利置业的总经理,早就订好包厢了!”好友钱承俊拍着冷昼景的肩头说道。

    冷昼景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钱承俊又接着感慨道:“刚刚台上那女人唱得不错!以前没见过,应该是新来的!”

    “嗯!”冷昼景淡淡地应了声,若有所思地和钱承俊并排走在了一起。

    余光里,他看到梁以沫正和那男人有说有笑。心里惆怅,她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卖唱?

    她的脚不是受伤了吗?白天还在他面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到了晚上,就来娱乐会所勾搭上了市长的儿子。

    “郭先生,很高兴你能喜欢我的歌声,但是这玫瑰花,我不能收。”得知是郭裕送给自己的这束玫瑰花后,梁以沫委婉地谢绝了。

    苏漫雪说,这个女人对那种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比较有好感。

    于是郭裕决定先装成一副温文儒雅的贵公子,跟梁以沫套近乎。

    “小谢,我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你歌声好听,送束花鼓励鼓励你!”郭裕接着说道。

    梁以沫看着郭裕,只见他身着浅蓝色西装礼服,剪着平头,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样子,便接受了郭裕的这份鼓励。

    “谢谢你。”梁以沫微微一笑,单纯地收下了这束玫瑰花。

    郭裕接着将酒杯递给了梁以沫:“来,我们干一杯!”

    “不了,我不会喝酒。”梁以沫接着拒绝道。

    郭裕咧嘴一笑:“这不是酒,是饮料,你在台上唱了那么久,也口渴了吧?来,尝尝,很好喝的。”

    说到口渴,梁以沫还真感觉有点口渴了。她完全没察觉到郭裕是只笑面虎,在郭裕的连哄带骗下,她毫无防备地喝下了郭裕递过来的这杯饮料。

    梁以沫喝完这杯饮料,被动地跟郭裕有话没话地聊了一会儿,才感觉头有点儿晕,甚至有些站不稳脚。

    郭裕连忙搀扶着住她,微笑着说:“你一定是唱累了,我带你去楼上休息一下。”

    “谢谢,不了。我得去找我……”嫂嫂。

    梁以沫话还未说完,觉得头越晕得更厉害了,有种天旋地转的错觉。

    “我先扶你上楼去休息吧!我在楼上有VIP包厢,你先去休息休息。”郭裕一脸淫笑。

    不知不觉,梁以沫被郭裕搀扶着带到了楼上私人休息区,这里是VIP客房包厢。

    苏漫雪说梁以沫可是非常“纯”的,还未被任何男人碰过,这让郭裕对梁以沫的占有欲越来越大。

    郭裕将梁以沫带进客房后,便粗鲁地将她推倒在了大床上。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尝尝这个含苞待放的女孩是什么滋味了!

    雪纺质地的裙摆,抬至了她的大腿处,白皙细腻的皮肤,姣好的身材,别是另一番少女般新鲜的味道。

    郭裕看得热血沸腾,如狼似虎地脱着衣服。

    梁以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郭裕露出禽兽的面目,不由地一阵心悸:“你……”

    郭裕十分饥渴地往梁以沫身上扑去,想要对梁以沫上下其手。

    梁以沫使出浑身解数推了推郭裕,心里虽乱成了一团,但头脑却是清醒的,故作娇嗔地说:“别急嘛!”

    听到梁以沫这一声柔到骨子里的声音,郭裕倏地停了下来。

    “你先去洗澡……”梁以沫勾唇一笑,吃力地抬起手来,摸了摸郭裕的脸颊,“你一身汗臭味……”

    郭裕听着顿时喜上眉梢:“你想跟了我?”

    “能进这里来消费的人,非富即贵。我跟着你,有肉吃!”梁以沫故意让自己表现得跟拜金女一样。

    郭裕心里乐开了花,狠狠地在梁以沫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伺候我洗澡!”

    “人家第一次,会害羞,你先去洗。我等你……”梁以沫努力让自己扯出一抹微笑。

    郭裕似乎是信了,于是转身去了卫生间。

    梁以沫随即起身,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她才跑出门口不到几步,便被郭裕给抓住了手腕。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想骗我,门都没有!”郭裕恶狠狠地说,为了不引起骚动,他又假惺惺地接着说道,“亲爱的,别走,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要跟我闹了,快跟我回去!”

    “你放开我!”梁以沫挣扎着,但是头晕得厉害,浑身渐渐地感觉到了无力。

    “我送给你的花,你是不是不喜欢?”郭裕又问道,他说着,一边拉着梁以沫往自己的VIP客房包厢走去。

    梁以沫本身脚上还带伤,刚刚又急于逃跑,脚上的伤似乎又加重了。她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郭裕忙蹲下身去,搂住梁以沫的腰肢,衣冠禽兽地问:“亲爱的,有没有伤到哪里?”

    就在这时,对面VIP客房包厢里走出来几个男人。

    梁以沫抬眼望去,看到他们当中的某个人时,顿时眼前一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