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24章 她成了聂小倩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此外,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你留张卡号给我,我回过头打给你。”冷昼景然后地说。梁以沫点了点头,又在便捷贴上,将自己的银行卡账号写下去,递过来了冷昼景。她真的是出门时遇梁以沫点点头,又在便利贴上,将自己的银行卡账号写下来,递给了冷昼景。。...

    “另外,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你留张卡号给我,我回头打给你。”冷昼景接着说道。

    梁以沫点点头,又在便利贴上,将自己的银行卡账号写下来,递给了冷昼景。

    她真的是出门遇贵人了!

    直到他冷昼景送她回哥哥梁相濡的家时,她都忘记要问他名字了。

    在冷昼景离开后,梁以沫才猛然想起这回事。如果有缘再遇见他,她一定要问到他的名字。

    她记得那个好心的大帅哥提起过,地利置业在招室内设计实习生,想到这里,梁以沫决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掏出手机上网找到地利置业的投简方式,然后把自己的简历投了过去。

    此时,梁相濡和唐倩兮两人已经整理好了着装,亲亲我我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沫沫啊!我跟你嫂嫂要出去上班了,中午是不会回来吃饭,你自己看着办啊!”梁相濡说道。

    唐倩兮又接着说:“你就别客气,把这里当自己的家!”

    就这样,两人一起出了门。

    话说,都快十二点了,他俩才去上班,合适吗?

    梁以沫表示不理解,她只知道哥哥在某婚介网站当编辑,至于那个唐倩兮,她也不知道她是做什么,不过,月薪应该不低吧!

    梁、以、沫……

    冷昼景掏出之前梁以沫写给自己的那张借条看了看,随后将这张借条撕碎,扔进了垃圾桶内。

    他此刻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立即马上去洗澡。

    再不洗澡,他觉得自己都快要长一身的荨麻疹了。

    而梁以沫看着哥哥梁相濡这个家,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个家,怎么能这么乱?

    客厅杂志报纸扔得到处都是,茶几上饮料罐、泡面盒、零食垃圾一大堆,那边壁挂的电视上都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

    实在是受不了这家中的脏乱不堪,梁以沫主动带伤打扫卫生。

    中途,手机短信提醒,她的银行卡里还真收到了那个好心的大帅哥汇过来的一万块钱。

    这边,冷昼景搞完自己的个人卫生,让助理赵斌给梁以沫汇完款后,便在家吃过午饭睡了一个午觉。

    冷昼景午睡醒来时,见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下午三点钟,他准时到了滨江城机场。

    出口那陆陆续续有旅客出来,冷昼景掏出手机,给苏漫雪打电话。

    起初打第一个未打通,连续打了好几个后,苏漫雪的电话终于通了。

    “喂,你好!你是昼景吗?”

    电话接通后,未等冷昼景先开口说话,苏漫雪那嗲声嗲气的声音便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冷昼景听着,不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的,大嫂。”

    看来,大哥冷夜沉事先将他的手机号码告知了苏漫雪。

    “你是不是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银色的西裤?”苏漫雪又问道。

    冷昼景怔愣地应了声:“嗯。”

    难道,她看到他呢?

    就在冷昼景疑惑的时候,出口的人群里,有个女人举着手机一脸笑容地向他挥手。

    只见她浓妆艳抹,身材高挑,一袭墨紫色连衣裙,贵气十足。

    冷昼景朝苏漫雪走了过去,非常有绅士风度地主动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

    而苏漫雪却一脸花痴地盯着冷昼景,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番后,满心欢喜地说:“你长得好帅啊!”

    弟弟都长得这么帅,那么当哥哥的,一定更帅吧?!

    刚刚,她可是一眼便锁定到他身上了。

    苏漫雪情不自禁地挽住冷昼景的臂弯,扭着身躯,毫无顾忌地贴近冷昼景。

    冷昼景下意识地挪开苏漫雪的手,刻意地跟她保持着一段距离,并很客气地说道:“大嫂,这边请。”

    苏漫雪瘪了瘪红唇,心底燃起一丝不悦。

    她还不是他真正的大嫂了!他犯得着这样与她保持距离吗?

    而冷昼景心底也在纳闷,大哥冷夜沉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庸脂俗粉的女人?

    当唐倩兮下午下班回来,看到家里明窗净几,刚想激动得欲要尖叫的时候,只见梁以沫手里还拿着抹布,却躺沙发上睡着了。

    这孩子,实在是太招人爱了!

    唐倩兮不禁感慨。

    “沫沫,起来啦!快去洗个澡,嫂嫂今晚请你吃饭!”唐倩兮见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把梁以沫摇醒了。

    梁以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只有唐倩兮一个人回来了,便下意识地问:“我哥呢?”

    “你哥今晚要加班!要很晚才回!你赶紧去洗个澡,换一身好看的衣服。待会嫂嫂带你去见识见识世面!”唐倩兮说得眉飞色舞。

    梁以沫仍旧处于迷糊状态,然后一瘸一拐地拿衣服去洗澡。

    当梁以沫洗完澡出来后,唐倩兮看着她这一身打扮不禁摇了摇头。

    随即,她又擅自打开梁以沫的行李箱看了看,随手翻了翻她行李箱里的衣服,啧啧嘴,一脸嫌弃地说:“你这都是些啥衣服啊?”

    “有什么不对劲么?”梁以沫怔愣地反问。

    唐倩兮随手盖上行李箱,拉着梁以沫进了自己的卧室。

    她打开衣柜,一手滑过衣柜里挂着的每一件衣服,最后停在了一件纯白的礼服上。

    “喏!换上!”唐倩兮拿出那件纯白的礼服,朝梁以沫递去。

    梁以沫拿着礼服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反问:“为什么要穿得这么正式?”

    “嫂嫂我今晚给你介绍的那个娱乐会所驻唱的兼职,已经尘埃落定了!今晚,你要是唱得好,收入肯定不菲!”唐倩兮咧嘴一笑。

    梁以沫顿时眉开眼笑地去换礼服。

    当梁以沫换好衣服再次出现在唐倩兮面前的时候,这不禁令她眼前一亮。

    “真是清丽脱俗!”唐倩兮赞美道。

    梁以沫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赧然笑了笑。

    “对了,你得替自己想个艺名!”唐倩兮接着说。

    梁以沫不解地问:“为什么要用艺名?”

    “在外混这种娱乐场所,谁会用真名啊!”

    “那,嫂嫂,你的艺名是?”

    “聂小倩!”

    “那我哥岂不是宁采臣?”梁以沫噗嗤一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