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23章 有缘再遇见他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我……再后来,我哥来了,我便没让她带我去了。”梁以沫傻傻一笑,她今天清晨了把那个女人“虐”得够戗的了,因为,她但是留点口德很好。两个女人的说辞不像,冷昼景未明两个女人的说辞不一样,冷昼景不明意味地笑了笑。。...

    “我……后来,我哥来了,我便没让她带我去了。”梁以沫傻傻一笑,她今早已经把那个女人“虐”得够呛的了,所以,她还是留点口德比较好。

    两个女人的说辞不一样,冷昼景不明意味地笑了笑。

    梁以沫怔怔地看着冷昼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笑起来也挺帅。

    只是,他为什么笑啊?难道是她又说错话了吗?

    冷昼景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走过去,突然夺走了梁以沫手中的那盒安全套。

    “你哥哥住多少号房?”

    不等梁以沫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冷昼景又问道。

    梁以沫想了想,回答道:“好像是……502……”

    “小贺,你过来。”

    冷昼景又对那边物业前台的小姐唤了一声。

    那前台小姐见了冷昼景就跟见了皇帝似的,立马迎上前来,毕恭毕敬地询问:“冷……”总,您有什么吩咐?

    “把这盒安全套送去502号房。”不等前台小姐把话说完,冷昼景便将手里的安全套递给了她。

    小贺一脸惊怔,然后面带羞涩地接过安全套,转身进了电梯。

    梁以沫正一脸莫名其妙的时候,突然被冷昼景轻易地横抱了起来。

    “我带你去看医生。”冷昼景接着说。

    梁以沫怔了怔,看着冷昼景帅气的侧脸,莫名地怦然心动了。

    这种感觉……

    来得好奇妙!

    到了医院后,医生看完梁以沫拍的脚部片子,说:“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脚踝韧带拉伤。”

    “是不是要痛上好几天?”梁以沫试探性地问,她其实挺怕疼的。

    医生微微点头,然后给梁以沫开了药。

    冷昼景扶着梁以沫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梁以沫掏出口袋里的钱包,将梁爸给她的那两千块钱,递给了冷昼景。

    “从车票,到现在的医药费,我知道这些可能不够……但是我只能给你这么多……因为,剩下的那几百块钱,我还要管自己的生活费……”梁以沫满脸窘迫,却很真诚地说。

    她在他眼里,最可贵的是应该是一份很“真实”的感觉。

    这个女孩不像围绕在他身边那群浓妆艳抹的女人,矫情做作,一个个相互算计着如何上位,或者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没有那些虚伪,换句话说,可能是她涉世未深。

    还有就是……这女孩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纯粹不含任何杂质。

    冷昼景想到这里,话中有话地反问:“你认为,我是冲着你的钱来的?”

    “我知道,你看起来不缺钱,只是……我不太想欠你人情,因为欠别人人情,是要还的……”梁以沫倒是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冷昼景会心一笑,只好先接过梁以沫手中的钱:“我尊重你的想法。”

    他说着,又从钱包里掏出另外的三千块钱朝梁以沫递了过去。

    梁以沫怔愣着看着冷昼景,白皙的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你应该是第一次来滨江城吧!我见你也不太像是来走访亲戚的,所以,我猜……你应该是来找工作的。既然你哥哥有女朋友了,你和你哥哥住一起似乎不太合适。这些钱,就当我是借你的!”冷昼景慢条斯理地说。

    他名下的那栋公寓,九层以下的全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这女孩有哥哥,而她哥哥还有个女朋友,很明显,她跟他哥哥住一块的话,只能委屈她睡客厅。

    他想,他应该没有分析错。

    是的,他太擅于分析一个人,哪怕对方的一个微表情,他都会轻易地捕捉到。

    梁以沫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竟然能把她看得如此透,她想到这里,下意识地从钱包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朝这男人递了过去。

    “这是我的身份证,如果你真的愿意借钱给我,那就借一万块钱给我吧!我给你打欠条,你也可以算上利息。我打工赚到钱后,一定还给你!”梁以沫信誓旦旦地说。

    冷昼景反倒很好奇地问:“你要一万块钱用来做什么?”

    “交学费,还有……我确实得另外找房子租。和哥哥嫂嫂住一块,确实很尴尬。”梁以沫苦笑。

    “你还未毕业?”冷昼景反问。

    梁以沫很老实地点点头:“这个学期读大二。”

    “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冷昼景又问。

    梁以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室内设计。”

    冷昼景不禁会心一笑。

    梁以沫看着冷昼景的笑容,听他问了自己这么多,心知肚明他一定会借钱给自己,于是主动从钱包里掏出便携笔和便利贴,写了一张借条,将自己的身份证一起递给了冷昼景。

    冷昼景笑了笑:“你先把借条写好了,你不怕我不借你钱吗?”

    “你不会的!”梁以沫笃定地回答。

    冷昼景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只抽走了她手里的借条,并未拿她的身份证。

    “梁以沫?”他念着,轻声唤出了她的名字。

    梁以沫下意识地应了声:“嗯。”

    “你哥哥是不是叫梁相濡?”冷昼景又问道。

    梁以沫一脸惊诧地反问:“你认识我哥哥?”

    冷昼景不禁笑着说:“不认识!只是通过你的名字,反过来,就很容易猜出你哥哥的名字。‘相濡以沫’,你父母感情一定很深。”

    “是、是啊……”老爸老妈的感情确实很深,老爸对老妈可谓是言听必从。

    梁以沫回想起自己的那个老妈,不由地感到心寒。

    “你哥哥住的那栋公寓不错,你可以去前台问问还有没有空房出租。另外,你想找工作的话,可以去地利置业试试,那里也招室内设计员的实习生。”冷昼景好心说道。

    冷氏集团旗下的地利置业,也招室内设计的实习生!真的假的?

    梁以沫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冷昼景。

    只见冷昼景冲她会心一笑。

    殊不知,他冷昼景现在可是地利置业的总经理,要招实习生,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梁以沫虽感到奇怪,明明地利置业不招实习生,但她回过神来,连忙颔首,向冷昼景道谢:“真的很谢谢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