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22章 笑起来也挺帅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回家去后,他还理直气壮地跟爷爷明确提出想要娶她为妻。记忆到这里,冷夜沉不由得不解,漫雪也不是要上午三点钟刚到滨江城吗?怎么现在的突然会出现在的这里?“苏漫雪!”冷夜沉下意识地唤回忆到这里,冷夜沉不禁疑惑,漫雪不是要下午三点钟才到滨江城吗?。...

    回去后,他还理直气壮地跟爷爷提出想要娶她为妻。

    回忆到这里,冷夜沉不禁疑惑,漫雪不是要下午三点钟才到滨江城吗?

    怎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

    “苏漫雪!”

    冷夜沉下意识地唤了一声。

    这时,唐倩兮摁了摁车门上的升窗按钮,将梁以沫那边的车窗给关上了。

    车里开了空调,这傻丫头还把车窗打开!

    “嫂嫂,我唱得怎样?”梁以沫唱完后,微笑着问道。

    唐倩兮非常满意地回答:“不错!可以去会所驻唱了!”

    这边,冷夜沉掏出手机给刘管家打了个电话,得知苏漫雪正在临海城的依山别苑收拾行李箱,打算吃过午饭后,才去赶飞机来滨江城时,他这才认为刚刚应该是自己认错人了。

    到了哥哥梁相濡在滨江城租的这个家后,梁以沫走进去的第一感觉,就是乱……

    唐倩兮外表光鲜耀人,却没想到也是一个不爱收拾的女人。

    “梁相濡,你妹来了。还不起来!”

    唐倩兮一边嚷嚷着,一边走进了卧室。

    “哐——”地一声,房门被带关了。

    梁以沫拖着行李箱,单脚跳到沙发前,挪开沙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杂志坐下。

    “混蛋,你轻点!”屋内传来唐倩兮的娇嗔。

    “宝贝……让我亲亲……”

    “你妹还在外头了!”

    “可是我现在想要你了……”

    后面的话,梁以沫便听不太清楚了,她还真没想到这房间的隔音效果这么差。

    这套房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

    梁以沫上下打量着这里,有点类似于单身公寓。其实这幢公寓大楼从外面看,还是挺气派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幢公寓大楼的对面,是赫赫有名的冷氏集团旗下地利置业大厦。

    梁以沫在学校里的时候,听身边的同学老师提起过这个公司,是在国内相当出名的地产公司,但业务不仅仅只是房地产,还有酒店、商场等产业。

    可惜,这个大公司,不收实习生。

    “咔嚓——”

    房门突然开了。

    梁以沫循声望去,只见哥哥梁相濡探了个头出来,一脸窘迫地说:“沫沫啊!你去楼下给哥哥我买盒安全套上来!”

    “我?”梁以沫错愕了。

    哥哥梁相濡像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然后挤眉弄眼地接着说:“我的好妹妹,拜托了,江湖十万火急啊!”

    “哪里有买?”梁以沫汗颜地问。

    梁相濡咧嘴一笑:“就我们公寓楼下,大门口外,那个自助零食售卖机旁边,就是安全套的自助售卖机。”

    “哥哥你真是的!”梁以沫极其不情愿地从沙发上起来,一瘸一拐地朝门口走去。

    梁相濡说完便关上了房门,完全没注意到梁以沫的腿脚不便。

    另一边,冷昼景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后,才发现自己昨晚没洗澡就睡了,现在他感觉非常不自在,于是决定先回公寓去洗个澡,下午他还得去接那位“准大嫂”苏漫雪。

    冷昼景离开公司,回到公寓楼下时,碰巧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女孩,正一瘸一拐地从公寓大门口走出来。

    她走到了自助售卖机前,上上下下地将自助售卖机打量了一番,但也没见她将钱投入自助售卖机的收钞口。

    其实,梁以沫是懊恼了。

    她还从来没有用过这自助售卖机买东西,所以她得研究研究。

    冷昼景见状,只身走了过去。

    “你的脚还没好吗?”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梁以沫吓了一跳。

    梁以沫回过头去一看,竟然发现是今早那个好心肠的大帅哥。

    “我的脚没事!”梁以沫咧嘴一笑。

    冷昼景下意识地看了看梁以沫的脚,总觉得她刚刚走出来的时候,不像是故意装的。

    “好巧啊!居然在这碰到你了!”梁以沫接着说道。

    冷昼景刚想说,这幢公寓是他名下的房产时,又欲言而止了,只是好心问道:“你要买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我要买安全套,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梁以沫不经大脑地说,说到这,她便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连忙补充道,“我是替我哥哥嫂嫂买的!”

    “那你哥哥嫂嫂需要哪种牌子?”冷昼景很淡定地问。

    梁以沫顿时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怎么不说话了?”冷昼景坦然地接着问。

    此时,梁以沫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你觉得哪种牌子好,就买哪种吧……”

    梁以沫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反过来把选择权丢给了这位大帅哥。

    谁知,冷昼景竟然也一脸无奈地回答:“我也没用过,不知道哪种好。”

    “……”顿时,梁以沫冷场了。

    此时,梁以沫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不得不先接听电话。

    这电话刚一接通,哥哥梁相濡就在电话里大吼:“老妹啊!你干啥子去了?买个安全套都要这么久!你不知道你嫂嫂等急了吗?”

    “混蛋,别说我,好不好?”听筒里接着传来唐倩兮的娇嗔。

    梁以沫错愕地问:“哥,你要哪种牌子的啊?”

    “杜蕾斯,超薄,带螺纹的那种吧!要草莓味的!”梁相濡接着回答道。

    梁以沫打电话的时候,梁相濡的声音确实太大,大到连站在一旁的冷昼景都能听清楚他想要什么牌子。

    “噢!”

    梁以沫怔愣地应了声,她挂电话的时候,冷昼景已经在替她买了。

    “叮——请取您要的物品,谢谢,欢迎下次光临。”

    自动售卖机发出一声好听的电脑女音。

    梁以沫下意识低头看了看,然后从取货口里拿出了那盒安全套。

    “谢谢,我把钱给你……”

    “不用了。”冷昼景会心一笑,然后只身走向了大门口。

    梁以沫一瘸一拐地跟着走了过去。

    冷昼景走进电梯的时候,发现梁以沫还未进来,于是又走出去看了看。

    只见梁以沫真的在单脚跳着走,脸上露出很吃痛的表情。

    “今早明娜没带你去看医生吗?”冷昼景忽然问道。

    梁以沫抬起头来,不由自主地对上了冷昼景那很认真的眼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