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18章 非常宠他女友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男人抬眸看了梁以沫几眼,轻轻一笑:“的话你唱得好听啊的话,毕竟也可以。”梁以沫登时又困窘了,面红耳赤地拿起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抬眸再看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时,她又想梁以沫顿时又窘迫了,面红耳赤地拿起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抬眸再看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时,她又想起了那晚那个受伤的男人……。...

    男人抬眸看了梁以沫一眼,微微一笑:“如果你唱得好听的话,当然可以。”

    梁以沫顿时又窘迫了,面红耳赤地拿起手机,点开了录音功能。抬眸再看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时,她又想起了那晚那个受伤的男人……

    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梁以沫心里不太确定,觉得是,是因为长得很像。觉得不是,是因为她感觉上性格有所不同。

    那晚那个男人,她虽然后来又见过他两面,但是那男人外冷内热,每次出现,他都会猝不及防地强吻她。

    而面前这个男人……温、文、儒、雅!

    因为看到对面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男人,梁以沫会胡思乱想,所以她索性闭着眼睛,开始清唱:“说,有什么,不能说,怕什么,相信我,不会哭,我不会难过;错,谁的错,谁能说得清楚还不如算我的错;做,有什么,不敢做,怕什么,相信我,不在乎,就算你走了……”

    梁以沫清唱完后,立即给叶美佳发了过去。

    她希望自己的歌声,真的能给远方的这位发小带去安慰。

    此时,耳畔响起了“啪啪啪”的掌声。

    梁以沫循声望去,只见男人放下手来,微笑着赞了一句:“你唱得很好听。”

    “谢谢!”梁以沫顿时感到欣喜,脸上梨涡浅笑。

    男人接着说:“你可以再来一首吗?”

    “你想听哪首?”

    “你最拿手的。”

    “好!”

    梁以沫嘴角微扬,打开手机,翻出歌词,又唱了另一首比较欢快的歌曲:“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也可以偷偷地想念,直到让我摸到你那温暖的脸;知了也睡了,安心地睡了;在我心里面,宁静的夏天……”

    男人听着,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他双手交叉枕着后脑勺,嘴角微扬,闭着眼睛,安静地聆听。

    不可否认,这个女孩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就像一颗甜而不腻的糖,回味无穷。

    梁以沫唱完后,才发现,对面那个男人已经躺沙发上睡着了。

    车厢内的空调温度调得比较低,梁以沫走过去,从对面的床铺上拿下薄被,轻轻地替这个男人盖上。

    这个男人的睡相很好看,光洁白皙的脸庞,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看着这个男人的睡相,梁以沫突然觉得很眼熟。

    她回想了一会儿,才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跟那天晚上受伤爬进她房间,被她好心救了的那个男人长得很像。

    不过,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呢?她都已经离开临海城了。

    话说回来,梁以沫看着面前这个优雅的男人,不禁欣慰地笑了笑,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还能遇上一个好心人,真好……

    翌日清晨,列车快要抵达滨江城了。

    冷昼景一觉睡到自然醒后,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薄被,下意识便地往对面床铺上看去。

    女孩侧躺着,睡相恬静。

    身上这被子,应该是昨晚这女孩好心替自己盖上的吧!

    冷昼景笃定地会心一笑。

    此时,乘务员叩响了车厢房门,温和地提醒:“尊敬的乘客,您好,列车将于半个小时后抵达滨江城。”

    似乎是听到了乘务员的敲门声和温馨提醒,女孩眉心蹙动,似乎是要醒了。

    冷昼景回过神来,从行李箱里拿出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

    梁以沫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慌忙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顿时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自己睡过头了。

    她迷迷糊糊地挪到床边,本想踩着一旁的脚踏板下来,谁知脚下竟然踩空了,一不小心摔了下去。

    “嘭——”

    “啊——”

    门外传来一声吃痛的叫声,冷昼景立马放下手里的毛巾,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那女孩坐在地上,愁眉苦脸地揉着右脚的脚腕。

    “你怎么了?”冷昼景疾步走到了梁以沫的身旁,蹲下身去,关心地问道。

    梁以沫抿着嘴唇,真不想告诉他,她是因为踩空而从床上掉了下来。

    冷昼景见梁以沫不吭声,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有些忍俊不禁。

    真是个傻丫头!

    “有什么好笑的……”梁以沫皱着眉头,嘀咕着,声音里有些抱怨。

    “很抱歉,失笑了。”

    冷昼景看着梁以沫,彬彬有礼地道歉,接着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脚腕。

    他刚一触碰,她便喊“疼”。

    看样子,十有八九,是崴着了。

    “我先扶你起来!”

    冷昼景抓住梁以沫的胳膊,拉她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女孩不是一般的轻。

    换句话说,这个女孩比较偏瘦,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

    “谢谢。”梁以沫很客气地说了声谢,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不客气。”

    冷昼景会心一笑,然后转身开始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列车到站后,梁以沫一边拽着行李箱,一边单脚跳着前行。

    冷昼景见状,于是叫来了乘务员替帮忙拿行李,然后二话不说地走上前去,将梁以沫横抱了起来。

    对于突如其来的公主抱,梁以沫有些受宠若惊,手里的行李箱也随之被乘务员接了过去。

    乘务员只送他俩下火车,到达安全线外。

    冷昼景将梁以沫放了下来,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说道:“你可以坐在我的行李箱上,我推着你走。”

    “谢谢,没关系,我自己可以走的。”梁以沫微笑着谢绝了。

    冷昼景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出口,反问:“你确定,你要一路单脚跳过去?”

    听他说着,梁以沫也随之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出站口,以及这门庭若市的人群。

    “我、我还是坐在你的行李箱上吧!”梁以沫尴尬地笑了笑。

    冷昼景灰心而笑,将梁以沫抱到了行李箱上。

    他的行李箱比较大也很结实,上面坐一个人绰绰有余,更何况这女孩还不重。

    冷昼景一手推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手拖着梁以沫的行李箱,还不忘对梁以沫叮嘱道:“要坐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