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16章 动了恻隐之心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算了,别想多了,但是先回去吧!梁以沫抿了抿唇,取下了脖子上的陨石项链,小心翼翼地收在了上衣口袋里,接着扭过身去走上了一条田间小路。这些天,苏漫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这些天,苏漫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苏漫雪的爷爷奶奶,在苏漫雪离开小镇回临海城去了后,逢人就说他们家的孙女孝顺,说他们家孙女交了个高富帅男友,而且还快要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去他们家喝喜酒。。...

    算了,别想多了,还是先回家吧!

    梁以沫抿了抿唇,取下了脖子上的陨石项链,小心翼翼地收在了上衣口袋里,然后转过身去走上了一条田间小路。

    这些天,苏漫雪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而苏漫雪的爷爷奶奶,在苏漫雪离开小镇回临海城去了后,逢人就说他们家的孙女孝顺,说他们家孙女交了个高富帅男友,而且还快要结婚了,到时候一定要去他们家喝喜酒。

    其实,从苏漫雪回小镇到她离开,大家从未见过苏漫雪的男朋友。

    苏漫雪回老家探望长辈,这么大的排场,难道她男朋友不应该也陪着一起来吗?

    这个问题,梁妈果真拿到了饭桌上来说。

    “这男人再有钱,却不懂礼节。一定不是什么好男人!”梁妈有股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

    梁以沫淡然地帮苏漫雪解释道:“既然人家是有钱人,肯定是忙着分分钟都在赚钱啊!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双方家长见面。妈,何必在背后诋毁人家。”

    “诶,我说你这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梁妈气呼呼地说。

    梁以沫抿了抿唇,回答道:“我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只是觉得妈妈不应该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不是。”

    “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争辩了。反正,我也不指望你将来能嫁个有钱男人。”梁妈白了梁以沫一眼,自顾自地吃饭。

    梁爸始终保持沉默。

    晚饭过后,梁以沫掏出手机,给哥哥梁相濡打了通电话。

    “哥,我是沫沫!”

    “你怎么换手机号码了?”

    “我回家了,之前那张手机卡是临海城建筑学院的校园卡,回来用比较贵,索性换了张。”

    “你回家了啊!怎么突然回家了?你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啊!”

    “哥,可不可以借我一万块钱?”

    “你要一万块钱做什么?”

    “交大二的学费,以及了自己的生活费!”

    “你怎么不管老爸老妈要?”

    “他们不给……”

    “可我也没有这么多钱啊!你知道的,你哥我是月光族,零存款,还经常管家里要的!”

    “那……我自己再另外想办法……”梁以沫黯然失色地说。

    梁相濡觉得过意不去,又说道:“不如,你趁着暑假的最后这一个月,来哥所在的这个城市打工吧!怎么说,哥这里,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海滨大城市!”

    “我在临海城都找不到工作,去你那……就更加找不到了……”梁以沫失去了自信心。

    梁相濡笑道:“你怕什么啊?天无绝人之路,你明天就来哥的城市,哥照你一个月!总会找到工作来赚学费的!”

    “那我现在就去!”梁以沫顿时信心满满。

    “现在?”梁相濡惊愕。

    梁以沫笃定:“对!我去买火车票!”

    “好吧!不过,你路上小心!你到了后,给哥打电话!”

    “嗯!”

    梁以沫和哥哥梁相濡挂了电话后,重新振作了起来。

    反正她家就住火车站附近,买票很方便。

    当梁以沫再次拖着行李箱,离开家门的时候,梁爸杵着拐杖从屋内走了出来。

    梁以沫高三那年,梁爸做建筑工人的时候,不小心从工地的三楼摔了下来,命虽保住了,却断了一条腿。

    梁爸步履蹒跚地来到梁以沫面前,将皱巴巴的两千块钱塞到了梁以沫的手中。

    “这是爸的私房钱,你先拿去用。”梁爸满布沧桑的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别让你妈知道了。”

    梁以沫看着梁爸,鼻子一酸,潸然泪下地抱了抱身形有些佝偻了的梁爸。

    “闺女啊!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凡事想开点,乐观向上,才是最重要的!还有,这世界上的坏男人太多,你要学会好好地保护自己!”梁爸千叮万嘱,总是说这些被他说烂了的话。

    梁以沫点点头,抹去眼泪,强颜欢笑地拖着行李箱,转身出了门。

    她不敢回头去看梁爸,她怕自己忍不住又要痛哭流涕。

    这一次出行,梁以沫决定,以后不会再轻易回家。

    哪怕是最狼狈不堪的时候,这个家终究不是她的避风港。

    那……她真正的避风港,又在哪里?

    黑夜,渐渐吞噬了她踽踽独行的背影。

    梁以沫觉得自己踏上了另一段漫无止境的路……

    火车站,售票大厅。

    “真的没有硬座了吗?那硬卧呢?软卧也行!只要有票!我就买!”梁以沫再三强调地问,她真没料到今晚去滨江城的票,竟然如此一票难求。

    售票员也有些不耐烦了:“今晚的真的全都没有了!只有后天有余票,不如你买后天的吧!”

    “您好,我要退了这张去滨江城的软卧票。”这时,旁边的退票改签窗口,突然响起一声透着磁性的男音。

    梁以沫耳尖得狠,一听是去滨江城的票,就在对方准备退票的时候,她疾步走过去,冒然抓住了对方的手。

    “先生,可以把这张票,退给我吗?”梁以沫恳求地问,她的眼里,只有他手中那张去滨江城的票。

    她抓着他的手,有点抖,惨白的脸上有哭过的痕迹,楚楚可怜的样子,莫名其妙地让人看了心疼。

    看得出,这个女孩很想去滨江城。

    男人动了恻隐之心,温文儒雅地说:“当然,不过你得先放开我的手,我才能把票退给你。”

    梁以沫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唐突地抓住了对方的大手。

    “对、对不起!”她下意识地放开对方的手,尴尬地跟对方道歉。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而好听:“没关系。”

    听着这好听的声音,梁以沫怔怔地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男人。

    只见他身着深银色笔挺的西装,俊逸脱俗,个子高大却不魁梧,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

    而这男人的五官,犹如上帝亲手精雕细琢的艺术品,那棱角分明的脸就像泰剧里的混血男主角一样俊美无暇。

    好帅啊!

    这是梁以沫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也是她平生以来第一次犯花痴,噢,不!是第二次犯花痴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