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7章 心中的一根刺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漫雪,你究竟是怎么了?”梁以沫登时一头雾水。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你以后切记再跟我打电话。更为切记说起你认识了我!”“你是也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打电话。更加不要提起你认识我!”。...

    “漫雪,你到底是怎么了?”梁以沫顿时一头雾水。

    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打电话。更加不要提起你认识我!”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我想办法帮你!”梁以沫担忧地问。

    苏漫雪顿时不耐烦起来:“我一切安好,你别想歪了!另外,我不会再回出租屋了,也不会再去那破公司上班。就这样,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烦,挂了!”

    “嘟——”

    被苏漫雪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后,梁以沫这才恍然大悟地回想起今天下班之前所发的那些短信内容的事情。

    梁以沫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真的是工作忙过头了,不记事就算了,居然还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苏漫雪的冷屁股。

    不过听苏漫雪那嚣张的口气,似乎真的是跟她梁以沫绝交了。

    梁以沫苦笑,就算是感情再好的朋友,迟早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各奔东西。

    所以,梁以沫也没再去计较自己与苏漫雪的事情。

    苏漫雪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她还得找人跟自己合租。

    梁以沫伸了个懒腰,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衣服去卫生间里洗澡。

    她顺手拿起脸盆,无意间看到桶子里还泡着那件早上她脱下来还未来得及清洗的,沾满了血渍的睡裙,顿时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男人。

    也不知道他腹部上的伤有没有好点?希望他的伤口不要发炎了就好!

    梁以沫想到这儿,随即摆摆头,真不知道自己没事想那男人干啥?

    她随即拿起洗衣粉,倒入桶子里,甚至压根就没注意,昨晚那个男人留给她的那块被她今早扔在洗漱台上的玉坠,早已不翼而飞。

    苏漫雪到了冷家的依山别苑,看到别苑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的那些金灿灿的功绩勋章,顿时能猜到冷大少爷的另一个隐蔽的身份是什么了。

    “大少爷是军人?”苏漫雪不禁忧心忡忡地看着一旁的刘管家问道。

    刘管家微笑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觉得能给大少爷当管家很光荣。

    但苏漫雪看着刘管家,却愁眉苦脸起来。

    如果她将要嫁的人,是一名军人,那岂不是相当于她将要“守活寡”?

    军人常年不是在部队,就是在外跟那些歹徒交战。

    命都不是自己的,再有钱顶个屁用?

    早知如此,她就不冒充梁以沫了!

    苏漫雪有点后悔,眸光黯然失色。

    刘管家一眼便看穿了苏漫雪的心思,又补充道:“大少奶奶放心,大少爷今年会退役,转战商界,接手老太爷的冷氏集团!”

    “真的?”苏漫雪顿时眼前一亮。

    刘管家干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底却在纳闷,大少爷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如此“现实”的女人?!

    “大少奶奶,您是真心想要跟着我家大少爷的吗?倘若现在您后悔,还来得及。”刘管家微笑着提醒。

    苏漫雪刻不容缓,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好!既然大少奶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我家大少爷。我家大少爷还说了,大少奶奶有任何要求尽管提便是,我都会尽量为您办妥。”刘管家接着毕恭毕敬地说。

    他的这句话,倒是让苏漫雪满心欢喜。

    “是不是,我想要什么,你家大少爷就能给我什么?”苏漫雪眨巴着双眼,弱弱地问。

    刘管家非常认真地回答:“是!”

    “那……我要天上的星星呢?你家大少爷也能给我摘下来?”苏漫雪打趣着问。

    刘管家大言不惭地回答:“当然!”

    “我开玩笑的啦!”苏漫雪顿时笑不拢嘴,同时也很识趣地接着说,顿了顿后,苏漫雪扬了扬眉,和刘管家谈起了正事,“其实,我是想收购一家装饰装修公司,你能为我办妥吗?”

    刘管家颔首点头:“大少奶奶尽管吩咐便是!”

    得到刘管家肯定的答复后,苏漫雪柳眉微扬,唇瓣勾起一抹得意的坏笑。

    “大少奶奶,您喜欢什么,都可以吩咐下来!”刘管家又接着说。

    冷大少爷早有交代,一定要让这未来的冷大少奶奶在家里过得称心如意。

    “哈哈哈——哈哈哈——”

    苏漫雪听着刘管家那话,差点笑到得意忘形。

    这正是她想要的豪门阔太的奢华生活!

    但这一切,原本是属于梁以沫的。

    这一点,永远都是苏漫雪心中的一根刺。

    晚餐的时候,依山别苑里,苏漫雪坐在精致的长桌前,手里拿着银筷,眼睛格外发亮。

    她看着面前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嘴里直咽口水,却不知自己该从哪个菜开始下手。

    而另一边的出租屋内,梁以沫就只炒了一个家常菜,自己坐在厨房里的餐桌前,端着一碗米饭细嚼慢咽。

    以前和苏漫雪合租的时候,苏漫雪从来不在家里吃饭。因为,苏漫雪从来不缺男人请她吃饭。

    梁以沫对于苏漫雪的私生活也从来不会过问,而且苏漫雪自己也很自觉,不会把男人带回这出租屋里来过夜。

    不过,在生活上,更多的是梁以沫在关照着苏漫雪。

    每逢苏漫雪生病发烧、来例假痛经什么的,哪怕是三更半夜,都是梁以沫自掏腰包为她去药店买药回来,并好生照顾着她。

    苏漫雪从来不记梁以沫的好,只觉得梁以沫来自她老家那穷乡僻野的地方,在这一线城市里能得到她苏漫雪的陪伴,那是她梁以沫的福气。所以,她梁以沫照顾她苏漫雪便是应该的。

    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不知好歹。

    梁以沫从未认真地去看清过,这每日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闺蜜苏漫雪,到底是何种人。

    她以为,她每天对她笑,就代表着友谊的一切安好。

    殊不知,苏漫雪是笑里藏刀,她的本性,隐藏在内心里最深最深的地方。

    晚饭过后,梁以沫收拾了一下厨房,然后提起包包出了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