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中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

作者:诺小颖 | 军事历史

收藏

  他宠她爱她细心呵护她,而她一看见他就想逃跑。渣女贱女被欺负她,他替她加倍被欺负回家去,霸气十足护妻被欺负我的女人,找死!那你被欺负我了,准备怎么死?她从他身边逃跑了。五年后,小室内仍旧一片漆黑,这出租屋里停电了,老旧的壁挂式空调因为断电而一直在“嗤嗤”地发出罢工声。。

第8章 突如其来的吻_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_ 童以沫, 冷夜沉

    夜间没时间去逛超市,家里的冰箱空了,梁以沫准备去附近的水果超市里买一些很新鲜的水果来填填冰箱。而如今,闺蜜苏漫雪他不在身边,以后的我的每一天,就她一个人出出进进这间转租屋了如今,闺蜜苏漫雪不在身边,以后的每一天,就她一个人进进出出这间出租屋了。。...

    白天没空去逛超市,家里的冰箱空了,梁以沫打算去附近的水果超市里买一些新鲜的水果来填填冰箱。

    如今,闺蜜苏漫雪不在身边,以后的每一天,就她一个人进进出出这间出租屋了。

    梁以沫心里虽然感觉有点儿孤寂,但照样可以把自己的日子过得舒适惬意。

    水果超市里,梁以沫挑了火龙果、香蕉和苹果,提着袋子去前台打秤买单。

    就在她掏出钱包,准备付款的时候,一只修长的大手,早已拿着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收银员。

    “找您五十,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女收银员笑盈盈地说,将找好的余钱,递给了这个付了款买了单的人。

    梁以沫怔愣地顺着这只手,抬眸看了过去。

    “美女,你男朋友好帅啊!”女收银员面带微笑地看着梁以沫,又看了看梁以沫身旁的男人,惊艳地夸赞。

    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帅!

    一张犹如宫廷画师勾勒出来的俊脸,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男人穿着军装、军靴,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透着十足的禁欲感。

    他的身高,足足高了梁以沫一头半。

    “你……”

    “跟我来!”

    不等梁以沫把话说完,男人便将手伸了过来,这大手抓住了梁以沫的小手,防不胜防地牵着她离开了水果超市。

    “你是谁啊?快放开我!”

    梁以沫一手提着一袋水果,另一只手想挣脱掉男人的手,但却被男人拉着往前走,没法停下自己脚下的步伐。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甚是想念。

    梁以沫没法体会到男人的这种心情,她甚至有些抱怨,这男人是不是疯了?!

    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啊!

    男人停下脚步,一个转身,梁以沫一头撞入了他的怀中。

    她刚一抬头,他便低头吻了下来。

    男人霸道又强势。

    他的心跳猛烈,呼吸急促,让梁以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熟悉的味道……

    和昨晚的那个男人好像……

    男人紧紧地抱着她,用尽自己的温度、自己的气息、自己的热情,去拥吻她。

    梁以沫使出浑身解数,双手乱捶,想要推开面前这个无礼的男人。

    “嘶——”

    男人忽然放开了她,吃痛地捂住了腹部。

    梁以沫怔愣了一下,猛然发现,他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受了伤爬进她屋内的男人!

    “你……”梁以沫有些不知所措,本想破口大骂这男人的非礼,但见他痛得脸色惨白,心里又有些愧疚,只好改了口,“哎,算了!对不起啊!我是不小心的!要不,我帮你看看,你腹部上的伤口……”

    他没事干嘛突然吻她啊!

    梁以沫本来挺恼火的,但又念及是她不小心弄疼这男人腹部上的伤口,结果想发火又没火可发了,索性不跟他计较了。

    “我没事,只是,我逗留的时间不多。本来打算回别苑去看看你,但是管家说,你出门了不在家中。我刚去医院换了药,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你。所以,我们之间,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宝贝,你要等我,等我忙完这段日子,我就能天天陪着你了。”冷夜沉抬起手来,揉了揉梁以沫的头顶,深情款款地说。

    该怎么办是好?

    他好像,真的已经爱上这个救了他的女人了。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冷夜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夜沉沦,陷入到这爱情的俗套之中,无法自拔。

    明明他跟她刚认识不过二十四小时,却恍若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

    或许,他内心深处,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情。

    正因为这样的感情,让他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出现。

    梁以沫却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冷夜沉,完全听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宝贝,我该走了。晚安,要司机早点送你回家,不要让我担心。”冷夜沉随之俯身,温柔地吻了吻梁以沫的眉心。

    梁以沫一脸茫然,刚想问这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这男人敏捷地转过身去,跃过路边的花坛,利索地跳上了一辆刚好停在路边,里面有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的军绿色越野车内。

    “乓”地一声,车门刚关上,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便扬长而去。

    他赶时间,赶到完全不给她问话的余地。

    梁以沫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会痛,所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上来就强吻她,还对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既然他平安无事,那么就不要再回来找她了啊!

    刚刚看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是白色的车牌,也就是说,是军用车。

    难道,他是部队里的人?!

    梁以沫也只是胡乱地猜了猜,但并未把那个男人的事情放心上。

    或许,他只是感恩她救了他,对她并无恶意。

    冷夜沉回到车上后,指腹摩挲着自己的唇瓣,像是在为某件事情回味无穷。

    战友韩剑锋拍了拍冷夜沉的肩头,噘着嘴,打趣着问:“我说,四少。别以为,刚刚我在车里就什么都没看到啊!怎么样?那女孩的唇,甜不甜?”

    “……”顿时,冷夜沉紧绷着一张脸,犀利的黑眸,瞪了韩剑锋一眼。

    韩剑锋忍俊不禁,“嘶溜”一声,抬起手来,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闭嘴就是。

    没过多久,冷夜沉在进行今天的第二次任务之前,给依山别苑的刘管家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苏漫雪有没有回家。

    刘管家很快便回了一条短信过来,告知他,大少奶奶已经安全到家,并买了很多很多的昂贵的限量版的衣服。

    嗯,只要她喜欢就好。

    冷夜沉打完这句话,发给刘管家后,便将手机给关机了。

    闺蜜跟自己绝交,已经是梁以沫刚入社会所遇到的一件伤心事了,没想到第二件令她伤心的事情,在苏漫雪离开一个星期后,接踵而来。

    梁以沫原以为自己能安然地度过公司安排的实习期。

    等到她大学真正毕业的时候,正好成为公司里的正式员工,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给开除了。

    而且,是莫名其妙地“被”开除!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直不曾露面的女老板颁布一则通告:“辞掉公司里所有的实习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