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玉色倾城

作者:梧桐阅读 | 言情小说

收藏

  《淡青倾世》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马晓东,方亮,唐艳,柳眉,李云,李总,李云雪,老张之间的故事。淡青倾世约10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玉色倾城小说最新章节_玉色倾城最新更新_玉色倾城小说马晓东柳眉

    马晓东柳眉小说名字叫作《淡青倾世》,提供更多淡青倾世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淡青倾世以及最新更新。淡青倾世小说马晓东柳眉节选:马晓东紧握甩棍,向后退了两步。“别他妈多管闲事,滚吧。”对方见此,挥了一下手里的刀子。马晓东站定了,“松绑…...

    马晓东柳眉小说名字叫做《玉色倾城》,这里提供马晓东柳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玉色倾城小说精选:看到对方拿着刀逼向自己,马晓东握紧甩棍,向后退了两步。“别他妈多管闲事,滚蛋。”对方见状,挥了一下手里的刀子。马晓东站定了,“放开她。”对方一听,骂道,“找死。”刀子一挥朝着马晓东就扎了过来。马晓东眼看刀子刺向自己,瞬即往前一纵,手里甩棍一甩,狠狠打在对方的手上,对方哎呦一声,手里的刀子脱落,马晓东随即又是一甩棍,抽在了对方的脸上,对方一声惨叫,捂着脸被抽倒在地。另一个控制着柳眉的家伙,见到同伙吃亏了,放开柳眉,蹭地也从腰间拔…

    看到对方拿着刀逼向自己,马晓东握紧甩棍,向后退了两步。

    “别他妈多管闲事,滚蛋。”对方见状,挥了一下手里的刀子。

    马晓东站定了,“放开她。”

    对方一听,骂道,“找死。”刀子一挥朝着马晓东就扎了过来。

    马晓东眼看刀子刺向自己,瞬即往前一纵,手里甩棍一甩,狠狠打在对方的手上,对方哎呦一声,手里的刀子脱落,马晓东随即又是一甩棍,抽在了对方的脸上,对方一声惨叫,捂着脸被抽倒在地。

    另一个控制着柳眉的家伙,见到同伙吃亏了,放开柳眉,蹭地也从腰间拔出把匕首也向马晓东扑来,马晓东挥舞着甩棍迎了上去。

    被击倒的歹徒趁机爬了起来,随手捡起一根棍子,从后边夹击马晓东。

    马晓东前后应战,有点吃亏,身上挨了好几棍子,马晓东彻底怒了,大喊一声,像头凶猛的野兽,对拿着匕首的家伙用甩棍猛抽,那家伙被马晓东抽得连连惨叫,马晓东趁势飞起一脚,踢在对方的下部,那家伙一抱裆,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拿棍子的家伙见同伴被击倒了,棍子一扬,就朝马晓东脑袋上砸去,眼看棍子就要落在马晓东的头上,突然那家伙哎呦一声,手里的棍子落地,哎呦一声,捂住了脑袋,脸上已经是血流满面。

    在他身后,露出柳眉惊恐的脸,原来柳眉趁他不注意,给了他一板砖。

    马晓东一见对方都受伤了,跑到柳眉面前,“快走。”

    柳眉手里拿着板砖,嘴张成O字型,还处在惊慌失措中,对于马晓东的话仿佛根本没有听到。

    “快走。”马晓东又喊了一声。

    柳眉这才回过神来,把手里的板砖一丢,捡起地上自己的包,被马晓东拉着就往小巷外跑。

    身后传来对方的喊声,“柳眉,你跑不了。”

    跑出小巷,上了车,见到身后没有人追来,马晓东才松了口气。

    “谢谢你。”柳眉轻声说。

    马晓东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柳眉,柳眉衣服被撕破了,胸前的风光随着衣服的破除风光尽显,柳眉抱着前胸还在瑟瑟发抖。

    马晓东把自己的外衣脱掉,扔给柳眉,“穿上吧,咱们去哪?”

    柳眉把外衣穿在身上,定定神,“有烟吗?”

    马晓东稍稍一愣,取出一支烟,自己点了一支,也给柳眉点了一支。

    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各自默默地抽着烟。

    马晓东用余光瞟瞟柳眉,柳眉手指轻盈地夹着香烟,长发轻轻垂落,面色已经由刚才的惊恐变为了冷艳,她抽烟的样子很娴熟,盯着窗外若有所思,看她的样子,马晓东就想起了电影中那些唯美的黑白画面。

    一支烟抽完,马晓东正出神地看着柳眉,柳眉把手里的烟往车窗外一丢,“开车吧。”

    马晓东发动了车子,“去哪?”开了一截,马晓东问。

    “铁东村。”柳眉轻轻说出了三个字。

    “铁东村?”马晓东一听这个地方,心里就有种不安全感,铁东村在城市边缘,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那里住着外来的民工,下岗的工人和各式各样的混混,柳眉这样的漂亮的女人住在那个地方,除非别无选择,否则就是羊入虎口。

    “你住在那?”马晓东问。

    柳眉点点头,

    马晓东听完,突然想起来了,上次柳眉坐的那辆公交车终点站就是铁东村。

    “你没事吧?”柳眉伸出一只胳膊,轻轻碰了碰马晓东。

    “没事。”马晓东轻轻晃了晃肩膀,“很长时间没打架了,手有点生了。”

    柳眉笑了,“没想到你刚才那么勇猛,我还以为你这人根本就是个嘴上的功夫。”

    “你是因为这个吧?”马晓东指指自己的额头,那是上次被柳眉挖伤的地方。

    柳眉点点头。

    “我不打女人,所以和女人动手我总吃亏。”马晓东笑着解释了一下,“原来你真是个模特,今天所有的模特里边你表现最好,连美妆公司的老总都夸你。”

    马晓东以为柳眉听了自己的话会高兴,回头瞟了柳眉一眼,柳眉无动于衷。

    “怎么,你不高兴?”马晓东问。

    “还好吧,其实这T台我也是好久没上了。”柳眉淡淡说。

    “为什么,也因为那个张东升?”马晓东试探着问。

    柳眉沉默一会儿,点点头。

    “刚才那两人追你是不也和他有关?”马晓东接着问。

    柳眉又点点头。

    “也许我不该问,你也可以不回答,但是既然咱两这么有缘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马晓东轻咳一声,放缓语气。

    柳眉咬咬嘴唇,伸手又去拿车前的烟,马晓东把火扔给她。

    柳眉重新点了一支,重重抽了两口又掐灭了,“今天谢谢你救了我,我的事和你说了也么什么用处,还是算了。”

    柳眉的话不硬不软,但已经是拒绝的态度,马晓东只好不再问了,“不用谢,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马晓东的话让车里凝重的气氛轻松起来,柳眉噗嗤一声笑了,马晓东也笑了。

    前边已经是铁东村了,村口灯光昏昏暗暗,一溜灰色的板房前霓虹闪烁,一圈衣着清凉的女人正在店门前嬉笑打闹,不时有不三不四的男子从那些板房里进进出出。这里的夜生活放纵又粗野。

    马晓东的车一丛那溜板房前看过,就有女人迎了上来,对着车窗搔首弄姿。

    马晓东按了几下喇叭,车外的女人还不离开。

    马晓东只好又指了指旁边的柳眉,车外的女人借着灯光往柳眉脸上瞟了一眼,这才知趣地离开了,又去招揽别的男人。

    马晓东心想,柳眉这样冷艳的女人,每天要从这样一群粗俗的环境中走过,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再看看柳眉,柳眉指了指边,“往前开,那栋土二楼就是。”

    马晓东往前看看,前边一点灯光都没了,完全是一片黑色,在车灯的映照下,能看到一栋造型扭曲的小二楼,像个怪兽一样立在黑暗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