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已完成

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

作者:梧桐阅读 | 言情小说

收藏

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最新章节_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最新更新_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叶梅麦苏

    叶梅麦苏小说名字叫作《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提供更多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以及最新更新。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叶梅麦苏摘选:叶梅已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小弟……你不…...

    叶梅麦苏小说名字叫做《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这里提供叶梅麦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斗破利欲场:我和美女董事长小说精选:颠鸾倒凤中,叶梅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小弟……你不但做业务出色……在床上……你更出色……”这一夜,对流浪异地独自打拼的我来说,注定是温暖而难忘的,我陶醉在叶梅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夜,对独居已久的寂寞少妇叶梅来说,注定是激烈而释怀的,她在我的凶猛冲击下,一次又一次到达感官刺激的巅峰。破晓时分,战斗终于停歇下来。巅峰之后,我心里突然涌起巨大的空虚和不安,坐起来靠在床头,摸起一支烟,叶梅摸过打…

    颠鸾倒凤中,叶梅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小弟……你不但做业务出色……在床上……你更出色……”

    这一夜,对流浪异地独自打拼的我来说,注定是温暖而难忘的,我陶醉在叶梅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夜,对独居已久的寂寞少妇叶梅来说,注定是激烈而释怀的,她在我的凶猛冲击下,一次又一次到达感官刺激的巅峰。

    破晓时分,战斗终于停歇下来。

    巅峰之后,我心里突然涌起巨大的空虚和不安,坐起来靠在床头,摸起一支烟,叶梅摸过打火机为我点着。

    我默默吸了两口,叶梅靠在我胸口没有说话。

    我们一时都沉默起来。

    我想打破这尴尬的沉默,想起了什么,对叶梅说:“姐,我那天在天一广场见到麦苏了。”

    “怎么了?”叶梅轻轻抚摸着我的胸口。

    “不但见到了麦苏,还见到了她女儿,叫丹丹。”

    “你怎么遇见的?”叶梅抬头看着我。

    “当时天一广场大屏幕在播放麦苏的访谈,有个女孩说那是她妈妈,然后旁边有个老外跟着丹丹……”

    “那老外一定是迈克。”叶梅说。

    “对,你怎么知道?”

    “迈克是集团的法律和投资顾问,他和麦苏董事长关系很密切,麦苏回国创办四海集团,他跟随麦苏从美国来的。”叶梅说,“我经常到天一广场晨练,有时候会遇见迈克也在锻炼身体,逐渐我们就认识了。这人很坦诚也很可爱,汉语说得相当流利,对中美两国法律研究地很精通。”

    我说:“迈克和麦苏是什么关系?”

    叶梅:“不清楚,但是那种关系的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

    “直觉!”

    我点点头:“后来迈克抱着丹丹走了,说去找妈妈,然后我也走了,在地下商场扶梯口那里,看到了麦苏……然后迈克抱着丹丹过来了,他们就一起走了。”

    我没有说出自己和麦苏相撞的事情。

    “嗯,你没和麦苏打个招呼?”

    我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怎么可能,她是高高在上的集团董事长,怎么会知道我是谁?我哪里有资格和她打招呼!”

    叶梅笑了下。

    我皱皱眉头:“麦苏有孩子了,那一定是结婚了,老公是谁呢?”

    叶梅说:“这我就不清楚了,听说麦苏回国的时候,是带着丹丹回来的,跟随她来的还有迈克,从来没听说麦董有老公。”

    “集团的那个总裁肖峰不是和麦苏一起回来的?”

    “不是,肖峰和麦苏以前就熟悉,是麦苏的大学师兄,麦苏回来一创办四海集团,肖峰就是总裁。”

    “肖峰这人能力怎么样?”

    “能做总裁,你说能力怎么样?其实呢,我觉得能让肖峰做总裁,麦苏一定是对他高度信任的,不光是能力。能做到这个位置,光有能力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的信任。”叶梅说。

    我点点头:“这倒也是,这个肖峰,成家了没有?”

    “钻石王老五,集团很多漂亮女孩子都追求他,他毫不动心。”

    “该不会是同志吧?”

    “你联想力真丰富……”

    我停顿了下,又问:“对了,你在海州,有没有听说一个叫什么鹏飞的?”

    叶梅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从来没有。”

    “哦……”

    “你问这干啥?”叶梅有些好奇。

    “不干啥,随便问问。”

    叶梅戳戳我心口窝:“看你问了这么多,不知道你这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默默笑了下,没有回答。

    天亮去上班,滋润了一夜的叶梅容光焕发,耕耘了一夜的我却有些焉。

    和叶梅发生的此事,不知为何,让我心里感到隐隐有些不安,感觉自己这么做似乎有些荒唐和荒谬。

    我能感觉出叶梅喜欢我,但对我并没有那种情感,而我,对叶梅也只是好感,但好感并不等同于爱情。

    两个并不相爱的人却发生了身体的交融,这该怎么解释呢?

    我有些纠结和苦恼,一方面是对生理需求的渴望,另一方面又是对性与爱的矛盾和迷茫。

    这天晚上和瘦小丫聊天时,我试探性地说:“我想和你探讨一个问题,只是这问题比较敏感,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

    瘦小丫:“既然是探讨,何来生气之说,山东大兄弟,有话尽管说。”

    我小心翼翼地说:“你觉得,没有爱的性行为,是道德的吗?”

    瘦小丫沉默了半天:“怎么会问起这样的话题?莫非你是遇到了此类问题?”

    我有些心虚,硬着头皮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瘦小丫又沉默了良久,说:“谈起这个话题,其实会出现许多争议。也许有人会说先爱后性,爱是性的基础,没有爱的前提是不会有性的;也有人会说先性后爱,有了性才能有爱,没有现实的性,一切的爱都是虚幻的;而且性与爱还可以是背离的,也可以是相互交融的。总之,这个问题是属于鸡与蛋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到底谁是谁非,还真不能给出个确切的答案。但是既然提出了这个话题,我们就试着来谈谈。”

    “嗯。”我琢磨着她的话。

    瘦小丫:“我来谈谈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性与爱应该把他们联系起来看,不应该分开来独立看。他们是一体的,不可分割。性是身体,爱是心灵,只有当身体与心灵融合在一起时,才可以被称作真正的爱。无论是先有爱后有性,还是先有性后有爱,他们都脱离不了爱。一切的行为活动都是围绕着爱,以爱为基础的。”

    我专注地看着瘦小丫的话。

    瘦小丫继续说:“但我不否认另一种性和爱分离的现象,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ONENIGHTSTAND。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大社会背景下,一切求快的生活惯性促使了人们生活态度的进化,这种进化方便而快捷。我不能评论这种行为的对与错,我只能说这只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所以,你说的没有爱的性行为是否道德,我不好正面回答,只能说如果两人都愿意,如果不危害社会和他人的利益,或许应该是不能谴责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