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作者:望晨莫及 | 耽美同人

收藏

  【全文免费】六年前,她爱上了韩焰,皆因身份太相差悬殊,不得已分了手。八年后,她悔婚闪嫁,但为宽长辈之心,却误惹了他。什么?新婚丈夫是顶流豪门?什么?他和前任男友是发小?什么?龙凤胎竟他留的种?这这这……这究竟是啥情况呀?她而已想借个男人演场戏,却意外神秘面纱了两个惊天大秘密……*作为陆氏第一承继人,曾的特职业战队队长,他杀伐非常果断,雷厉风行,娶她,但为还师恩。什么?新婚妻子是圣手神医?什么?陆太太但是顶流画家?什么?老婆大人给他生了龙凤胎?什么?心肝宝贝睡了他,不认帐?“两个小乖乖,快,给爹地出个主意,怎么攻下你们那位清早,天空下着雨。。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_27,他喜欢她免费阅读

    时家坐落于嘉市最富于的别墅区——金江镇帝园。这里一栋别墅,现市值是8千万。毕竟,这与大城市是没办法比的,但在三线城市,这个价位,算最顶配了。而时家在这个别墅区买的是唯一的别墅。当初这里位置偏,买的时候并不贵,对于后来的时家来说也而已一笔微不足道的这里一幢别墅,现市值是8千万。。...

    时家位于嘉市最富有的别墅区——金江帝园。

    这里一幢别墅,现市值是8千万。

    当然,这与大城市是没法比的,但在三线城市,这个价位,算是顶配了。

    而时家在这个别墅区买的是最大的别墅。

    当年这里位置偏,买的时候并不贵,对于当时的时家来说也只是一笔微不足道的支出,但经过了这些年的市值加持,它已然成了时家人在嘉市身份的象征。

    时卿在这幢别墅的记忆,都是不好的。

    最不堪的记忆是:爷爷过世时,她来奔丧,被时韵当众泼冷水,用鞭子狠狠抽打。

    当时,时韵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控诉她:

    “爷爷死的时候都在念着你,你在哪?

    “这个家里,爷爷最疼你,可是你呢,你连爷爷的终都没送到……你有什么资格自称是爷爷的孙女?

    “你给我滚,滚啊,从今往后再也不要回来……”

    那时,她不在嘉市。是从外地回来奔得丧。

    爷爷过世后,她就彻底从嘉市消失了。

    不,正确来说,是以另一个身份,活在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另一段人生。

    却也彻底伤了她的心。

    从出租车下来,按了门铃。

    很快,有个佣人出来开门,是珍姐——一个和他们的主子一样嫌弃她的人,生的是见风使舵的性子。

    “哟,原来是大小姐回来了……进来吧,先生和太太都在厅内等着呢……”

    珍姐瞟了一眼,神情寡寡,带着不屑。

    这个私生女,从小到大就是个惹祸精,听说这些年还被人拐骗了。

    想想那些被拐骗的姑娘,一个一个哪个得了好下场?

    大多是被卖到山里做了那些光棍的便宜媳妇。

    瞧她这冷漠无神的窘样,可见定是受了虐待,逃回来了的。

    时卿不搭话,默默跟着,穿过花园,进了开着空调的客厅。

    时亮和亮夫人正坐在沙发上,一个在看报,一个在打电话。

    看到她进来,看报的把报搁下了,打电话的把电话挂了。

    “哟,我们家的大小姐,三催四请,总算是回家来了啊……”时夫人斜着眼一挑,抱胸冷笑,话里那里字字带刺。

    时卿面无表情:

    “说吧,你们又想让我做什么,才肯把我妈的遗物还给我,将她的死因告诉我?”

    她太了解时家人,他们就是想用这些把她引诱过来。

    若没有等额的条件进行交换,想从他们嘴里得到有用的消息,不可能。

    时亮很有威严地站了起来,把父亲的姿态摆了出来:

    “卿卿,你是不是不想和周行川结婚?”

    时卿回答:“他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他。”

    时夫人立刻嗤之一笑:

    “就你这德行,他看不上你很正常,你看不上他?时卿,你惦量惦量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周家那是随随便便,谁想进就能进的吗?”

    周家在南三省是算得上厉害,可再往上呢?

    他们算什么东西?

    所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在她见识过了更广阔的世界之后,周家在她眼里真算不得什么。

    “所以啊,时韵更合适。既完成了婚约,又能帮家里高攀上周家,多好……”

    她的话里尽是嘲弄。

    时夫人面色赫然变:

    “你闭嘴。这件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韵韵才几岁,有你这样害亲妹妹的吗?”

    “这叫害吗?我觉得很般配啊!”

    时卿冷笑。

    蛇鼠凑一起,就是一窝,多好。

    噔噔噔。

    楼上跑下一个人,正是怒气冲冲的时韵,上来就想给时卿一耳光。

    可惜啊,时卿先一步闪开了,这个蠢丫头没煞住步子,竟生生扑成了狗吃屎,砰通,跌得那个惨啊!

    活该啊!

    下一刻,某人的尖叫声立刻就响了起来。

    “时卿,你就是害人精,你就是害人精……”

    时韵憋着一团怒气,从地上爬起,指着时卿再次像泼妇一样叫了起来:

    “时卿,我知道,你是看上了从嘉,我告诉你,从嘉是我的男朋友。不管你们以前的交情怎样,他是我的,你休想抢走他……”

    她迫不及待宣告主权。

    时卿恍然:原来时韵害怕她和她抢从嘉。

    从嘉——沈从嘉,一个考上顶流大学的高材生,现在在读研,最近在家——几天前,他们遇上过。小时候,他们经常一起玩。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白净少年,家世好,学业好,长得好,在嘉市,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年轻俊杰,也住在这个别墅区,和他们家算是世交。

    小时候,从嘉喜欢和她玩,因为她比男孩子还能玩。

    而时韵则最爱跟着沈从嘉当跟屁虫。

    如今长大了,那份喜欢,应该已经升华为男女之情了。

    “先生,太太,嘉嘉来了……”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时卿笑得有点玩味。

    “卿卿,你回家了……”

    穿着白色T恤,身上洋溢着年轻男子独有的青春气息——沈从嘉一脸兴奋地出现在厅堂,一双好看的眸子闪着流光,一煞不煞地盯着自己。

    时卿看出来了:从嘉感兴趣的人是她。

    或者说:

    他喜欢她,从小就喜欢,现在更想追求她。

    叶韵也看出来了:气得直咬牙——这只狐狸精太会勾引人了。

    不行,从嘉是她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