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我的女友来自青丘

作者:忐了个忑 | 竞技游戏

收藏

    吃完饭,六人一同出了食堂。滇滩再行一步。“你们先回宿舍,我去送饭。”没等几人反应时回来,滇滩向着女生宿舍楼跑去。“我就明白!”“给夏洛雨的吧!”段正龙和丁一伟叫道。“是!”滇滩挥了挥,应道。“老末是也不是跟夏洛雨有一腿了?”陈浩舔着嘴唇问着。腾越先行一步。。...

    吃完饭,六人一起出了食堂。

    腾越先行一步。

    “你们先回宿舍,我去送饭。”

    没等几人反应过来,腾越向着女生宿舍楼跑去。

    “我就知道!”

    “给夏洛雨的吧!”

    段正龙和丁一伟喊道。

    “是!”腾越挥了挥手,应道。

    “老末是不是跟夏洛雨有一腿了?”陈浩舔着嘴唇问道。

    “老大,人家有一腿,你舔嘴唇?你善后了?”

    朱东调侃了拔腿就跑。

    陈浩虽然胖,但是跑的很快,追上朱东就是按在地上一顿摩擦。

    “你哪次跑成功过!”

    陈浩追上朱东一顿蹂躏,

    老三赵铭豪摩挲着下巴,平常他的话最少,不过每次一开口总能说到点子上,外号赵算子。

    “行了,你们俩回宿舍再弄。你们就没发现老末拿了两份饭吗?”

    陈浩松开朱东,学着赵铭豪的样子,摩挲着下巴。

    “是哦,我们怎么才发现他拿了两份饭?”

    “老三,那明显一份是给夏洛雨的,一份是给张兰兰的,而且那份肉多的肯定是给张兰兰的,夏洛雨她不吃肉!”

    “哈哈,老末口味够重的啊!”

    腾越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夏洛雨已经在等着了。

    “你们的饭。”

    腾越递给夏洛雨转身就要走。

    “等等!腾越,你是不是吃完了?”夏洛雨盯着他。

    “呃,饭还热乎,赶紧上去吃吧!”腾越没敢接茬。

    “你还知道赶紧啊!那小狐狸望眼欲穿,看着我直流口水!你要是再不送饭来,我就成它的点心了!”

    夏洛雨瞪着腾越,气不打一出来。

    腾越摸着脑门,他还是第一次见夏洛雨对他发这么大的火。

    看得出来,夏洛雨是真的稀罕九尾狐。

    “我错了,下不为例!”

    “还下不为例?以后我抱着它去吃饭!”

    说完,夏洛雨转身小跑进了宿舍楼。

    腾越吐了口气。

    “这小丫头脾气上来,还真是不好惹啊!”

    腾越回了宿舍,准备休息会。

    杨浩他们又没少编排他,最终被他武力镇压了。

    夏洛雨拍了一个短视频给他。

    是九尾狐埋头专心干饭的视频。

    腾越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竟然把苏糖糖饿成那样。

    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苏糖糖会不会埋怨?

    腾越没有回复夏洛雨,躺在床上眯了一会。

    睡醒后,下午两点。

    腾越拿起手机看了看,班主任殷桃红给他发了微信,让他两点半去趟她的办公室。

    腾越起床洗了把脸,喝漱口水漱了漱嘴,然后嚼了颗口香糖。

    杨浩他们已经去上课了,没有吵醒他。

    好基友就是这样,该玩的时候痛快玩,该闹的时候可劲闹,到休息的时候就尽量让彼此好好休息。

    腾越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宿舍,去找班主任,殷桃红。

    说起来,腾越已经两三个月没有见过她了。

    自从修完了公共管理专业,除了宿舍五个舍友和夏洛雨,腾越很少见到其他同学、老师,感觉自己都快脱离这个班了。

    不知道殷桃红这次找他是不是说这个事,让他不要脱离班级,要有集体荣誉感之类的。

    殷桃红是公共管理学院专业搞团建的,这些套话她很擅长说。

    腾越准备洗耳恭听了。

    走了足足二十分种,来到公共管理学院,腾越站在大厅愣了,一时半会他想不起殷桃红在哪个办公室了。

    他仔细看了看导示牌,没有看到殷桃红的名字。

    难道给她发微信问问?那她可更有话教育他了。

    问夏洛雨、陈浩他们吧,他们现在又都在上课。

    就在腾越犯愁的时候,一个矮胖的男老师从里面走了出来。

    “腾越!”

    看到腾越,这个男老师好像还挺惊喜的。

    “额...”

    腾越大脑一片空白,想不起来这个老师改怎么称呼了,只看着面熟,应该是教过自己哪一门并不重要的选修课程。

    “...老师好!”腾越尴尬笑道。

    “你小子是不是不记得我了?”男老师抓了抓腾越的胳膊笑道,明明年纪不大,他笑起来却透着慈祥。

    腾越一脸尴尬。

    “不好意思老师,我最近记性不太好。”

    “没事没事,记不住也正常,我本来也带了你们没几节课就助教去了,两年了,这不刚回来。”

    腾越点点头。

    “哦,是这样啊,那您的记性还挺好。”

    “我也就记着你了,主要是你连修了三个专业,在我们学院是个知名人物,我在乡下助教的时候就一直听说你,这不一见到就认出来了。小伙子不错!”

    腾越摸着脑门,一脸的谦逊。

    “老师过奖了,我这都是闲的。老师能否告知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窦,窦清明。”

    腾越一拍脑门。

    “哦...我想起来了,窦老师!您是教公共礼仪的,两年前您还扣了我两分!”

    “哈哈...不愧是学霸,就记得这个了!我后来才知道,你是翘了我的课,跑去上别的专业课了!”

    “是学生不懂事了。”

    “哈哈...”

    两人对脸笑了笑,聊得还挺融洽。

    “那老师我们加个微信吧,有事没事我们常联系。”

    “好啊!”

    腾越和窦清明加了微信。

    “窦老师,请问殷桃红老师在哪个办公室?”

    “啊?”窦清明一愣,“殷桃红是你们班主任,你连她的办公室都不知道?”

    腾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窦老师,我这不是没事的时候不喜欢叨扰老师嘛,所以...”

    窦清明摇头笑道:“你小子,我在岩州大学从教20年,头一个!要是殷桃红知道你连她的办公室都不知道,能留你谈一下午!你信不信?”

    腾越重重点头,大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

    “我太信了!”

    “哈哈...她在三楼最东头倒数第三个办公室,去吧!”

    “谢谢,那窦老师再见!”

    “再见!”

    腾越一路小跑上了楼,来到殷桃红的办公室门前,然后敲了敲门。

    “请进。”

    腾越打开门,走进办公室。

    殷桃红正在看着文件,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很白,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化着淡妆,谈不上多漂亮,但给人的整体感觉是安静、雅致,很舒服。

    “班主任,您找我。”

    殷桃红放下手上的文件,抬头看着腾越,足足看了有五秒钟。

    “腾越,你还记得我这个班主任啊!”

    “老师,瞧您说的,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您啊!”腾越腆着脸笑道。

    殷桃红白了他一眼。

    “行了,你就别拿导游那一套搪塞我了,坐下说吧!”

    “嗯!”

    腾越坐在殷桃红办公桌前,做好了被团建教育的准备。

    殷桃红拿出一张照片,推到腾越面前。

    “听说你带回来一只白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