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我的女友来自青丘

作者:忐了个忑 | 竞技游戏

收藏

    上完了经济管理专业的课,滇滩下午也也没课了。与江宛柳互加了微信,滇滩便径直女生宿舍楼找夏洛雨,他但是不安心九尾狐。的话而已一只普普通通狐狸,滇滩也许就无论了,或是起码会始终这么记挂着。可那是一只狐狸精啊,但是狐狸精的鼻祖,九尾狐妖。也没理由放与江宛柳互加了微信,腾越便直奔女生宿舍楼找夏洛雨,他还是不放心九尾狐。。...

    上完了经济管理专业的课,腾越上午也没有课了。

    与江宛柳互加了微信,腾越便直奔女生宿舍楼找夏洛雨,他还是不放心九尾狐。

    如果只是一只普通狐狸,腾越或许就不管了,或者至少不会一直这么惦记着。

    可那是一只狐狸精啊,还是狐狸精的鼻祖,九尾狐妖。

    没有理由放任不管,毕竟是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

    腾越给夏洛雨发了微信。

    腾越:狐狸现在什么情况?能不能抱下来?我在楼下。

    过了十几分钟,夏洛雨没有回信息,腾越正要打电话给她,她也刚好回过来信息。

    夏洛雨:我刚刚给它洗澡了。

    腾越:……

    腾越:它没咬你?

    夏洛雨:没有啊,它很配合。

    腾越:哦,那就好。那就别把她抱下来了,再着凉了。

    夏洛雨:嗯,正在拿吹风机给它吹干。

    夏洛雨:你刚刚说…她?

    夏洛雨:你怎么知道它是母的啊?我刚刚洗澡的时候还特意留意过,看不出它是什么性别的…

    夏洛雨:[害羞]

    腾越:……

    腾越:我打错字了。

    腾越:不过,怎么可能看不出性别呢?

    腾越:你看的位置对吗?

    夏洛雨:……

    夏洛雨:不跟你说了,中午给我们带两份饭!

    腾越:为什么是两份?

    夏洛雨:我一份,它一份啊!

    腾越:它一只小狐狸,能吃那么多吗?

    夏洛雨:还能吃那么多吗?它至少是一个人的饭量好吗?

    夏洛雨:它那份多点肉。

    腾越:……哦,知道了。

    腾越收起手机,大致明白了。

    九尾狐妖即便现了原形,变小了,饭量是不变的。

    还有,看不出性别,应该是她故意遮掩了隐私部位,可以理解。

    看来,这九尾狐妖比想象的还要理性。

    没有看到九尾狐,腾越多少有点空落落的。

    不过,好在九尾狐有夏洛雨看着,目前来看,她们还挺和谐的。

    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宁海了。

    不出意料,他一定会找岩州市野生动物协会过来调查的。

    校内的各种协会一般都会与正规部门有合作关系,经常会协助举办一些公益活动之类的。

    腾越想了想,应该怎么把这个事圆了。

    即便是养殖的,那也是要有出处可循的。

    如果是买的,从哪里买的,那个地方是不是合法的等等。

    腾越想到了村里的二叔,他就是养狐狸的,而且规模不小,倒是可以让他帮忙。

    于是,腾越拨通了他的电话。

    “小越越,怎么想起给二叔打电话了?”

    “二叔,以后喊我大名,小名就别喊了,跟人家重名了。”

    “哈哈,好!找我有事吗?”

    “有个事,咱家的狐狸有纯白色的吗?”

    二叔愣了两秒。

    “你怎么知道的?昨天一早有一只狐产了四个崽,都是纯白的!”

    “有什么奇怪的吗?”腾越疑惑道。

    “奇怪啊!母狐和配种的公狐都是棕色的,从来没出现过白色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是挺奇怪的,可能是基因突变了吧!”

    “嗯,也只有这个解释了!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是这样的,我捡了一只白色的狐狸,看起来是家养的,野生动物协会那边可能要调查一下是野生的还是养殖的,到时候我怕我说不明白,需要您帮我打个圆场。”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没问题啊,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就行,我就说狐狸是从我这拿的。”

    “好的,谢谢二叔!”

    “跟二叔还这么客气!哦对了,等过年回来的时候记得把那只狐狸带回来给我看看,家里的狐狸需要改良品种,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帮二叔配个种。”

    “呃…二叔,我捡的狐狸可能是母的,没法配种啊!”腾越苦笑道。

    “母的也不要紧,我这有公的可以给它配种,到时候一样能改良。”

    “哦,那到时候再说吧,先这样了,二叔,再见!”

    “好,再见!”

    腾越挂了电话,无奈地呼了口气。

    让九尾狐去配种?怕是嫌命长了吧?

    不过,二叔家的棕狐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白狐,会不会跟九尾狐的出现有关系啊?

    未免也太巧了点。

    罢了,无关紧要。

    腾越不再纠结没有答案的事。

    正在此时,腾越收到了陈浩他们发的微信,喊他去吃午饭。

    腾越去了二楼食堂,陈浩他们也刚好到了。

    “老末,今天班主任又问起你来了,让你下午去一趟。”陈浩看到腾越,首先说道。

    腾越一愣,“找我?说了找我什么事了吗?”

    “没说,可能是太长时间没见你了,想你了吧!”段正龙猥琐笑道。

    腾越抬腿就踹了他一脚。

    “老二你这一天天的能不能正经一点?”

    “谁让你最帅,又能…干!”丁一伟挤了挤小眼睛,笑道。

    段正龙和丁一伟只要一开口就与猥琐挂钩。

    “你们猥琐哼哈二将还想不想顺利毕业了?再胡说八道,我下午要到班主那里参你们一本!”

    “别别别,我们错了!”丁一伟连忙赔笑道。

    “走走走,去排队打饭,今天中午老四请你。”段正龙赔笑推着腾越往前走。

    丁一伟瞪着段正龙。

    “老二,两个人说错了话,怎么就我一个人请?一起!”

    “好好好,一起!”段正龙毫不在意地应道。

    腾越笑了笑,“这还差不多!老大、老三、老五,你们做证啊!”

    “没问题!”陈浩他们附和道。

    六人排队打饭,腾越排在段正龙和丁一伟的后面。

    等他们俩打完饭后,腾越收了他们的饭卡。

    “你们去吃饭吧,饭卡我拿着,放心我吃不多。”

    段正龙看着腾越,“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我也这么觉得!”丁一伟也疑惑道。

    “行了,知道自己小气,以后就别嘴欠!吃饭去吧!”

    腾越赶走了他们,开始给夏洛雨和九尾狐买饭。

    加上自己的,三份饭,而且九尾狐还要吃好的,花了一百多。

    对于大学食堂来说,不便宜。

    腾越端着自己的饭盘,还拿着两份更丰盛的饭,放在餐桌上。

    段正龙和丁一伟眼睛都直了。

    “老二、老四,这是你们的饭卡,抽空把钱充上。”腾越把饭卡扔给他们。

    “不是,老末,你几个意思?”

    “你这是把晚饭和宵夜也打了吗?”

    腾越咬了一口馒头,抬头扫了他们一眼。

    “不行吗?你们没说不行吧?”

    段正龙和丁一伟默默收起饭卡。

    “太贱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