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我的女友来自青丘

作者:忐了个忑 | 竞技游戏

收藏

    滇滩看了夏洛雨的微信,心都沉到脚底板了。这才想起的事,怎么这么快就捅到野生动物协会那里去了?现下这课是上不成了,没办法逃课了。四年来,滇滩逃课屈指可数。“同学,我临时性有点儿事,能帮我点个卯吗?”女生一愣,“呃…行吧…”“谢谢您,这是我的名字。”腾这才想到的事,怎么这么快就捅到野生动物协会那里去了?。...

    腾越看了夏洛雨的微信,心都沉到脚底板了。

    这才想到的事,怎么这么快就捅到野生动物协会那里去了?

    眼下这课是上不成了,只能翘课了。

    四年来,腾越翘课屈指可数。

    “同学,我临时有点事,能帮我点个卯吗?”

    女生一愣,“呃…行吧…”

    “谢谢,这是我的名字。”

    腾越在桌子上写下他的名字。

    然后,拿起书就离开了。

    女生看着腾越急匆匆离开,看了一眼他的名字,为难起来。

    “名字一看就是男生啊,那我只能找个男生帮忙了。都没时间加他微信,那下次吧。”

    腾越走了后也才意识到竟然找了个女生帮忙点卯。

    “她既然答应了,应该有办法的吧!”

    腾越也只能自我安慰了。

    一路狂奔到女生宿舍楼下,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撮人。

    看上去都是学生,与腾越想象的阵仗不太一样。

    “腾越,你总算来了,快来跟他们解释解释,糖糖是养殖的,不是野生白狐!”

    夏洛雨看到腾越,便如同有了主心骨一样。

    她正死死地抱着九尾狐,一直没有松手,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腾越三步并作两步,穿过人堆挡在夏洛雨面前。

    九尾狐蜷缩在夏洛雨怀里,正瑟瑟发抖。

    腾越看着她,心想,苏糖糖这也太能演了,就这仨瓜俩枣的能吓住她?

    倒是难为了夏洛雨,诚心在保护她。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腾越。”

    说话的是一个高个子干瘦的高颧骨男生,跟腾越差不多高。

    “宁海?”腾越看着眼前这个人松了口气,“我去,我还以为真是岩州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呢!”

    宁海是腾越在读旅游管理专业的时候认识的,两人不对付,属于那种见面就眼红的。

    主要是腾越看不惯宁海那专横跋扈的作派。

    大学这四年,整个旅游管理专业的学生至少有一半受过他的气。

    当然了,宁海也看不惯腾越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强势性格。

    “这点事还不需要岩州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出面,我们校园协会就能解决这件事!”

    宁海自信中带着一丝不屑。

    “腾越,你还是劝这位同学把白狐交出来吧,我们不想动粗!”宁海继续说道。

    腾越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

    “怎么,宁海,你们还想动粗?法制社会了解一下!”

    然后,他拿出手机,直接拨了110号码,举着手机给宁海看。

    “知道这个号码吧?想挨处分你来动个粗试试?”

    宁海眼神闪烁起来,他再横也是学校的学生,他当然知道一旦闹到派出所就不好收场了。

    “腾越,即便我们不动粗,她今天也必须交出白狐!学校是禁止饲养宠物的!”

    腾越嗤笑一声,“宠物归你们管吗?”

    “你…”宁海咬着牙。

    腾越对着九尾狐拍了拍手,然后伸开手,就像要抱孩子。

    九尾狐看了看他,然后,果断跳到腾越的手上,钻进他怀里。

    “宁海,瞪起你那眼睛看看,这是野生的吗?”

    狐狸能这么听话,怎么可能是野生的?在站的都不是傻子。

    宁海只能干瞪眼,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腾越低头看着九尾狐,看都没看宁海一眼,继续说道:

    “既然这不是野生的,养宠物又不归你们管,你们又不敢生抢,那就散了吧,该上课的去上课,学业最重要,是不是同学们?”

    “是是是…”

    宁海身后有不少男女学生点头应着,腾越说到他们心坎里了,大多学生都是慑于宁海的淫威,不情愿翘课来的。

    “好!腾越,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宁海脸色极其难看,甩下一句狠话,扭头就走了。

    他不是傻子,腾越明显给出台阶下了,要是再不下,其他人该造他的反了。

    学生们临走时不约而同对着腾越点点头,算是表达善意。

    腾越报以微笑,下次好相见。

    片刻后,围观的学生也都跟着散了,只剩下腾越和夏洛雨。

    “腾越,幸好你来了,不然糖糖肯定要被他们抢去了!”夏洛雨眼圈都红了。

    腾越莫名笑了笑,“放心吧,没那么肯定。”

    他有理由坚信,只要宁海他们动粗直接抢,九尾狐肯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然后逃之夭夭,谁也拿她没办法。

    “只不过怎么这么快就让宁海他们这些校内协会的知道了?”腾越疑惑地看着夏洛雨。

    “呃…”夏洛雨迟疑了一下。

    “兰姐在那个协会里。”

    “我就知道!昨天你还说她人挺好的!真是面由心生啊!”

    “行了,你别说了!我知道我错了还不行吗?”

    夏洛雨也是后悔的不行,昨晚在宿舍里把腾越告诉她的都说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我以后还能在宿舍里养它吗?”夏洛雨不知所措起来。

    “能啊!为什么不能?以后你该怎么养还怎么养,兵来将挡!”腾越笑着安慰道。

    “那兰姐她…”

    “不用管她,今天她没来,说明她心里有鬼,一个心里有鬼的人一时半会不敢再闹幺蛾子,说不定今天的事没成,她还会跟你道歉。”

    “真的吗?”夏洛雨松了口气。

    “嗯,放心吧,这小狐狸多少有点灵性,才一晚上就跟你好了。”腾越看着九尾狐笑道。

    夏洛雨点点头。

    “嗯!把它给我吧!你可以去上课了。”

    夏洛雨伸手去抱九尾狐。

    “你不用上课吗?”

    腾越把九尾狐递给夏洛雨,这次九尾狐没有演生离死别,表现的很自然,跟谁都行。

    夏洛雨溺爱地抱着九尾狐,就像抱着亲生骨肉一样。

    “我今天上午没有课,可以陪它玩一上午。”夏洛雨开心道。

    “哦,别耽误了学习,另外,你没事可以多跟她说说话。”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校内野生动物协会的还会不会找我啊?”夏洛雨还是有点担忧。

    腾越想了想,说道:“宁海今天吃了瘪,肯定不会甘心,他们与岩州市野生动物协会多少有点联系…”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把市协会的招来?”

    腾越吐了口气,“不好说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