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我的女友来自青丘

作者:忐了个忑 | 竞技游戏

收藏

    滇滩等了没多久,秋雅雨就急急忙忙跑了下去。“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发qq我都听看不见!”秋雅雨先抱怨了一顿,当看见滇滩怀里的小狐狸后,表情立刻两百八十度逐步转变。“真可爱的啊!比你那照片拍得还得可爱的!你的自拍水平果真垃圾!”秋雅雨就得伸出手摸九尾狐。九“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发微信我都听不见!”。...

    腾越等了没多久,夏洛雨就急匆匆跑了下来。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发微信我都听不见!”

    夏洛雨先埋怨了一顿,当看到腾越怀里的小狐狸后,表情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变。

    “真可爱啊!比你那照片拍得还要可爱!你的拍照水平果然垃圾!”

    夏洛雨就要伸手摸九尾狐。

    九尾狐立马呲出两只小虎牙警告她。

    “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夏洛雨非但没有害怕,更加喜欢了。

    不过,她倒是意识到了不能把九尾狐当宠物撸。

    “我再重申一遍,你一定不能把她当宠物!”腾越认真道。

    “我知道了!把它当人嘛!你可真啰嗦!”

    说完,夏洛雨伸手就要去抱九尾狐。

    九尾狐又呲了呲虎牙,往腾越的怀里钻了钻,似有不舍,又好像是在害怕,总之,颇有人性化。

    “好可爱啊!没想到才跟了你一天就这么粘你!这要是跟我半年不就成我的了吗?”

    夏洛雨笑眯眯着眼睛,已经开始意淫了。

    “夏洛雨,你可别动歪心思,我只是暂时放在你那里!”

    “我知道!毕了业就给你嘛!真是个小气鬼!”

    说着,夏洛雨就要伸手去抱。

    腾越把九尾狐递了过去,九尾狐在腾越的袖子上扒拉着,还发出低嚎声,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演得有点过了。”腾越心想。

    夏洛雨如愿把九尾狐抱在了怀里,感受着九尾狐的皮毛,舒服得不得了。

    “好了!我要赶紧上去了!别让宿管阿姨看到了!”

    没等腾越说话,夏洛雨兴奋地抱着九尾狐冲进宿舍楼。

    “吃的喝的要跟你一样!别给她吃猫粮!”腾越在后面喊道。

    这一刻,腾越感到怀里空落落的,进而心里也跟着空落落的,就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罢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事…”

    腾越抱起苏糖糖的衣服,上面还散发着她淡淡的体香。

    衣服不能拿到宿舍,不然宿舍那帮家伙又要编排他了,没劲。

    边走边想,最后腾越决定把衣服和鞋子先放进洗衣房洗洗,然后存起来。

    到了洗衣房。

    这个时间,洗衣房里只有寥寥几人。

    洗衣房很大,三面都是敞开的格子柜,中间两排洗衣机,有些里面还放着要洗的脏衣服。

    腾越随便选了一个洗衣机,刷饭卡启动,先冲洗,消毒。

    然后把苏糖糖的衣服一件件分出来,扔进洗衣机,选择了柔洗。

    腾越可不想把苏糖糖那件薄纱裙洗坏了,不然太可惜了。

    还有几件小衣服,腾越虽然不懂这个,但还是轻点洗比较好。

    周围几个学生看见了他在往洗衣机里面扔衣服,一看就是女装。

    男生羡慕嫉妒,女生也是同样的心理,只是目标不同。

    洗脱,烘干,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腾越把衣服整理好放进柜子,收拾妥当。

    晚上十点。

    腾越才回到宿舍。

    “腾越,再晚回来一步,烤猪皮就没有了啊!”

    五个舍友正一手拿烤猪皮,一手拿罐装啤酒,吃的满嘴流油。

    “你们吃吧,我已经在深夜食堂吃过了。”

    腾越伸了个懒腰,倒在床上。

    “腾越,你刚从外面回来不要躺我床上!”

    说话的是舍友老五,朱东,长得很白净,小鲜肉级的,他有个很明显的毛病,自己的东西多脏都不嫌脏,外人一沾就嫌弃得不行。

    他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是故意折磨他。

    这是大学生宿舍的传统。

    所以,朱东的床位被逼安排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方便大家一进门就往他的床上躺。

    朱东连忙过来拽腾越,无奈他一米七的瘦个子拽不动。

    “老五,床又高了,是不是床垫底下的袜子已经又铺了一层了?”

    “别瞎说,我今天都拿去洗衣房洗了好吗!”

    腾越假装一阵干呕,赶忙从他的床上跳下来。

    “老五,你可真缺德啊!”

    朱东不以为然。

    “你是没见过一个女生把一堆内衣内裤扔洗衣机,有的还带血!”

    老二段正龙一听,立马就坐不住了。

    “老五,用的哪个洗衣机?我以后就用那个洗衣机洗衣服了!”

    老四丁一伟也一脸猥琐相。

    “我的内裤也要放进去洗!”

    “受不了你们。”腾越无语了。

    “老末,这有什么啊!反正洗衣机都有冲洗消毒功能,哥们儿无非就是图个意境。”

    “就是啊老末,意境!”

    老末是腾越,因为他是宿舍里最小的,都是同龄人,也只是生日小而已。

    “还意境,你们就是意淫吧!”

    腾越拿起一串烤猪皮,起开一听瓶酒,享用起来。

    “哦对了,老末,你不是抱着一只萨摩耶吗?哪儿去了?”

    陈浩bia唧bia唧嚼着猪皮,似乎永远没有吃饱的时候。

    “什么萨摩耶,那是一只纯正野生的小狐狸。”

    腾越倒没有瞒着,估摸着明天班里很快就都知道了。

    “狐狸?哪来的?”

    五个舍友都凑了过来。

    “我今天带队游黄山捡到的,看着挺可怜,就给带出来了。”

    “狐狸呢?”

    “给夏洛雨了。”

    “我猜就是给你那跟班小情人了!”

    “别瞎说八道的!来,给你们看看那小狐狸长什么样。”

    腾越岔开话题,每次提到夏洛雨,这帮家伙就起哄,很烦。

    他拿出手机,打开九尾狐的照片给他们看。

    “我去!皮毛这么白啊!”

    “这应该就是传说的雪狐吧!”

    “会不会是国家级保护动物?”

    “是啊,腾越,你可别害了人家夏洛雨!”

    说着说着,还是避免不了绕回到夏洛雨了。

    “行了,赶紧吃,赶紧喝,赶紧洗漱睡觉,明天还要上大课!”

    “哈哈,老末害羞了!”舍友们集体起哄道。

    “我羞你们的妹啊!天天给你们的妹妹找骂!”

    腾越撸了一整串烤猪皮,仰头喝了剩下的半听啤酒。

    然后把桌子上没打开的的啤酒通通收进柜子。

    “老末,我们六个人还是你的自制力更强啊!”

    “是啊,四年下来,就属你有出息了!”

    “没错,又是拿奖学金,又是考各种证书,兄弟真是服了!”

    腾越随意地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搞年终总结吗?可你们这话怎么听着像风凉话呢?”

    “没有没有,我们是认真的!”

    “马上就要毕业找工作了,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

    腾越又撸了一口猪皮。

    “焦虑了?早干什么去了?你们一个爱吃的,一个爱泡的,两个爱玩的,还有一个瞎干净的!”

    “哈哈…”

    “老末,还是你总结的好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