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文学快递

连载

柯学验尸官

作者:河流之汪 | 恐怖惊悚

收藏

  【这是柯南同人】本书全称:《刚再次穿越到柯学世界就被名侦探指证为头号犯罪嫌疑人,做为仵作官的我现在的一点儿不慌》正是黎明时分,天色尚且有些昏暗。。

    基本上是在凶手不认罪的同一时间,警视厅的人到了。他们这一次到的恰恰时候,连侦探的背景板都不需要当,直接主要负责收尾就行。率队前去的仍然是大家的老朋友,目暮警部。而林新一也是今天清晨排雷之余上网吧查了一查,才明白目暮的这个“警部”实际上来头不小:警部这个职务大他们这一次到的正是时候,连侦探的背景板都不用当,直接负责收尾就行。。...

    几乎是在凶手认罪的同一时间,警视厅的人到了。

    他们这一次到的正是时候,连侦探的背景板都不用当,直接负责收尾就行。

    带队前来的仍旧是大家的老朋友,目暮警部。

    而林新一也是今早扫雷之余上网查了一查,才知道目暮的这个“警部”其实来头不小:

    警部这个职务大体上相当于国内的三级警督或二级警督,职务上相当于区县级公安局长,分局局长,或刑侦大队队长。

    而林新一以前连法医室主任都没能混上,目暮这位堂堂警部,在他眼里自然是不小的官了。

    这么大一位领导,一直身先士卒地亲自出现在案发现场,可谓是敬业爱岗。

    而且,每次报案都一定会是他来...

    就好像全东京就只有他一个负责出现场的带队警官一样...

    “又是你啊...”

    见面时,林新一和目暮警官的表情都非常微妙。

    是的,目暮警官的表情同样精彩,只是原因不同:

    “第三次了,难道名字叫'新一'的家伙都是冥界来的...”

    “哦...原来工藤老弟也在啊...”

    “那就没事了!”

    注意到工藤新一也在,目暮警官顿时松了口气。

    他的表情变得自然,胖胖的脸上又挂起了和善的笑。

    那笑容却又是冲着林新一的:

    “林先生,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这次又是多亏了你,凶手才能这么快抓到啊!”

    “对了...”

    就像是加了好友的微商,目暮警官一有机会就开始推销:

    “我们警视厅的工作邀请,你有再考虑考虑吗?”

    “其实,待遇方面可以再商量的...”

    待遇方面的问题他其实没有决定权。

    但是,看到今天林新一再次展现与众不同的破案能力,目暮警部相信,他有把握说服刑事部长拿出更大的筹码。

    毕竟,就算把给林新一的待遇进一步提到等同警部,每年也就多付6、7百万日元的薪水而已。

    要是能用这些钱去挽回曰本警方的名声,那简直是大赚特赚。

    目暮警部的邀请是富有诚意的。

    但林新一却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这个...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不过,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案子,倒是可以试着联系我。”

    “只要有时间,我会尽量帮忙。”

    他拒绝了兼职当法医顾问的请求,却提出可以协助。

    这其实是GIN老大给他制定的卧底计划的前期部署:

    就是像专业吊凯子的绿茶女一样,一边不断地在目标面前展现自身的魅力,一边欲擒故纵地吊着目标的胃口,引诱着目标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追求。

    而在这个过程中,组织还会暗中动用新闻媒体的力量帮林新一造势。

    只要他能再破几个案子,组织就有把握将他捧成比工藤名气还大的流量明星、人气偶像。

    到时候,林新一就成了赫赫有名的诸葛卧龙,警视厅就成了求贤若渴的刘皇叔。

    而诸葛卧龙被三顾茅庐请出山的时候...可是直接当了刘氏集团的二把手的。

    “唉...先不提这个了。”

    林新一心情复杂地说道。

    他暂时忘了自己正在被胁迫当卧底的烦心事,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件案子本身:“目暮警官,犯人就交给你们了。”

    “记得尽快,最好现在就让他把他藏钞票的地方给供认出来——工藤说的没错,那些钞票才是最为直接的物证。”

    凶手已经被唬得认罪,正好趁现在让他把藏着死者财物的地点当众供认出来,那这个案子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好。”目暮警部言听计从。

    而林新一又特意嘱咐道:

    “一定要小心,这家伙不简单。”

    “死者的身上没有什么抵抗伤和约束伤,这说明凶手在杀人时甚至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果断地把受害者一刀捅死了。”

    “这种犯人...很危险。”

    公共场所实施抢劫,遇到妨碍就果断动手杀人,杀人后能冷静地清理现场,面对调查还能坚定地为自己辩解,就算最终暴露了,第一反应也还是逃跑。

    这种人就是纯粹的法外狂徒,对任何事都没有忌惮。

    “明白。”目暮警官再次听话点头。

    “哦,对了...”

    案子的事都嘱咐完了,林新一开始为下午那场令人期待的比赛考虑了:

    “我们下午还有事,这个笔录的事...”

    “笔录的事没关系。”目暮警部有求必应地笑着:“反正你们身份都是目击者,笔录让工藤老弟来做就行了。”

    工藤新一:“......”

    “工藤下午也没时间的。”林新一帮工藤说了句话。

    “那没关系。”目暮警部不慌不忙地说道:“工藤老弟的话...反正他走到哪哪里就有命案,让他再多攒几个案子,到时候一起做笔录就好了。”

    “......”这些轮到林新一沉默了:

    他更加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离工藤远一点。

    ........................................

    短暂的交接之后,已然认罪的凶手被带上了手铐。

    他被目暮警部和其他警员押送着回到地下站台,一方面是要让凶手指认现场,一方面也是要让他把藏着死者财物的位置供认出来。

    而林新一等人同样回到了地下站台。

    他们要搭乘之前因为命案耽误而没能乘上的地铁,赶往空手道大赛的会场。

    就这样,林新一一行人站在站台边等候电车。

    而目暮警部等警察则带着那凶手,在站台的垃圾桶里寻找被凶手藏起来的抢劫所得。

    很快,电车到站,只待车门打开,林新一等人就能彻底离开这个命案现场。

    这起案子似乎就这么彻底结束了。

    但就在这时...

    “别动!都别动!”

    凶手那歇斯底里的嘶吼声突然从背后炸响。

    林新一等人下意识回过头去,然后便愕然发现:

    那个凶手手里竟然多了一把警用手枪!

    这家伙被毛利兰这个女高中生看着的时候动都不敢动,到了警视厅那里,几分钟功夫,竟然连枪都抢到手了。

    “冷静!”

    “快放下枪,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目暮警部脸色难看,他没想到林新一的警示竟然这么快就化作了现实。

    一旁的一个年轻警员更是面如死灰:

    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已经老实认罪、还被戴上手铐的犯人竟然敢抢警察的武器,结果因为离得太近又不加提防,被那凶手夺走了腰间的配枪。

    丢失配枪可是大过,他的职业生涯算是完蛋了。

    “哈哈哈,一错再错?”

    “我都已经沦落到要靠抢劫活下去了,难道还怕什么错吗?”

    那个年轻的凶手张狂地笑了起来。

    说着,他打开了手枪的保险——手枪的保险一般都在正常握枪姿势以后,右手大拇指能触碰到的地方——不管是半吊子的爱好者,还是第一次摸枪的初学者,都能很容易找到保险。

    “你们这些条子都给躲远一点!”

    “不然的话...我可就要开枪杀人了!”

    凶手随手把枪指向旁边的候车乘客,激起一片刺耳的尖叫。

    “别激动...我们躲开就是。”

    目暮警官带着一众警察小心散开。

    而那凶手则是恶狠狠地瞪向了站在远处的林新一等人:

    “你们几个也不许过来——”

    “尤其是那个头上长角的暴力女!”

    毛利兰表情一变,原本已经下意识行动起来的身体顿时止步。

    “这、这...怎么会这样。”

    铃木园子更是没想到,那个袭击了自己的凶手竟然还有翻盘的机会。

    她下意识挽住了小兰的胳膊,像是在想向小兰寻求保护,又像是在本能地保护小兰。

    “冷静一点。”林新一出声了。

    以他多年习武的经验,面对这种持枪歹徒,最好用的招数就是:

    “往后撤。”

    “撤到离开他的视线为止。”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应付的了。”

    “可是...”毛利兰本能地有点想留下。

    而林新一还没来得及再劝什么,那边的凶手就开始行动了。

    他一边举枪威胁着在场警察,一边步履匆匆地退到站台边,那辆刚刚停下的电车前。

    这时候,电车车门开启。

    电车内的乘客也都看到了这持枪歹徒和警察对峙的惊险一幕。

    而凶手则是举着枪,一步一步地向电车车厢里挪。

    很明显,他是想借此机会逃上电车,然后到下一站再伺机逃跑。

    “别过来!”

    “你们都不准跟我上车!”

    “还有,等我下车的时候,要是在站台上看到警察...呵呵,你们知道后果。”

    凶手这样威胁着在场警察,然后半只脚倒退着跨进了车厢。

    目暮警部额上的冷汗顿时更多了:

    凶手踏上的那节车厢里,可全是穿着校服的高中生!

    一场已经侦破的抢劫杀人案,竟然演变成了让学生受难的电车劫持案...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警方无比紧张,可这时候...

    毛利兰小姐的表情却反而变得轻松而古怪起来。

    “怎么了?”

    林新一有些不解地小声问道。

    “他不应该上这趟电车的。”毛利兰意味深长地说道:“这趟电车再过两站,就是空手道大赛的会场了。”

    “什么意思?”林新一还是没懂。

    “那节车厢里的人我认识。”

    远远地看着踏进车厢的凶手,还有车厢里那一帮穿着校服、提着运动包的高中生,毛利兰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他们是来参加这次空手道大赛的...”

    “杯户高中,空手道部。”

评论
评论内容: